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企鹅条

圈地自萌。常年冬眠。

【昂雅】交错【终章】

Part.A

13

  奇迹最终没有再出现。

  战斗接踵而至,让史昂没有空隙和闲暇思考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同伴还在一个接一个地离去,有时候他也会暗想着:为什么偏偏是自己一直活了下来?那么多强大的,年轻的,不该如此早地画上句点的生命……为什么偏偏是弱小的自己?

  他偶尔会思考这些问题,但并不会在这些上面纠缠太久。他明白,询问这些毫无意义,他所能做的,只有背负起同伴们未了的愿望,继续向前。

  哪怕前方是死亡也好,是独自一人的路途也好,是无尽的战斗也好……他继承了同伴们的意志,只能一路向前。不能回望,也无法回望——那些美好的悲伤的失落的幸福的画面,都成了再也回不去的过往。而他所前往的地方,是未来。

  是雅柏菲卡,是无数同伴以生命为注赌在他身上的未来。因此他不能任性,不能被过去所缚。

  他要实现愿望。

  他自己的,雅柏菲卡的,还有所有已牺牲的同伴们的愿望——

  给这片大地,带来爱与和平,带来光辉美好的未来。

  这是他们这一代战士,共同的夙愿。

 

  圣战结束了。他作为黄金圣斗士唯二的幸存者之一,接受了教皇的身份,而童虎则被派去监视魔星。留给他的,是一个百废待兴的圣域,任务艰巨,但他并不为此而烦恼。

  这回轮到他来守护了,这份未来。

  他还是很忙碌。但并不是忙着战争,而是忙着建设。至少后者不像前者一样带给人那么多的悲伤和沉重,而是给人带来希望的。

  他偶尔也会去给战友扫墓,带着几壶酒,在一些墓碑前坐一坐,絮絮叨叨几句。有时候会忍不住伸手去抚摸某个墓碑上刻着的名字。

  ALBAFICA。

  他们后来在哈迪斯城的废墟中,只找到已经重新合体的双鱼座圣衣。雅柏菲卡的,师尊的尸体……都没能找到。手下犹豫地问他是否还要继续搜寻,他看着眼前看起来怎样也无法翻完的废墟,目光垂落:“算了吧。”

  他还有很多的战友遗体甚至不知位于何处,根本无法寻找。而至少,他知道他们安眠在这里。在这个他们赌上性命与神和命运一搏的战场。

  有时候他也会想起那位来自另一个世界的雅柏菲卡。不知道他是否回到了原来的世界,不知道他过得好不好。想着想着,他不禁有些嫉妒起那个世界的自己来。

  至于雅柏菲卡留下的那句话……这么久过去,他的理智逐渐战胜了冲动的情感。那句话或许是雅柏菲卡在最后来安慰自己的也说不定。他已经不再像从前那样,固执地等待一次约定的相逢,只是在心底的某处,仍然隐隐地相信着什么。

  尽管他自己也不能明白这么相信的理由。不过罢了,谁让那是雅柏菲卡呢。

  如果是他的话,是不需要什么“相信的理由”的吧。

 

 

  “雅……雅柏菲卡?”史昂声线颤抖着轻声问道。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亦害怕声音再大一些会将这个梦境惊扰。他已经很久没有再做过有眼前这位青年的梦境。

  “是我。”蓝发青年微笑起来,他们的周围是一片蔷薇的花海,无数花瓣在空中飞舞。“我说过,我们一定会再次相见的。”

  史昂的手轻轻抚上眼前那人的脸:“你是……真实存在的吗?”

  青年并不躲闪,保持着微笑:“你知道答案。”

  史昂的目光黯然了几秒,随即勉强振作了起来:“那么,这是哪里?”

