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企鹅条

圈地自萌。常年冬眠。

黏着系史昂的十五年纠缠不休.贰

          

 壹

Chapter.02
   之后的每一天,我都按照约定的时间,准时去他的家里取信。看上去他并没有怀疑我,每次都是很爽快地将信交给我后便不再多问。只是,每一次看到打开门的他眼里期待的目光,在我摇头之后,变成难以掩饰的失落和黯然,我都感觉某个地方一阵酸楚。可我却无法给他带来“回信没有来”以外的其他答案。

   都说时间能冲淡一切,但每一次,他眼中的失望只是愈来愈深。我想总有一天他会疲惫会厌倦,然后告诉我“明天你可以不用来这里,我不再写信了”。可一天又一天,他在失望过后,又转身将一封新的信交到我手里。

   我只能将它们默默收入我绿色的包中。就算想要劝说他放弃,我又应该以什么样的立场来做这个劝告者?

   除了在得知今天也没有回信这个消息的一瞬间外,他多是表现出一副乐观的模样,就与一个每天给异地恋的恋人写信的普通人无异,乐在其中,自得甜蜜。但我明白他绝不仅是他表现出来的这般轻松。有一回他如往常一般用轻松的语调同我打招呼,我却注意到了他有些憔悴的神色和淡淡的黑眼圈。

   “您脸色不太好,发生了什么吗?”

   他仿佛被吓了一跳,愣了片刻,随即有些尴尬地回答:“嗯……没事,昨晚有点没睡好罢了。”
 
  “睡前喝杯热牛奶有助于睡眠的,您可以试试看。”虽然记得曾经他就像个小孩子一般挑食,对牛奶十分抗拒,偏偏睡眠质量又不高,每次都要连哄带骗才肯喝下去。不过之前的孩子气在现在的他身上早已淡去,不知道现在他还记不记得喝牛奶……
 
  但愿他现在所忧虑的,是一杯热牛奶可以解决的。但既然他不愿意说,我亦不便继续问下去。心里隐隐有些不安,有一种现如今微妙维持着的平静日常即将失去平衡的预感。
 
  可我没有想到,预感实现的如此之快。
 

   那一日我依然按照往日的时间前去找他,但我敲了一会门,里面静悄悄的,什么声音也没有。这不符合他的习惯。一直以来,就算他有事必须外出,也会提前告诉我,让我不至于白跑一趟。现在他家门窗紧闭,窗帘也拉着,没有灯光和声音,各种细节仿佛都在显示主人不在家,但不安的预感越来越浓。我不敢去想象可能的原因,心里的不安在催促着我行动。
 
  我深吸了一口气。好吧,看来只能擅闯民宅了。
 

   我最后在他的房间里找到了他。眼前的模样让我久违地有了心脏猛地收缩的那种感觉——他抱着膝盖坐在房间的角落里,眼神空洞,手里还攥着一张写到一半的信纸。我走过去,小心翼翼地开口:“史昂先生……?”
 
    他没有反应。

   “史昂先生……?史昂先生?!史昂?!”
 
  他终于抬起了头。看到我,他颤颤巍巍地伸出手去:“雅柏菲卡……?”
   
  在这个刹那,我的呼吸停滞住了。
  
   “呐,雅柏菲卡,是你吧?”他的声音颤抖着,甚至带上了几分哭腔:“是你对吧?我就知道我的记忆一定是假的,你怎么会一句话不说地就离我而去……你怎么可能已经死了呢!!!”
 
  仿佛突然被扔进了冰窖,冰冷的感觉从四肢一路弥漫上来。我张嘴,下意识想说“不”,可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是这样的……我一定是记错了!雅柏菲卡一定还活着!他一定就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等着我的信!我……我不能让他等得担心了!对……我得快点写信才对,我的笔……”

   他突然站了起来,跌跌撞撞地走到桌前,用那颤抖的手把笔抓起来,试图写字。僵立在原地的我看着他的一系列举动,先前感受不到的,突然麻木了的躯体渐渐的恢复了它的知觉。
 
  原来他并没有想起我,幸好……
 
  我深吸了一口气,跟了过去,来到他面前。
   用尽我剩余的全部力气,狠狠地向他脸上扇去。

   被打的地方很快红了起来,他被我突如其来的掌掴僵住了动作,只是呆呆地看着我。
 
  “醒醒吧,史昂先生!不要欺骗自己了!既然你已经回想了起来,那就是事实!千真万确,无法改变的事实!你比谁都清楚,他已经不在了!”
 
  如同被狠狠击中一般,他沉默了好一会,最终低低地开口:“……不,不会的……为什么……会是这样……”
 
  同样的,甚至更为沉重的悲伤也向我袭来。但我还不能被它压垮。
 
  “你认为,雅柏菲卡会愿意看到你现在的模样吗!一昧逃避,欺骗自己……如果他能看见,他会是什么心情!”我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几乎破音。
 
  雅柏菲卡会是什么心情。没有人比我更能了解了。
 
  那是像咆哮的巨浪一样袭来,又足以将自己撕裂的悲伤啊。

 
   大概是过了很久,我听到一声抽泣。惊讶地看去,那家伙的眼圈已成了红色,他将拳头攥得很紧,却还是没能阻止更多的泪水夺眶而出。
 
  万幸的是,尽管是哭泣着的,他眼中又有了熟悉的光。

   我熟悉的那个史昂,回来了。

   “抱歉……”他闭上眼,泪水糊在睫毛上,“我只是……我只是很难去相信这个事实……”
 
  我叹了口气。“我知道。”
  

   离开的时候他已经冷静了下来,不过我还是把他手中攥着的那封没头没尾的信给带走了。他送我到玄关,我背对着他,说道:“不知道史昂先生有没有想过……”

   “什么?”

   “失忆前的您,应该从一开始就知道对方已经不在人世了吧。但还是一直写了那么多年的信……” 

   他低下头,像是在思考什么。我笑了笑:“今天多有冒犯,请见谅。就此告辞。”




讲真,这章写的时候把自己虐的很不好……
其实一点都不想看到这样子的两个人(´・ω・`)
写完一直自以为发在lof上了,觉得自己宛如一个智障。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