咸企鹅条

圈地自萌。常年冬眠。

放下【中】

[future]

  联系不上雅柏菲卡的第三天,史昂教皇的焦躁度又升了几分。

  虽然没有明确地约定过,但这几天他们的确是每天晚上都会通话一阵的。不过也仅仅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一方面是他们两方在白天都十分忙碌,另一方面……其实史昂试过在白天传递小宇宙,但那时的圣衣就恢复了普通圣衣的状态,他的小宇宙像是仅仅作用在圣衣表面一般,并没有传达给那个时空中的雅柏菲卡。

  与此同时,史昂也发现了一些规律:比如晴天的夜晚,星座,特别是双鱼座清晰的时候,小宇宙的信号最为稳定。而在有云遮覆的时候,小宇宙的通话也会变得时断时续。幸好圣域这些天的天气以前者居多。

  他们之间的对话,更多时候是史昂在说,那边静静地倾听,偶尔回复一两句。据说人老了就喜欢回忆,成长起来的后辈们身上曾经同伴的影子,和那个时空下的雅柏菲卡,总让他不知不觉开启回忆的阀门。他向他说圣域,说同伴们,说那时还未开始的圣战,就是不曾提起过,自己属于另外的时间。

  一个圣战结束,雅柏菲卡和其他的同伴们早已不在的时间。

  他能感受到,那时的雅柏菲卡身上,有着对即将到来的圣战的坚定的决意。但回想一下,那时候的他们,在还没有切身领悟圣战的残酷之时,都是如此的吧。坚信着自己的双手能守护这片大地,赢得圣战的胜利。为此,他们有将自己的一切都牺牲殆尽的觉悟。

  是的,觉悟。正是这份觉悟,让他在将雅柏菲卡的遗体带回去之后,还有继续战斗下去的勇气。所以此刻的他,对于这份真相无从启齿。

  他要怎么告诉那位双鱼座的骄傲战士,那份注定死亡的结局?

 

  然而现在站在晴朗的夜空底下,面对着怎么呼唤也没有回应的双鱼座圣衣,史昂不禁懊悔起来。

  要是就是在这两天,雅柏菲卡碰上了米诺斯……

  不不不,听雅柏菲卡的叙述,应该没有这么快才对。可是忧虑的阴影一直在史昂心中久久盘旋不去。再说,那一天迟早会到来的。到那时候,他又该怎么办才好?是不是要提醒雅柏菲卡,改变历史的进程……

  正在他焦虑地胡思乱想的时候,圣衣那边终于传来了有些疲惫的小宇宙:“……史昂?”

  史昂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暂时地放下了。

  “你没事吧?这几天一直没联系上,有点担心……”

  那边沉默了片刻:“嗯。这两天出了一个临时的紧急任务,隐蔽需要没穿圣衣。”顿了顿,雅柏菲卡接着说,“……我以为你知道。”

  这回轮到史昂哑口无言了。他忘了自己还扮演着“那个时期的史昂”的角色。

  但总觉得,今晚传来的小宇宙,与以往的相比,有种微妙的不和谐感……是多心了吗?

  “要是没别的事……我就先休息了。”这回雅柏菲卡的小宇宙,在中途有个较长的停顿,像是在掩盖着什么一般。

  掩盖着什么……?

  “等等,雅柏菲卡!”

  “都说了要是没什么事的话……”

  “才不是没事吧!”这回史昂没有等对方说完,“你受伤了,不是吗?”

  “……”

  “这种时候就别掩饰着小宇宙了,那只会单纯地浪费体力而已。”

  沉默又延续了一阵,最终刚刚那种微妙的违和感终于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不时微微震颤的小宇宙,明显伤的不轻。

  “……伤口还疼着吧?”

  “一点轻伤。我自己能处理。”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你就不会到现在还试图用这种伪装来骗过我了。来白羊宫吧,我帮你处理一下伤口。”……啊,一顺手就把自己卖了。不过应该没关系吧,那时的我也一定能发现雅柏菲卡的异状的。

  “别开玩笑了,你知道我……。”

  “我会当心的。”

  “这不是当心就能解决的问题!”

  “雅柏菲卡,你还记得我说过的吧?我不忌惮你的毒血。”

  “可即便如此,我也不希望看到再有人因为我的缘故而受到任何伤害。你的心意我领了,但我不会去白羊宫的。”雅柏菲卡强硬地回答道。

  知道自己此刻也做不了什么的史昂最终选择让步:“……好吧。一定要好好处理它。圣战就快到了,任何意外因素都要尽量避免。”

  “……我知道。”

  气氛陷入了尴尬的沉默。过了好一阵子,史昂再次开口:“我明白这是你的生存方式。不与任何人靠近,就不会伤害到他们,所以你甘愿把自己封闭起来。”

  “但是不要忘记——这个世界,仍然有人在牵挂担忧着你。不靠近也没有关系,至少……好好地爱惜自己吧。”

  “……好。”

  “啊对了,如果最近有冥斗士出现的迹象,也记得告诉我一声。我怀疑之前我一直留意的一颗冥星就快要复活了。”

 


[past]

  结束了与史昂的通话后,雅柏菲卡卸下圣衣,开始耐心地处理自己的伤口。这样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干,自从自己的血液胜过鲁格尼斯师傅的毒血之后……他就一直把自己限于自己所圈出的天地里,不允许他人迈入半步。自己处理伤口这种事,早就习惯了。

  但那个家伙,没有强行迈过自己画出的圈,而是停留在了那个一步之遥的位置,对他微笑,向他伸出手,告诉自己在这世界上不是孤身一人。

  都是那个笨蛋的缘故吧。稍微,觉得有些温暖。

  寂静的夜里,雅柏菲卡的嘴角微微上扬。

 

  第二天,教皇在教皇厅集合了所有黄金圣斗士召开会议。会上雅柏菲卡看着史昂脸上青黑色的眼圈,略微皱起了眉。

  散会后,在经过史昂身边时,雅柏菲卡忍不住转头跟他说:“以后晚上还是早点睡吧。”

  诧异于雅柏菲卡的突然搭话,史昂眨了好几下眼才反应过来:“啊,其实我昨晚很早就睡了,只是做了一晚上乱七八糟的梦,睡眠质量不是很高……”

  “等等,你说,”雅柏菲卡打断了他,“你昨晚很早就睡了?”

  “是啊。不到午夜吧,毕竟有点困……”

  雅柏菲卡心底传来一阵凉意。

  既然如此,那昨晚在深夜和他通话的,究竟是谁?



攒攒rp。

最近人品真是低到谷底……就快体测了求反弹!

快夸我勤快

评论(9)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