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企鹅条

圈地自萌。常年冬眠。

史昂从梦中醒来

小短文

大概是喝了假酒



  史昂从梦中醒来,迷迷糊糊睁开眼,感觉眼前的视野有什么不对。

  寝室还是原来那个寝室,从光线来看这应该只是一个寻常的在寝室醒来的早晨……如果没有眼前的奇怪栏杆的话。

  奇怪,这栏杆是什么时候……史昂向它伸出手,却惊恐地发现自己的视野里多了一只毛茸茸的爪子。

  他一下子从趴着的姿势【奇怪,为什么昨晚是趴着睡的呢】弹了起来,低头向下看去——一个毛茸茸的身躯,带着茶色和白色相间的毛色……倒是和寝室里养的那只兔子很像。史昂有些绝望地抬起头看了看这些栏杆——它们分明属于一个自己十分熟悉的,昨天还清洗过的笼子——觉得自己一定是没有睡醒。

  那就再睡一觉吧……史昂这么想着,再次闭上了眼睛,可是一阵饥饿感把他从睡梦中逃避现实的企图拉了回来,他看了看笼子角落里的食盒,什么也没有。

  什!么!也!没!有!

  为什么自己昨天没有多放点兔粮呢!这只混蛋兔子昨晚就给吃了个精光!就不能留一点给明天早上吗!

  啊……兔生艰难,有一个不靠谱的饲主更是难上加难……史昂又忧伤地趴了回去,显然此刻沉浸在悲伤中的他并没有考虑自己吃兔粮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一阵脚步声传来。

  这是一个二人寝,除了自己之外,还住着另一位室友。虽然此刻他没办法近距离观察自己身体的状态,但远远地看着还是好端端地躺在床上的。所以此刻走过来的,必然是那位他偷偷喜欢了好久的室友——雅柏菲卡了。

  史昂心中重新燃起希望的火苗。

  然而雅柏菲卡明显没有发现这只兔子的异常,只是扫了一眼就去洗漱了,连兔粮也不给抓一把,完全忽视了史昂自以为充满了求助信号的眼神。

  ……得想办法引起雅柏菲卡的注意才行。史昂纠结了一秒,最终发挥了这个身体啮齿动物的本能——他开始奋力地啃咬起笼子的栏杆,并发出哐哐的声音。

  在成功地把雅柏菲卡吸引过来的时候史昂心中竟还有几分得意——万里长征终于迈出第一步了,看,雅柏菲卡打开了笼门,接下来就只要继续想办法告诉他——咦?

  头顶传来被轻柔抚摸的感觉,史昂一下子僵住了。

  我我我……这是在被雅柏菲卡抚摸着么?

  那只手还在继续一下下抚过他头部的毛发,抚过他最为敏感的耳朵,但与此同时,他耳朵里飘进一句:“再闹,今天你都别想吃东西哦。”随后笼门被冷漠地关上了。

  ……

  我看错你了!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雅柏菲卡!

  咬笼大招不成功,他又换回了无力的趴姿,突然间昨晚的对话飘入脑海——

  “你不能再这么喂他,再这样下去他真的要胖成球了。”雅柏菲卡皱着眉说。

  记得自己当时估量了下兔子的体型,说道:“那就从今晚开始,少喂点让它减肥吧。”

  ……减肥个球啊!为什么要虐待动物!难道这是来自听到了这对话的兔子的报复么?史昂思考了一会,仍是不得其解。

 

  好在雅柏菲卡也不是彻底冷漠无情,自己安分之后不知过了多久,食盆还是被放了一把粮,笼门也被打开,他被允许出来玩耍一会。

  进食完毕后的史昂继续思考引起雅柏菲卡注意的方案。

  PLANA:跳上雅柏菲卡的膝盖。

RESULT:被抚摸了一顿之后重新放回地面。

         诶?等等?雅柏菲卡你听我解释!我真的不是上来求摸摸抱抱的!然而挣扎无用。史昂在地板上认真地觉得,做一只兔子好像也不错。

 

