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企鹅条

圈地自萌。常年冬眠。

放下·上

我也不造会写多长……希望上中下能搞定。【说不定只有上下呢】

十一迟来的脑洞产物。实在不好意思继续咸鱼 于是强行写了出来。


【上】

[past]

  雅柏菲卡感受到了一个小宇宙。

  他诧异地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圣衣。这个小宇宙十分熟悉,而且,竟然是从圣衣里传来的。

  这种事情从未发生过,就算是这件圣衣的前主人们,也从未用这种方式向他传达过小宇宙。他疑惑地看向了远处的第一宫,甚至怀疑起了自己是不是没有睡醒。

  “雅柏菲卡……”

  没有听错,这个此刻唤着他名字的小宇宙,是属于前不久帮他修了圣衣的那一位。

  “史昂?”

  那边的小宇宙在沉默片刻后变得有些紊乱,像是在经历剧烈的情绪波动。随后传来一句小心翼翼的问句:“我……是在做梦吗?”

  雅柏菲卡有些哭笑不得:“这么想的应该是我才对。怎么了,找我有什么事?”

  “我……”

  雅柏菲卡耐心地等待着。过了好一会,那边才犹豫着再开口:“我想和你……说说话。”

  “……”

  “真的,只要一会就好……我想听见你的声音。”那边的声音逐渐低下去,“即便只是一场梦境。”

    “是圣战快来临太紧张了么?这一点都不像你啊,史昂。”

    那个小宇宙似乎分外诧异:“圣战?”

    “看来是没睡醒。身为第一宫的守护者你应该更警惕一些才是。”雅柏菲卡对史昂这迷糊的样子暗暗感到讶异,“对了,为什么你的小宇宙会从我的圣衣里传来?是因为前几天你修理过它的缘故么?”

  “前几天我修理过它……”

  听起来对方陷入了回忆,雅柏菲卡提醒道:“就是我从XX岛出任务回来的时候。”

  “是了,那次!可是这样的话……”感觉那个小宇宙还洋溢着惊讶和不可置信,“这种事真的会发生吗……”

  “但它已经发生了,不是吗?”

  “也是……不过雅柏菲卡,请让我再确认一下是不是梦境。”

  雅柏菲卡觉得有些奇怪,通过修圣衣可以用小宇宙交流这件事,虽然从未听闻,但也没必要如此反复确认才对。不过他还是同意了:“怎么确认?”

  “嗯……双鱼宫的殿内深处有块石头吧?能帮我打碎它吗?”

  “可以倒是可以……”雅柏菲卡掷出一支食人鱼玫瑰,巨石瞬间粉碎,“但这和你的确认有什么关系?”

  那边过了好一会,才传来回话:“这不是梦……真的不是梦……!”小宇宙竟带着些许似乎被拼命压制着的颤抖。

  “好吧,但我觉得就算不是梦,你也该去休息了。夜已经很深了。”

  “等等,雅柏菲卡……!”

  “怎么?”

  “我……之后,我还能和你像这样,用小宇宙交流吗?我是说,有时候晚上会睡不着……”

  这的确很不像平时的史昂。是做了什么噩梦吗?雅柏菲卡有些疑惑地想。但这小心翼翼的,仿佛害怕打破什么的语气,令他不忍说出拒绝的话语。

  “不太晚的话。晚安。”

  “嗯!晚安。”感觉那边的小宇宙松了口气般,欣喜了起来。

  原来那家伙,实际上会对圣战的到来这么紧张,甚至到了晚上睡不着的地步吗……平时倒是一脸坚毅的样子,根本察觉不出。

  不过,谁又能真正安心地面对这场即将发生的战争?这是他们押上了一切,带上必死的觉悟站上的不能后退的角斗场,谁也不知道自己是否下一刻就会死去。但这便是他选择的道路。

  至少,他不是孤身一人在战斗。想着今天发生的事,雅柏菲卡闭上了眼睛,意识渐渐被睡意淹没。



[future]

  在圣衣传来回应的小宇宙的那一刻,史昂的大脑一片空白。

  这本该是个平凡的夜晚。处理完了一天的公务,哄完了年幼的几个小黄金,史昂拖着有些疲惫的脚步回教皇厅。他早已不再年轻,即便拥有比常人多得多的寿命,也无法阻止时光在自己的身体上留下痕迹。

  但在经过双鱼宫的时候,鬼使神差般,他往圣衣的方向看了一眼。

  披着星光的双鱼座黄金圣衣还静静地摆在那里,它的新主人还没到能穿上它的时候。但阿布罗狄成长得相当快,今天他便已经学会用小宇宙幻化出玫瑰了。

  实际上,史昂已经很久没有在圣域看见玫瑰的踪迹了。之前从双鱼宫到教皇厅的那片玫瑰园,也因为长久无人照料而逐渐枯萎。或许是因为这久违的玫瑰而突生感慨,在看到双鱼座圣衣的那一刻,他的目光便被吸住了一般。良久,史昂将手伸向那件圣衣。

  上一次圣战结束到现在的漫长岁月,他不是没想念过逝去的同伴,特别是眼前圣衣的前主人。但身为教皇,肩负着重振圣域,为下一次圣战做准备的重任的他,不能放任自己沉溺于过去之中。但在此时,在欣慰地看到下一代逐渐成长起来,展露锋芒之后,在久违地看到绽放在眼前的稚嫩玫瑰之后,不知为何,史昂突然非常思念起了那个人。

  于是他对着处在双鱼星座照耀之下的圣衣,轻唤起了那个名字。

  “雅柏菲卡……” 

 

  但无论如何,得到回应的小宇宙,绝对是在史昂意料之外的事。

  特别是这个小宇宙还是如此熟悉,熟悉得令人怀念。

 

  史昂曾一度认为这是个梦境,尽管他已经有很久不再做梦了。但那边回应他的小宇宙,条理和逻辑都是非常清晰,说话的口吻也和记忆中的那位双鱼座战士重叠起来。而且,对方提到了“圣战”,也说起了过去一次修理圣衣的往事。结合这些片段来考虑的话,对方应该是圣战开始之前,还没有遭遇上米诺斯的雅柏菲卡。

  这种事……

  果然还是令人难以置信啊。

 

  于是他做了最后一次确认。拜托了那边将一块巨石砸碎之后,史昂深吸了一口气,转头去看那块巨石的所在位置。

  不见了。

  就在之前明明还好端端地摆放在角落里的巨石,现在在那个位置只剩一堆细碎的粉末。

  这不是梦。

  这不是梦……?!

  史昂的手颤抖了起来。

  这便说明,此刻正在和他用小宇宙交流的,真的是那个他一直以来,思念着的雅柏菲卡吗?!

 

  不用仔细思考史昂也知道,此刻的他说出来的话语必然是语无伦次,毫无逻辑可言。在雅柏菲卡表示时间不早了有中断对话的意图的时候,为了接下来还能继续像这样用小宇宙交流,他甚至还搬出了“会睡不着”的拙劣借口。这的确太不像自己了,所幸雅柏菲卡没有拒绝。

  道了晚安之后,史昂感受到那边小宇宙逐渐淡去,却没有离开。已经毫无睡意的他,站在里双鱼宫,静静地注视着那件圣衣。

  深夜里寂静的圣域,只有漫天星辰在闪烁。





复健真的是件悲伤爆表的事

这种一边写一边感觉自己写得shi一样一边想着不行我想把这个脑洞产出来然后继续写

人生啊。


评论(15)

热度(15)

  1. 花葬列咸企鹅条 转载了此文字
    码一记,催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