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企鹅条

圈地自萌。常年冬眠。

给后天的概率论和接下来的细生有机【...】攒个RP,看书看得不成狗样的我撑着最后一口气爬上来发个【特别短】的段子混了六月份的更……

昂雅性转注意!!!!!!

不适者请右上角吧~


  数天的阴雨绵绵后,一个难得的晴天。史昂看着外面明亮又温暖的阳光,幽幽地叹了口气。

  真是适合去浪的天气。这么想着她把脸埋进了桌上仿佛无尽的复习题集里,眼睛却看向对面仍在奋战着的的那位。雅柏菲卡一手托着腮,另一只手仍在纸上刷刷地写着。

  想浪却不能浪的烦躁心情,在这一刻平静下来。她维持着这个趴着的姿势,呆呆地注视着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己的目光的雅柏菲卡。

  “雅柏菲卡。”

  “嗯?”将一束头发捋至耳后,雅柏菲卡没有抬眼,她的思绪仍然沉浸在眼前的题中。

  “我喜欢你。”

  写下一个突破性的f(x),雅柏菲卡松了一口气,“嗯。”她这么应道。

  “……”

  “怎么了?”她终于察觉到有些不对劲。

  “你不觉得……你应该有更多一点的回应吗?”史昂循循善诱,“比如,‘我也喜欢你’?”

  “嗯,”雅柏菲卡点头,“我也喜欢你。”说罢低头继续写。

  “……”

  “…………”

  “…………………”

  “不是,雅柏菲卡,你真的知道我是说哪个喜欢吗?”

  “?”雅柏菲卡迷茫地抬起头。

  “果然……”史昂无奈地用手挡住脸,调整了下心态,“想要追你的‘喜欢’啊。”

  雅柏菲卡笔下的定积分符号最终没写完,尴尬地卡在一半的位置,留下一个深深的墨点。



【这个括号叫做,也许有后续,也许没有】


女孩子真好啊_(:зゝ∠)_

百合真美啊_(:зゝ∠)_

好想肝这个哦可是在那之前我得先把考试给干了_(:зゝ∠)_

扶朕起来朕还能学……【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