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企鹅条

圈地自萌。常年冬眠。

黏着系史昂的十五年纠缠不休·零

Chapter.0 给雅柏菲卡的十封信

【1】
给雅柏菲卡:
    见信佳。
    真是抱歉,隔了这么久才给你写信,希望没有让你久等。
    前不久(也许是很久之前吧)我出了一个小意外,等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在医院了。他们问我的名字,职业,家庭住址等等一大堆白痴问题,但令我惊讶的是,我无法在脑子里搜刮到答案。像是突然被清空了一样,变成了一块白板——不,不能这么说,我还是记得一件事的哟。在他们问我能想起什么的时候,我告诉他们,我记得我喜欢着一个人。
    他们好像很失望,大概是因为这不能给他们提供什么信息吧——毕竟我不得不很抱歉地说,我连你的名字和相貌也一并忘记了。先别急着问为什么我还记得给你写信,嘘,听我讲完。
    后来我到底是被熟人给认了出来,并告知了身份。诗人,真是有趣,想不到之前的我竟然是这样一个文艺的职业。我向他们询问你的事,可就连看起来和我很熟的马尼戈特都摇着头。所以在医院这段时间,尽管很想和你联系,却一点办法都没有。希望你不要怪我忘了你的名字。
    好不容易出院了(感觉这段躺在病床上的日子真是漫长到不得了),我在家里搜寻着可能与你相关的一切信息。倒是意外地找到一大堆信封信纸,还有被郑重压在玻璃板下的一张写着你的名字和地址的纸条,大概是我自己写的吧。虽然现在再看起来那个字真是充满着一种刻意想要写得很认真反而显得很奇怪的感觉,但可见它对以前的我来说,一定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吧。
    于是,无比机智(?)的我做出了一个推理,带着那张纸条去了附近的邮局。一个今天值班的姑娘率先很热情地和我打招呼,说好久没见你来寄信了云云。再被我一套话,宾果!这个地址果然是你的。
    这就是我艰辛的重获你联系方式的全历程,回头看看真是一把辛酸泪。不过这点小困难是不足以阻止我的!
    最后,尽管失去了记忆,请相信我还是一如既往地喜欢你哟。
    期待着你的回信。
                                                                                               史昂
                                                                                          x年x月x日

【2】

给雅柏菲卡:

  见信佳。

  虽然一直很期待回信,期待到了每天往信箱里瞅若干次,甚至一听到车铃声就以为是邮递员来了的地步。不过想必你现在一定是忙到焦头烂额没有空闲写信吧。既然这样,就由我这边多写几封,但愿不要觉得我太烦啊。

  最近我打开电脑,在收藏夹里有了大发现!我看到了一个应该是我开的博客,里面常驻的fans们的留言多到简直要溢出了!这可真是令我惊喜。要知道我只是从别人那里得知我是个经常写东西的角色,没想到还挺有人气的嘛,嘿嘿~

  啊,写到这才突然想起,大概这些事你早就知道吧。虽然有种莫名的低落感,不过你应该不会介意再和我分享一次那种欣喜吧。

  【p.s. 看了看我以前的作品(……或者说,叫它们情诗更合适),虽然水平有好有坏,不过大多数应该都是写给你的吧。】

  记忆还是没有完全恢复,我的生活却渐渐步入正轨。不过大概是这一次的事故吓到他们了,我身边的伙伴和亲戚们总是摆出一副担忧的欲言又止的神情,特别是在我盯着信箱发呆的时候,就算我好好解释了我只是在等信不会出什么意外了也一样。真是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或许是担忧过度?不过知道他们也是在为我担心,姑且不去计较了。

  你的事情,我也没能想起来多少。大脑尽力捕捉到的,只有某个模糊的场景,和隐隐约约的,你的身影。我看不清面容,只感受到了从你身上散发出来的,相当温柔的气息。我想你一定是个温柔的人吧。

  希望以后我的记忆能更给力一点。今天就到这里,期待着你的回信!

                                                                                                         史昂

                                                                                                   X年X月X日

【3】

给雅柏菲卡:

  见信佳。

  有些怀疑是不是邮政将我的信弄丢了,最近经常往邮局跑。感觉这样下去全邮局都要认识我了…但每次我总是得到"很抱歉先生没有您的信"这类的回答,要么就是缴费单什么的令人失望的东西,已经成了我的日常。真心希望你的信能平安到达我手中。

  前几天,这样的日常稍微起了一些变化。有一天我回到家,看到门口站着一个穿着邮局的工作服的青年,正犹豫着要不要敲门。本以为他是来送信的,一问才得知他是邮局新来的员工,想给像我这类的经常发信收信【确切地来说,是等收信】的老客户提供一些服务。因为我寄信的频率都是固定的每天一封,以后我的信都不必自己去邮局寄,他会上门来取,同样的,如果有回信他也会第一时间放到我的邮箱里。听起来倒是很贴心的服务,毕竟从我家到邮局也是有一段距离的。

