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企鹅条

圈地自萌。常年冬眠。

【昂雅】花吐き病

是的我对这个梗下手了……!
持续复健ing
*背景大概是圣战结束,大家复活后平安归来继续守宫。
*嗯虽然认真起来这不太可能,就当平行世界好啦【】
*花吐症梗。我们就假设花是从嘴里生出的某个异次元黑洞里掉出来的不会沾上唾液淀粉酶之类的奇怪东西【】
*少量卡笛出没
*依旧傻白甜风


  史昂是在水瓶宫发现不对的。

  刚从教皇厅返回的他在途经双鱼宫的时候,顺便跟双鱼宫的宫守者打了个招呼。此时那位宫守者——双鱼座的雅柏菲卡,正坐在窗边安静地喝茶。阳光从旁边的窗户透过,洒在那张他隔了一个月未见,而变得有些想念的脸庞上。雅柏菲卡垂眸注视着手中的茶杯,而史昂正看着那人长长的睫毛出神。突然间对方抬起眼,正撞上他刚回过神来不知该挪往何处的目光。偷看被撞破的他尴尬不已地出声:“雅……雅柏菲卡,好久不见。”

  对方轻笑着说:“刚刚你才路过双鱼宫一次吧。”

  “呃……现在才正式地打招呼嘛,哈哈。”语言和大脑都处于混乱状态的史昂并没有太在意随着他的话语飘落的几片玫瑰花瓣,毕竟这是被玫瑰包围的双鱼宫。

  如果在双鱼宫看见玫瑰花瓣还算正常……那在水瓶宫看到掉落的风信子就有点奇怪了。史昂不过是同往常一样再普通不过地在笛捷尔问“汇报完毕了?”答了句“是啊,这就回白羊宫了”,一朵风信子“啪”地就掉在了水瓶宫的地板上。

  “……”

  笛捷尔捡起了风信子:“你的?”

  “不是……”

  “啪”又一朵掉了下来。

  “……可是我的水瓶宫里也没有这种花,而且……”

  一个身影懒洋洋地从水瓶宫里走出来,打量了一下这个场面,迅速地瞬移过来插在史昂和笛捷尔之间。卡路迪亚略带敌意地开口:“史昂,别想用送花这种老土的方法追笛捷尔!”

  “我没有……”

  一支鸢尾掉了下来。

  “而且,”笛捷尔捡起那朵鸢尾,直起身,“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些花,是从你的嘴里掉出来的。”

  “……”

 

  史昂说话的时候嘴里会掉花的事情很快就传遍了圣域。一则拜毫无顾忌尽职尽责地当传声筒的卡路迪亚所赐,二嘛……史昂每说一句话,就会掉出花来这是不争的事实。

  神奇的是在不同的时候面对不同的人,掉出来的花还会不同。

  马尼戈特在听说了这件事之后,兴致勃勃地跑去白羊宫围观掉花。开始史昂闭着嘴不理他,奈何禁不住对方的百般纠缠。

  “就来一次嘛,我还没看过这种事情呢。”

  “有什么好看的……”

  这回掉下来的,是一根狗尾巴草。

  “这就是,他们说的,花?”马尼戈特捏起那根狗尾巴草,神情复杂。

  “大概吧。”还是狗尾巴草。

  “……我觉得我遭到了嫌弃。”

  “……没有吧。大概。”狗尾巴草X3。

  马尼戈特一脸郁闷地回去了。

 

  后来这件事连女神也知道了。在教皇厅亲眼看着白百合从史昂嘴里掉出来之后,女神一边欣赏着那支百合的花瓣一边表示自己也从未见过这种奇怪的病症。

  “你不妨查查水瓶宫图书馆里的古籍,也许会有记载。”

  史昂低头应了,又留下一支百合。他相信女神把他叫过来,主要目的是看他掉花,顺便给给建议。

  可是连女神都没有见过这种病,看来只能把希望寄托在笛捷尔身上了……他着实不懂自己为什么会突然一说话就掉花,而且在开始掉花之前,他所做的事情统统与往常无异,实在是想不出到底是什么引发了这样的症状。

  这么想着,他又一次来到了双鱼宫。雅柏菲卡显然也听过了那些传言,他看向自己的目光有点担忧:“女神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史昂摇摇头。他还没有在开始吐花之后在雅柏菲卡面前说过话,有点怕自己再掉出奇怪的花,比如狗尾巴草之类的。

  “还没有停止吗?”

  “我也希望它能停止呢。”史昂一边苦笑一边低头去看掉出来的花,幸好,不是狗尾巴草。

  “有什么打算?”

  “嗯……去拜托笛捷尔查查那些古籍吧。要不然就就此闭口不言好了,感觉再这么下去阿加莎要失业啦。”史昂捡起地上的玫瑰,“喏,拿去泡茶算了。”

  雅柏菲卡笑着接过:“如果真的很苦恼的话,也可以用另一种不会掉花的方式讲话——以小宇宙的形式。”

  沉默数秒,雅柏菲卡接到了史昂有些懊丧的小宇宙,“我怎么没想到!”

  目送着史昂离去后,雅柏菲卡将刚才史昂递给他的那几支玫瑰拿到眼前注视了一会,放到鼻下轻嗅。

  不同于他的毒玫瑰,这是来自普通玫瑰的正常芬芳。

 

 

  若干天后见到笛捷尔,史昂知道自己等的答案要来了。

  忽略卡路迪亚在一旁唠唠叨叨地碎碎念着“笛捷尔为了查清楚你这个病因可是好几天都没时间陪我上……上训练课了!史昂你这家伙可一定不能辜负我们的努力啊”

  没空吐槽卡路迪亚说的训练课是什么鬼,史昂总觉得笛捷尔看他的目光带着几分说不出来的……微妙。

  “这几天我终于在一本古籍上找到了一种和你类似的症状。花吐症,讲话的时候会吐出花来,病因为……有暗恋的人。”

  史昂目瞪口呆。

  还带这样的啊?

