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企鹅条

圈地自萌。常年冬眠。

黏着系史昂的十五年纠缠不休·壹

Chapter.01

  我站在熟悉的院子门前,深吸一口气。心里没来由地有些忐忑。几乎是用了全部的勇气,我抬起了手,轻轻地扣了扣门。

  等待的时间是煎熬的。已经很久没有体验这种七上八下的感受了,我闭上眼,试图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

  不过这等待的时间未免太长了一些。我疑惑地睁眼,门内静悄悄的,什么动静都没有。

  是刚才扣得太轻了吗?我抬起手,正想再次扣门,后面传来的声音把我吓了一跳,“请问有什么事吗?”

  那声音并不大,在我听来却如惊雷一般。我回过头去,和他四目相对。时隔数年,眼底再一次印下那个人的身形。他一副刚外出归来的模样,带着温和的笑意站在那里,眉眼间比起年轻人的活力四射,又多了些属于岁月的沉淀。

  我愣愣地看了他好一会才回过神来,有些慌乱地解释道:“啊您好,我是邮局新来的邮递员,最近邮局出了一项新服务……”

  他认真地听我说完,神情看上去只是在普通地消化我所说的内容,并没有对我的出现有太大的惊讶。我悄悄地松了一口气,看来他并没有想起来什么。

  但不知为什么,心底的某个角落,隐隐感觉有点失落。

  如果我还有,那所谓的心脏的话。

  在表示了感谢之后,他提出了我意想不到的建议:“进来坐会怎么样?毕竟让你在外面等了这么久。”

  不,其实一点也不久——我推脱的话还没有说出口,他已经来到我的身侧,掏出钥匙打开了门。那扇门的内侧,我曾经无比熟悉的布局和摆设一点点显露出来。这座房子基本上还保持着原来的样子,像是还在执着地等待着谁的归来。他已经自作主张地进去,并给我准备好了拖鞋。我也不便再拒绝,索性遂了主人的意思。一边跟着他穿过门廊来到客厅,一边在心里默默吐槽,都过了这么多年,都失去了一次记忆,这种自作主张的习惯怎么还是没有变呢……

  我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对着茶几发呆。他泡茶去了,但我仍不敢东张西望。这里有太多能勾起我回忆的东西,而回忆这种事物,一旦决堤,便不再可控,最后定会将我淹没。

  这一次,我只是来完成一件事的。其他的感情和回忆,都是危险的暗流,会让我偏离原本的方向,我绝不能让自己沉溺其中。不自觉地,我咬紧了下唇。

  再说,本来能像现在这样,再次面对面地说话,已经是奢侈得不得了的愿望了……

  “怎么了?觉得紧张吗?”他端着茶出来,我连忙调整自己的表情,露出了一个自己都觉得很僵硬的笑:“让您见笑了。”

  大概是茶香让我稍稍放松了一些,看着袅袅上升的热气,我最终还是下定决心开口:“这么问可能有些失礼,请问史昂先生……这些信,都是写给谁的呢?”

  史昂看上去有些惊讶地眨眨眼,似乎是没有料想到我会这么问。

  “当然这么问应该是涉及到隐私了,如果您不愿意回答的话……”

  他轻轻将茶杯放下,杯底和茶几面发出了一声轻微的撞击:“没关系的,本来也不是什么需要隐瞒的秘密……”

  “你们一定觉得很奇怪吧?在这个年代还有人执着地写纸质的信,并且还是每天一封的频率。”

  “实际上呢,这些信我都是写给我喜欢的人的哦。”

  他冲我微微笑了,这笑容有如光化成的箭矢一般,刺中了我。

  “说起来有点狗血,但前不久我因为一场事故失去了记忆,关于对方的事,关于自己的事……什么都想不起来。所幸我在家里找到了一个写着他的名字的地址。去邮局一问,曾经的我也是邮局的常客。所以我现在也仍然照着这个地址写信过去——毕竟这是我能找到的唯一一种联系他的方式。”

  我静静地听着,开口道:“对方真是幸运呢,有像您这样的对象。”

  他摆摆手:“哪有将自己的恋人忘得一干二净的对象啊。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生气了,一封信都没回。”

  “他不会生气的。”鬼使神差地,我看着他的眼睛,坚定地说,“一定不会。”

  他吃惊地看着我。反应过来这好像并不是一个邮递员应该说的话,我补救道:“那个……因为也不是您的错嘛。”

   “是吗。”他低头晃动着茶杯里的液体,浅浅笑了,“那就好。”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