  因为有些不好意思让他等了一会,我便邀他进家里喝茶。是个有些腼腆的年轻人,大概很少来别人家里做客吧,感觉他有点紧张。但聊天倒是很顺利地进行了下去,托对方突然抛却羞怯提出的一个个问题的福。嘛,年轻人总免不了有旺盛的好奇心。我觉得应该没什么关系,大体上都耐心地回答了——仅仅是我知道的部分。比如我这些信都是写给一个我喜欢的人,但我失去了记忆,想不起来对方的事之类的。

  是的,我的记忆还是没有恢复,这也令我十分沮丧。本以为家里会有什么日记啊照片之类的,但是没有,能帮助我回忆起你的东西,通通都没有。所以我到现在,甚至连你的样子都想不起来。但是,请相信我,那份喜欢你的心情,一直埋在我心底,从来都没有变过。

  今天就到这里吧。今后可以不用往邮局跑我也挺开心的,虽然这样有点辛苦那位年轻人……

  依旧,期待着你的回信。

                                                                                                          史昂

                                                                                                  X年X月X日

【4】

给雅柏菲卡:

  见信佳。

  最近的我,总是感到非常不安。或许是怎么也找不回丢失的记忆的原因,我总觉得我一定把什么重要的事情给忘掉了。虽然最近的生活都很平静,新诗大受好评,诗集也在准备发售,朋友们也十分关心我……但越是这样,我心中那个不断回旋的,仿佛能够将这一切通通吞噬的漩涡就越大。希望是我在疑神疑鬼吧。

  有时候甚至会产生“如果你在这里多好”的自私想法,但很快就被自己给否定了。我想你在那个地方一定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我不想因为自己的缘故而打断你。不过,要是有空闲的时候能给我回信,即便只有只言片语也好,我也会十分开心的。

  之前跟你提到的那位邮递员,观察力意外地敏锐呢。有一次竟担忧地看着我说出“看您脸色不太好,发生了什么吗”的话,把我吓了一跳。毕竟也早已跨过把什么都写在脸上的年轻人时代,我以为我已经掩饰得很好了,至少周围的人都没看出什么异样,甚至还有人说我还像年轻人一样有活力。可我也实在说不清我到底在担忧什么,便这么含糊地蒙混过关了,好在对方并没有追问。

  那是个温柔的孩子呢。和你很像。

                                                                                                  史昂

                                                                                             X年X月X日

【5】

给雅柏菲卡:

  见信佳。

  现在真是一个奇妙的时代啊……处处都不缺催促儿女找对象的父母和热心给人介绍对象的邻居大妈。每次碰到后者我都十分头疼,只好告诉她们我有喜欢的人了。然而这并不能阻止她们的八卦之魂,在惋惜地叹了一口气之后就来探寻关于你的情报了。遗憾的是这些连我自己都不甚清楚,只好故作高深莫测地一笑,再找机会逃掉。

  现在觉得相比起来,她们的广场舞音乐是多么地动听啊。我认真的。

  前几天去办事的时候路过邮局,便顺路进去买了一些邮票。值班的工作人员还是那位我认识的小姑娘,在表达了好久不见的惊喜之情后,小姑娘又回归了愁眉苦脸的样子。我好奇地打探了一番,果然又是老生常谈——家里人催促她赶快找对象结婚,但她并没有遇见意中人。

  听她抱怨了一番现如今要遇上优秀的对象是多么困难,我除了在心里给她点起一根蜡烛外,并无他法。没想到话题一转,她突然充满期待地看向我:“我知道的,史昂先生是诗人吧,一定认识不少优秀的人,给我介绍两个呗!”

  我有些哭笑不得,但直接拒绝又显得太冷漠,这时那个年轻人的身影出现在我脑海里:“你就没有想过内部消化吗?你们邮局应该也有不错的男孩子吧?我看新来的那位就还不错啊。”因为每次都是那位年轻人来找我,慢慢地我们也就熟识了。

  “诶?我不想找和我做一样工作的对象啦!而且……”她似乎在努力地回想着,“我们这里最近好像没来什么新人啊?”