  暗恋犯法啊?

  “我也觉得很神奇,但书上就是这么写的……”

  “那,有没有什么办法治疗这种什么,花吐症呢?”

  “办法倒是有……”笛捷尔推了推眼镜,“和喜欢的人接吻。”

  史昂又陷入了一种大写的懵逼之中。

  “总之你加油,喜欢什么的,不要怂,直接上,”卡路迪亚拍了拍史昂的肩,“想当年本少就是这样追上笛……痛!”

  笛捷尔面不改色地收回刚在卡路迪亚头上敲了一个包的手:“虽然这种病现在只是吐些花而已,但拖久了会危害到健康的。所以……你要抓紧时间了。”

 

  是的,史昂有个小秘密。他喜欢双鱼座的雅柏菲卡。

  他自己也不甚清楚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的。但在发现自己对雅柏菲卡的感情已超过了普通的战友情范围后,这份感情愈流愈欢,一发不可收拾。如图无数条静静流淌的涓涓细流变成河流最后汇入大海,用一个接一个的海浪拍得他措手不及。当有一天他意识到自己在看着雅柏菲卡在光下的轮廓时竟有一种想要亲吻上去的冲动时,他知道自己没救了。

  可他一直努力地试图掩饰自己的这份感情。他不知道,也不敢想象若是雅柏菲卡知道了这个站在他对面看似纯良的战友实际上在想的事情之后会是什么表情。想要靠近,却又害怕太近的距离会伤害彼此,更害怕对方会就此远离,再也不让他接近。

  至少,维持现状的话,还能不远不近地与他并肩吧。史昂这么想着,把心里的那点念头小心翼翼地埋藏好。

  可是,这回,又该怎么办啊……史昂长长地叹了口气。先不提他要怎么向雅柏菲卡解释这病的前因后果,向来忌讳与他人接触的雅柏菲卡是否会同意这种治疗方法也是非常的可疑。退一万步来说,就算雅柏菲卡真的同意了……史昂却觉得,用这种原因来让他与自己接吻有些无赖。

  如果真的要接吻的话,必须出自两人的真心才行。史昂固执地这么认为。

 

 

  “史昂那家伙又在和你说什么呢?”卡路迪亚百无聊赖地卷着自己的头发,询问一旁正回复着小宇宙讯息的同伴。

  “他让我们不要把这个病的病因和解决方法说出去。”笛捷尔刚想把书放回原位,破旧的古籍中掉出了一张脱下的书页。

  “他不会真以为自己隐瞒得很好吧?”卡路迪亚瘪瘪嘴,“我觉得全圣域就只有那两个反射弧长到突破天际的人看不出来……”

  过了一会,没有收到同伴的回应,他扭过头去,却见笛捷尔一脸严肃地放下手里的书:“糟了。”

  “啥?”

  “这种病……是有传染性的。”

 

 

  “传染?”史昂的小宇宙带着明显的诧异。

  “是的。我之前没有注意到,古书后面附着一条,通过接触患者吐出来的花,这种病会传染。”

  “那这几天碰过我的花的人可多了……”

  “嗯,我也碰过,但我身上并未出现那种症状。所以我想,大概要同时满足‘暗恋’和‘碰过你的花’这两个条件吧。”

  史昂的心微微放下了。这个圣域里要么就是如卡路迪亚和笛捷尔早已坦然地在一起了的,要么就是如马尼戈特觉得单身贵族最潇洒的,大概苦逼地还在暗恋的……只有自己一个吧。

回了句“我会注意的”切断通讯后,史昂看见了雅柏菲卡走来的身影。

  史昂不便开口,点了点头权作招呼。

  “那个病,找到治疗方法了吗?”

  “……”史昂正苦恼着要怎么回答,一朵玫瑰掉了下来。

  不是吧?!我还没张口呢!要不要这么性急啊!

  ……等等。

  我连口都没张,它是怎么掉下来的。

  史昂缓缓地抬起头,只见雅柏菲卡脸上也是一副震惊的神情。

不会吧……

史昂用试探的小宇宙问:“这是……雅柏菲卡你?”

“我不知道……”

又一朵。

“……好吧,看起来我也被这种病缠上了。”雅柏菲卡伸出手接住第三朵。

“雅柏菲卡。”

他一抬头,被史昂脸上的表情吓了一跳。那表情,怎么说呢……有几分疑惑,有几分不可置信,但它们都慢慢地变为了喜悦。

  “雅柏菲卡。”史昂对嘴里掉出的玫瑰不管不顾,他用数天没用过的声音叫着那个名字,那声线有一些抖。

  “怎……怎么了?”

  “我知道治疗这种病的方法哦……要试试看吗?保证不会接触到你的血。”

  雅柏菲卡犹豫地看着他,点了点头。史昂缓缓地靠近,他心里想如果雅柏菲卡向后退开他便就此打住不再动作,但是对方没有动作,只是有些疑惑地看着他,随着他的脸一点点靠近,雅柏菲卡的目光里还带了少许紧张。

  最终他的唇瓣贴上了他的。没有更深的动作,这只是一个浅浅的吻。对方近在咫尺的呼吸喷在他的脸上,带着足以让他的脸慢慢烧起来的热度。

  “雅柏菲卡,我喜欢你。”

  “嗯,我也是。////”

【END】

两个反射弧连起来可绕地球三圈的笨蛋夫夫的故事。
real少女 real傻白甜
我也是 不要 老脸啦

评论(10)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