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企鹅条

圈地自萌。常年冬眠。

放下【下】

【下】

[future]

  “你到底,是谁?”

  听完这个质问,史昂心中一片冰凉。他沉默了良久,那边也耐心地等待着他的回话,两边都只能听见彼此的呼吸。

啊,终归还是被发现了。这个不得不向雅柏菲卡解释一切的一天,终于要来临了。

史昂艰难地咽了咽唾沫:“这个问题解释起来比较复杂……但无论如何,我不会做任何伤害你,伤害圣域的事。你愿意相信我吗?”

经过了史昂看来仿佛漫长如一个世纪的沉默,雅柏菲卡终于开口:“……你先说吧。”

如同得到了赦免一般,史昂在心底松了一口气。

“我是史昂,但不是和你处在同一个时空的那个史昂。”

“我来自,未来。”

他用着磕磕绊绊的话语,试图解释这一切,关于这个小宇宙传到过去的意外,关于自己所属的未来。当了这么久的教皇所练就的从容的表达能力不知去了哪里,他仿佛又变成了18岁的那个自己,面对着雅柏菲卡,努力找一些前言不搭后语的借口去接近他,去陪伴他,拙劣地想要传达自己的那份心情。

“所以说,你所在的那个时空,圣战已经结束,而你成了教皇?”

“是的……很难以置信吧?”

“……嗯。”

意料之中的答案,但史昂的心还是沉了半截。

“不过,我相信你。虽然这个传递给双鱼座圣衣的小宇宙,与我平日接触的有一些不同。但我相信它仍旧是属于史昂的。”

这种大起大落的心情,让史昂一瞬竟有些想落下泪来。他仰起头看着满天星空:“嗯,谢谢。”

“在你的时间里,圣域现在怎么样了?”

“生气勃勃呢。虽然下一次圣战也不再是非常遥远的事情了,但这一届的黄金圣斗士们都非常有潜力。他们现在还没有完全地成长起来,但在不远的未来,他们的实力一定会非常耀眼……就像当年的我们一样。”

是啊,太像了,和当年的他们真是太像了。都有着那么年轻的脸庞,对未来那么美好的憧憬,和对守护这片大地的那么坚定的决心。他看着年轻的一代逐渐成长起来,常常在他们的身上看到过去同伴们的影子。

那边的小宇宙竟带着几分笑意:“嗯,倒是挺有几分赛奇大人的样子。”

“请不要取笑我!”

“嗯……想想你穿教皇袍戴三重冠的样子……有点想象无能啊。真想亲眼看一看。”

虽然是开玩笑的话语,史昂却不知该如何接下去,通话陷入了突兀的沉默。如果可以,他的确很想告诉那边的雅柏菲卡,会有机会的,耐心等待就好。但他深知那边的世界将来会发生什么,所以他说不出口。

“……我们的这场圣战,应该也会有不少牺牲吧。”

“……嗯。”

“那你刚成为教皇的时候,圣域应该会很冷清。”

“……嗯。”

“会不会觉得寂寞?毕竟你一向都是比较喜欢热闹的嘛。”

晚风温柔地从他身上抚过,史昂眨了眨眼,轻声说道:“会啊。”

“最初圣战刚结束的时候,要重建圣域,每天都有一大堆事情要处理,基本上没什么闲暇去多想。但一旦闲下来,就会觉得圣域真是太大太空了。总是会下意识觉得,一切都应该和往常一般,只要我来到这些宫殿,就能看见大家还在那里……不过这些都是过去的事了。”史昂苦笑了一下。

他也不知道为何突然这些话就控制不住地从嘴里说了出来。这些陈年旧事,他本不应该说给那边的雅柏菲卡听,也没什么说出来的意义。但他独自一人在这条路上,实在是走了太久太久。在听到“会不会寂寞”,更何况是从雅柏菲卡那里听到的时候,一直以来积压在心里的情绪,他本以为早已被时光磨平的情绪,就像终于找到了一个出口一样,一并倾泻出来。

他情不自禁地开口:“如果,你能在我身边就好了……”

话语脱口而出之后史昂才意识到自己究竟说了什么。惊慌的他一下子不知道到底该先纠正自己泄露的未来还是该先挽救自己无意间透露的心意。

雅柏菲卡听起来倒是还维持着冷静:“……所以,这就是你前些天经常让我注意冥斗士的原因吗?”

“……嗯。”

“这样啊。”不轻也不重的一声感叹。

“雅柏菲卡……”史昂咬牙,终于下定了决心,“如果,如果你照我说的做的话……!”

“等等,你先回答一下我的问题。”那边打断了他,“那场圣战……那场我们共同经历的圣战,最后结果如何?”

史昂深吸一口气:“我们赢了。我们守卫了这片大地。”

“你接下来想要告诉我的话,会改变历史,甚至可能改变最终的结局,你知道吗?”