  之后安利失败的我就离开了邮局。这也算是我一次不成功的做媒【?】经历了。她说的那句“没有新人”倒是有点奇怪,应该是太不关心周围了吧?倒也难怪现在还是单身呢。

                                                                                                  史昂

                                                                                              X年X月X日

 

【6】

给雅柏菲卡:

  见信佳。

  我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情。

  从我醒过来开始,关于你的一切,我只记得“我喜欢你”这样一件事。因为那份喜欢实在是太真切清晰……让我甚至忽略了,你的想法。让我自以为是地认为你应该也是……至少是不讨厌我的。

  可是,事情真是如我所想的那样吗?过去的我是否对你传达过我的心思?而你又是怎么想的?你是否愿意接受我的这份喜欢?或许,你并没有这方面的想法,只是不忍心干脆地拒绝我;又或许,我令你感到很厌烦……

  如果是这样,那一直以来我的这些信一定让你很困扰吧。请你一定明白,我并不是……

  啊,写着写着竟然语无伦次了起来。总之,如果我的信打扰到你的话,请一定告诉我,我保证以后不会再这么让你困扰下去了。

  所以,是直白的拒绝也好,是残酷的指责也好……给我回信,好吗?

  真是奇怪啊,明明连你的样子都不记得,我却在此刻,很想再看到你的身影,听到你的声音……就算只有一眼,就算只有一句话。

 

                                                                                                    史昂

                                                                                                  X年X月X日

 

【7】

  呐,雅柏菲卡。

  故事的结局,我想起来了。

  或许这是最后一封信吧。抱歉,有些没头没尾的,但此刻的我实在是没有心情去顾及这些。笔还在纸上留下痕迹,我的手也在动,可我写了什么?我想写什么?我不知道,我的脑子里乱糟糟的一片,我的心脏时不时就在抽痛。有一个自己在说“接受这一切吧,这就是它们原本的样子”,另一个自己捂着耳朵大喊“我不听我不相信”。

  我该听谁的好呢?我该选择怎样的道路呢?

  我应该相信出现在我大脑里的记忆片段,那个在十五年前,你就已经死去的现实了么?

  

【8】

给雅柏菲卡:

  见信佳。

  想起一些回忆之后低落了好一阵子,现在总算是缓了过来。

  那之后,我逐渐回想起了更多的事,关于我们一起经历的过去。那些美好的日子,如同发着光一般。我怎么能将它们一并忘记了呢?

  虽然到最后,你还是离我而去了。这次我不会再逃避,而是要好好地,接受这个结果。我相信你一定也是这么希望着的吧。

  但有一点绝不会改变,那就是“我喜欢你”这件事。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无论我是忘记了一切,还是又想起了所有令我悲伤的事情。无论发生什么,直到死神允许我追随着你前往另一个世界的那天,我一定会,一如既往地,喜欢着你。

  随着我记忆的逐渐恢复,你的面容也越来越清晰。最近,在我的眼前,你的脸经常与那位邮递员的脸重叠起来。我……冒昧地问一句,一直以来替我送信的邮递员,就是你吧?虽然这么想有些灵异事件的味道,但我的直觉是这么明确地告诉我的:没有错,那就是你,那个我一直以来所喜欢的,深深爱着的那个你——

  如果你愿意承认的话,直接告诉我当然再好不过了。如果不愿意,那我也无可奈何,这毕竟是你的选择。如今的我已经不再会将没有回音视为拒绝,因为你一定也你自己的苦衷。

  无论如何,祝一切都好。

                                                                                                      史昂

                                                                                                X年X月X日

【9】

给雅柏菲卡:

  见信佳。

  你这家伙……一直以来都没有看我写的信件吧?

  上次那封信交给你之后,我一直忐忑不安地等待着你再次到来的时刻,24小时变得如此漫长。猜测着你会有什么反应,甚至还有些后悔上一封信写得是不是太鲁莽——万一你就此不再出现那要怎么办。万幸你最终还是准时出现了。

  我小心翼翼地试探着你的态度,但无论我怎么试探,得出的结果都是相同的——你的态度与往常无异,如同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这令我在松了一口气之余,不知道是应该开心还是难过了。

  那之后也是,每天准时来到我这,取走我的信,偶尔留下来和我喝茶聊天,有时还会一起去散步。无论我在信里留下怎样的言语,例如“雅柏菲卡是大笨蛋”之类的有意刺激你的话,第二天的你还是面色如常地来找我。这让我十分无力。不必在这方面死守邮递员的准则吧?你这位假冒的邮递员先生。

  好吧,你不看也罢,这一定有你的理由。至少我知道,你还是留在我的身边的。虽然我们彼此都知道对方的身份,却无法说破。就像现在这样,每天还能见一面,还能与你交换些许言语,我已经十分知足。

  谢谢你,再回到我身边。

                                                                                                        史昂

                                                                                                   X年X月X日

【10】

给雅柏菲卡:

  见信佳。

  上一次像这样认认真真写信,大概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吧。既然知道你就在我身边,那么那些信仅仅是我们见面的借口罢了,大多是比较随意写成的。至于这一次……我是来向你告别的。