PLAN B:想办法展示与身份有关系的事物。

RESULT:我真的不是站上来捣乱的!雅柏菲卡你把我弄下来之前可以看看我爪子下的名字吗!非要逼我找到身份证推到你面前吗!啊……不行,身份证照太丑了绝对不能被看到。

  在实行PLAN B的时候他的挣扎动作带下了自己桌上的一堆书。雅柏菲卡无奈地将他放下,低头去捡,然而史昂眼尖地发现了一本被无辜带下来的,却记载着他一些不可言说的秘密的笔记本。

  趁雅柏菲卡不注意,他将这本本子拖到了角落里,情急之下,史昂决定销毁它——用兔子的方式。

  正当他用牙撕扯着这本本子的某些纸张,试图使它们四分五裂,无法重见天日的时候,他感到自己颈部的毛皮被一把提了起来。

  史昂在半空中无辜地和雅柏菲卡对视,他看出雅柏菲卡这回是真的有些愠怒了。他的正下方还有那本摊开的笔记本,还未销毁干净的那一页正暴露在空气中,等待着谁将它捡起。

  所谓怕什么来什么。史昂宁可雅柏菲卡将它揍一顿关进笼子里断粮三天,也不愿看到眼前的画面——雅柏菲卡的目光被那本笔记本吸引,他将它捡了起来。

  还是投胎重新做兔算了。史昂绝望地用爪子捂住了脸。

  笔记本的那一页上,写满了他对雅柏菲卡的心情。每天第一眼见到他,睡前的一句晚安,都让他觉得如此欢喜。只要是有关他的事,自己总要费很大的劲才能找回理智。他们一同吃饭,上课,忙碌,进入梦乡,每个平凡的日子都像被施了魔法般闪闪发光。

  可他又是那么害怕。害怕所有这些想法,一旦被那个人知道,所有的美好都一去不复返。他会觉得自己是个变态吗?会开始躲着自己吗?这些顾虑让他小心翼翼地将那些心情藏匿起来,只是现在这样就好了,至少自己还能陪伴在对方身边。

  史昂屏着呼吸等待着雅柏菲卡的反应,一颗心悬到嗓子眼。即便现在只是一只兔子,他仍仿若等待着生死的判决。

  雅柏菲卡微微叹了口气。

  史昂觉得自己的爪子都要血流不畅了。他维持着仰头的姿势,巴巴地看着雅柏菲卡的表情。却见对方的脸上带着些许无奈。

  “这个笨蛋。”雅柏菲卡看向躺在床上的自己的身体。“我差点就要放弃了。”

  史昂不可置信地瞪大了兔眼。血液又重新在他的身体里流动起来,周围的声音又重新变得清晰。他不由自主地用两条腿直立起来,想要更靠近那个人一点,想要再确认一遍。

  雅柏菲卡将他抱起来:“谢谢你帮我发现他的心意。”

  不用谢小意思再向刚才那样多摸我几次帮我顺顺毛就好了啊怎么办这个时候好想抱住他啊好气哦为什么我不是个人——

 

  史昂从梦中醒来。

  他猛地从床上坐起,动作之大甚至差点让自己撞上床柱。有些迷茫地看了看窗外微熙的晨光,摁亮手机看了看,才六点半。

  雅柏菲卡显然还沉浸在睡梦中,兔子却不然,开始疯狂地咬笼子,发出各种哐哐的噪音。史昂下床给兔子抓了把粮,并对它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不要把他吵醒哦。”

  兔子安静下来开始进食,史昂转头注视着沉睡中的雅柏菲卡,觉得他熟睡的脸格外可爱。

  顺手帮他掖了掖被角,史昂轻声说道:“等你醒来,我要告诉你一件事。”

【完】


兔子真的超会搞事,不要问我怎么知道的,过来人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