“但我知道历史的走向,如果能妥善策划……”

“史昂,没有人能让所有的事情完全按照计划一步步发展,即便是身处未来的你也是如此。而一步走错,便会有不可预料的后果。比如说,如果我没有去迎战某个冥斗士,之后我也可能在另一场战斗中阵亡,而这个冥斗士,他可能会造成更大的破坏,我们可能会失去更多的战友。所以接下来的话,请不要说给我听。就让历史如你所知的发展,迎来我们最终胜利的结局吧。至少,我们完成了我们的使命。”

史昂久久未出声。他明白的,他明白雅柏菲卡所说的一切,这也是这些天他一直在自我斗争的缘由。身为教皇的他,怎会不知改变过去这一后果的沉重?如果换做是他站在旁观者视角上,也会努力地去劝阻自己把。

可是他做不到。他没办法站在旁观者视角上。

因为那个人是雅柏菲卡啊。

他要如何才能做到,无动于衷地,看着那个人再一次迎来死亡的结局呢。

 

[past]

那边的小宇宙沉默了下去。雅柏菲卡耐心地等了很久,才感受到那边再次传来史昂迟疑的小宇宙:“可是……”

“拜托了,史昂。”雅柏菲卡闭了眼。

今天他才刚从教皇那里接下任务,天贵星米诺斯的冥星已经亮起,估计再过不久就会攻过来,他负责圣域的防御和迎击。他已布下数层毒玫瑰,只待敌人将自己送上黄泉之路。

无论如何,他一定会赌上一切完成自己的任务,决不让冥斗士破坏这片,他和史昂,鲁格尼斯老师,阿加莎,还有无数善良的人们所共同深爱着的大地。

尽管从史昂的话语里,他已经隐隐地猜到自己的结局。

死亡,是他早已预想会来临的终焉。他并不畏惧。不如说,作为一名战士,在战场上光荣地战死,这是他在之前就给自己设想过的结局。

但是,总觉得还有什么在牵扯着他,让他无法完全放下自己的挂念。

史昂的小宇宙虽然没有说什么,但雅柏菲卡能感觉到,之前那个尽管带着些沧桑,却依旧温暖的小宇宙,现在充满着悲伤。这悲伤像一把巨锤一般击中了他。

明明做出了正确的选择,为什么他还会觉得如此不安?

“这不过是历史再次按照它的规律向前而已。”雅柏菲卡试图宽慰对方,“这些天和你聊天很开心。”

“嗯,我也觉得。”史昂慢慢地说,“所以,正是因为这些天,我才意识到,我是多么希望,你能一直在我身边。”

“……”

“我啊,真的很希望能迎来另一个结局。圣战结束,大家都平平安安的。所有人都可以一起继续在这片美丽的大地上生活下去。”

“这样,我就有很多时间和机会,带你去看帕米尔高原的星空,去看山谷的细流,去看高耸的山峦……还有很多事我想和你一起做,还有很多地方我想和你一起一一看过。可是当时的我,没有把这些想法说出来的勇气,于是想着总会有机会的,直到有一天我猛然意识到,这些计划,都无法实现了。”

“虽然现在说出来,也仍然无法实现。”史昂在那边苦笑了一声。

“……没关系,”一直沉默着的雅柏菲卡的小宇宙非常认真,“无论能不能实现,能听到这些,我都非常开心。”

“是吗……那我,也总算是可以放下这不切实际的幻想了吧。”

黑夜将逝,破晓的曙光已渐渐在天边探头。星座们的光辉虽仍在空中,但已渐渐变淡不见。

他们都知道,时间不多了。

“或许是最后一次了吧,”史昂的小宇宙带着些不舍,留念,和终于放下的释然,“雅柏菲卡,我有一句话想要告诉你。”

“其实,从很早之前,我就开始喜欢你了。”

 

 

雅柏菲卡通过白羊宫的时候,这个时代的白羊座战士眉眼间满是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要出战了吗?”

“嗯。毕竟是早已决定好的事情。”

快要走出白羊宫的时候,雅柏菲卡回过头来看了史昂一眼:“一直以来,非常感谢。”

不顾史昂的诧异和迷茫,他接着说:“对了,有句话我想传达给你,但你真正明白我的意思的时候可能还是要等到以后吧。”

“多久?”

“嗯……可能是圣战结束很久之后。”

 

 

[future]

  史昂从梦境里醒来。一夜没睡,白天又继续照常批文件,身体已经抵不住熬夜的疲惫,不自觉伏在案上睡着了。

他梦见了过去的自己,在雅柏菲卡去迎击冥斗士之前,与他道别。

雅柏菲卡一反平日的疏离,神色间竟有几分温柔之意。他对他说:

“有句话我想传达给你,但你真正明白我的意思的时候可能还是要等到以后吧。”

 

“我也是。”

 

史昂用手抹了抹面具下的脸,不知何时那上面竟沾满了泪水。


【终】

BGM推荐:放下——胡夏

风吹凉一杯茶 夕阳跑赢了老马

回头看雪染白长头发

少年被风催大 

容颜未改心有疤

我爱你 爱让我 放下

===========================

终于写完了我好开心啊【GUN】

评论(6)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