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企鹅条

圈地自萌。常年冬眠。

离子爱情故事

一个有病的脑洞,随便看看就好。

脑洞开在对有机化学课本发呆三分钟之后【】

涉及若干化学知识,我尽可能解释地简单一点……_(:зゝ∠)_

  雅柏菲卡是个平凡的三价铁离子。

  作为金属离子家族的一员,他们的人生……啊不对,离子生中非常重要的事情之一,便是找到一个合适的阴离子,提供几个空轨道给阴离子的电子填,形成若干个紧密的配位键,构成一个再难拆散的配位化合物。

  这个结合过程并不难。只要看对了离子,结合顺利得就像氨气遇见水,你让出几个空轨道,我提供几个孤电子对,顺顺利利和和睦睦地解决了。

  可到了雅柏菲卡这里,事情却难办了。

  虽然他是一个长得不错的金属离子,战斗技能也不弱,论氧化能力甚至可以排在碘离子前面,但却总给其他离子一种“生离勿近”的气息。大多数阴离子只限于远远观望欣赏,真正靠近来求结合的却一个都没有。

  至于原因……说起来即简单又无力。

  他没有空轨道。

  他·没·有·空·轨·道。

  价电子层的最外层,本可以容纳下十个电子的五个轨道,好巧不巧雅柏菲卡偏生每个轨道都有一个电子。电子虽不多,但拿不出空轨道,自然没有阴离子会来和他形成配位键。

  生来既定的事情没办法改变,雅柏菲卡也不抱怨,只是坐在一个角落,远远地看着成双成对飘过的配位化合物,时不时拨弄一下自己轨道上那些个孤零零的电子。

  孤零零的呢……就像我一样。

  这个状况一直持续着,直到有一天,一个从天而降的阴离子闯入了他的小世界。

  是的,从天而降。原子核着地。

  “痛……”这个阴离子用多出来的孤电子对按在刚才摔了的位置,抬头看见了正呆呆地望着他的雅柏菲卡,眼睛一亮:“你是三价铁离子吧?长得真可爱!”

  雅柏菲卡没有说话。一直以来对他不吝赞美之词的阴离子有很多,但当他们认识到自己并不能和他们结合之后,都失望地离开了。这次的这个阴离子,也难免经历这样的失望吧?

  “我是氰根。”史昂笑了笑,“好巧我们一个阳一个阴,不知你是否愿意……”

  “不行。”

  “诶……?”没想到被这么干脆地拒绝,史昂呆滞了一瞬,“我的孤电子对不多的,不需要你很多空轨道……”

  “谢谢,真的不行。你看不出来吗?我没有空轨道。”雅柏菲卡刷地一下放出自己的最外层轨道,五个孤电子安静地悬停在空中。

  史昂先是一愣,向半空中那些孤电子伸出手。不可思议的,那些电子仿佛受了召唤一般,飞过来落在他的掌心。

  雅柏菲卡惊异地看着这一切:“为什么……”

  “如果我说,这不是问题,你愿意和我……”史昂有些紧张地咽了口水,“结合吗?”

  雅柏菲卡看着这个冒冒失失来到自己面前的不可思议的氰根。他的电子在这个阴离子手里仿佛很自在,甚至还有一个往他手里蹭了蹭。最终他点了点头。

  笑容慢慢地在史昂的脸上彻底绽放:“太好了!”他的手心放出光芒,属于雅柏菲卡的电子突然间运动加快了数倍,雅柏菲卡的表情一滞,显然这些电子的变化也影响到了他。

  史昂伸出另一只手按住雅柏菲卡的后脑,将自己的额头与他的靠在一起:“别怕,都会过去的。”

  电子们越跳越快,最后五个孤电子猛地一震,重新排列在三个轨道之内,将两个轨道空了出来。

  雅柏菲卡震惊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我可是,强场配体啊!”

*配位键的成键方式,都是,头~对~头~

*原理和一些设定戳这。强场配体就是这样一种强行改变电子排列方式的bug存在

评论(8)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