  并且,向你预示我们的重逢。

  大概是我的演技太好或者是你坚持不拆信的缘故,这几年来我们之间的秘密并没有被发现。可惜这样就没有机会亲口向你说明我的心意了……不过这样也好。

  谢谢你,在那一天出现在我的门口,一直以自己的方式陪伴在我的身边,在我最崩溃最绝望的时候引领我走向正确的方向。

  时间不但没有让我变心,反倒让我愈发喜欢你了。【笑】

  但是很遗憾地告诉你,这样的日子,也必须要结束了。前段时间一直觉得身体不适,拖到最近才去医院检查,医生告诉我是晚期,已经没有几天了。

  我果断拒绝了那种用各种医疗手段来强行延长生命的方式,回家来收拾东西。你拿到这封信之后,估计各种事项应该已经都被我处理好了吧。

  死亡就快到来,可我的内心非常平静,一点也不感到害怕。不如说我有点欣慰,终于能追上你的脚步,去你到过的世界,以和你相同的身份,再次相遇。

  可能到那一刻,我会有点生气,怪你为什么这么早就离开我,甚至想和你打一架——但是我一定会强压下这些情绪,给你一个大大的拥抱。

  我真的……好想念你啊。

  对了,最后几天我会离开我的家,去一个友人那里度过最后的日子。并非是想躲开你……只是不想让你看到我衰弱的样子。当然如果你看到了这封信,时间上也勉强来得及,你又非要找来……那我也没什么办法了。为了防止你到时候怪我不让你来,还是告诉你地址好了,就在XX路XX号。

  你若来,我便等着。

  无论如何,终于我就能站在你的对面,坦白地说出“我喜欢你”的字眼了。

                                                                                                    史昂

                                                                                                X年X月X日



好久没认真地产个粮了……_(:зゝ∠)_

虽然可能是多此一举……为了方便不知道这篇文用的这首歌的梗的小伙伴,在下面贴个歌词~【copy from 百度百科】

《粘着系男子的十五年纠缠不休》是日本虚拟歌手VY2所演唱的歌曲,以高虐著称。

       用给你的爱编织成的诗句
  十五年不间断的将它送出
  回信还没有来
  回信还没有来
  第一年是不顾一切的
  每天每天不停地写着
  执拗地舔着邮票的背面
  向你而去吧!我的唾液(心)
  第二年是不顾一切的
  到了家里着火都没注意到的地步
  从衣服的下端开始一路烧了上来
  注意到的时候已经只剩下领子了
  第三年已经得心应手了
  已经达到了文学的领域
  在mixi*把诗句贴在日记里
  加我好友的人一下子达到了上限
  第四年向杂志投了稿
  这已经发展成社会问题了
  决定了要出版诗集
  我把上班族的工作辞了
  用给你的爱编织成的诗句
  十五年不间断的将它送出
  回信还没有来
  回信还没有来
  第五年我已经是职业诗人
  在年轻女性*当中特别受欢迎
  但是我可是一心一意的
  其他人在我看来 就像是从羊栖菜上长出的萝卜一样
  第六年身体坏掉了
  诗已经超过两千首
  全身的骨头没有没断过的
  全身的内脏没有没坏过的
  第七年我痊愈了
  今天要把你比喻成什么呢
  是极限熨烫*呢
  还是复数内积空间呢
  第八年我也完全没变
  今天要把你比喻成什么呢
  是幕下第16枚的全胜优胜*呢
  还是AMPA型的谷氨酸受容体*呢
  用给你的爱编织成的诗句
  十五年不间断的将它送出
  回信还没有来
  回信还没有来
  第九年我遭到事故
  好像脑袋被很厉害地撞到了
  虽然我连自己的名字都忘记了
  可是只有喜欢你这件事情还是记得的
  第十年和第十一年
  记忆也还没有恢复
  就算如此我还是喜欢你
  我只想只想要你的回信
  第十二年和第十三年
  记忆也没有恢复
  我还是还是喜欢你
  除此之外我什么也没有了
  第十四年也还没有恢复
  每一天都很害怕很不安
  就算只有一眼我也想看看你
  就算只有一句话我也想对你说
  第十五年我的记忆恢复了
  想起一切后我哭了出来
  我想起来了
  十五年前你就已经死去
  用给你的爱编织成的诗句
  全部重叠在一起的话是不是就有一天能够传达
  在这个曾经有你的房间里
  我仍然每日创作不息
  已经再也见不到你了
  但是 爱仍会继续
  我曾以为我会再次见到你
  可是 你却再次消失而去
  用给你的爱编织成的诗句
  十六年不间断的将它送出
  回信还没有来
  回信还没有来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