  “你的梦境。”

  “那你……”

  “不是你幻想出来的。”仿佛知道对方想问什么,雅柏菲卡打断了他的话,“我也是雅柏菲卡,不过是他的‘思念体’。他还有一些尚未传达的话语,并且知道你也一样,于是我诞生了。”

  “雅柏菲卡,我……很抱歉。”

  “你没有什么可道歉的。”

  “可是我……我从第一次看着你在我眼前伤痕累累地倒下的时候,”史昂垂下眼,“就一直很怨恨自己的无力。如果我能再强大一些的话,是不是就不是那样的结局呢?而第二次……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你赴死,却什么也无法改变。”

  “都已经是教皇了,想法怎么还停留在原地呢。”雅柏菲卡无奈地调侃,他明白这是史昂的非解开不可的心结,“听着史昂,这不怪你。那是我自己选择的道路,就算为此而死,我也绝不会懊悔遗憾,不如说我会以此为傲。战死沙场……是作为战士最好的结局。”

  “你不必为自己没能力保护我而懊悔不甘,你看,就连我自己,不是也差点没能守护好那个村庄吗?我很感谢你那时出现在那,替我守护了那个村子。我们都有各自的极限,而且……”

  “我知道你已经非常努力了,谢谢你。”

  这句话揭开了一个一直强撑着关闭的盖子,各种情绪从史昂心底奔涌而出。他怔怔地看着站在对面的雅柏菲卡,任由对方的手覆上自己的头。手心的温暖从头顶传来,像电流一般传遍全身。仿佛有什么重担被一下子卸下来,又好像在这个瞬间得到了承认一般。

  啊糟糕,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争先恐后地往眼眶上涌……

  “真是的。”雅柏菲卡有些无奈地说道,下一秒他拥了上来,将下巴轻轻搁在史昂的肩膀上,在他耳边说,“这样就不用担心被我看见不想被看到的样子了吧?”

  史昂没有回答,他只是抱紧了这个存在于他的梦境,在他醒来就不复存在的人——尽管此刻他的身躯如此温暖。

  过了一会他松手,虽然仍挂着泪痕,但脸上分明是带着笑容的:“你是来道别的吧?不笑着道别有点说不过去呢。”

  雅柏菲卡愣了一下,也笑了起来:“真是的,一眼就看穿了么。你没说错,不过在那之前——”

  “我还欠你一句道谢。史昂,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情才好。我是个笨拙又迟钝的人,一点都不会直面自己的心情,只会不停地给自己找借口逃避。我试图避开与所有人的交往,天真地以为这样就不会伤害到任何人……是的,孤独的只要是我一个人就好。这是我自己选择的道路,我也决心在这条孤独之途上走下去。”

  “所以我忽略别人的好意,明明期盼着温暖却只给出拒绝的回答。我很自私吧,史昂,我感受着你给予我的温暖,却又一昧地逃避……明明想着不要伤害任何人,却无法拒绝你的温暖,更无法给予你回答。”

  “所以我现在……必须把这句话告诉你,作为对你一直伸出的手的回应——”

  “十分感谢你一直以来的陪伴。正因为你的陪伴,我的天空不再是单调乏味的灰色。你让我的天空,拥有了色彩。”

  “这是我真正的,无论如何都想传达给你的心意。”

  史昂听罢,沉默了一会,大概是在构思怎么回话吧,雅柏菲卡也耐心地等待着。过了一会,史昂抬起头:“呐,雅柏菲卡,这是最后一次相见了吧?”

  雅柏菲卡没想到他会抛出一句这样的问句,一下没反应过来:“……没错。”

  “这样的话……那说出来也无所谓了吧。”

  “?”

  “雅柏菲卡,我喜欢你。”史昂认真地说,“或许最开始只是想让你摆脱独自一人的陪伴,但到后来我发现那心情并不只是这样。那是喜欢一个人的心情,那是甘愿与你结下无法解开的羁绊的心情。是这份喜欢的心情让我无视你的拒绝不断地靠近你,想要给予你温暖,想要让你知道无论面临怎样的困境,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这些话一下让雅柏菲卡想起自己在另一个世界的许多经历。他不禁微笑起来。

  ——你是否愿意为了一个人,放弃如云般的自由,从此心甘情愿有了羁绊。

  ——我愿意。

  “……我知道。我也是。”

  “……你说什么?”史昂对自己的耳朵表示了怀疑。

  “我说,我也喜欢你,史昂。”雅柏菲卡耐心地重复了一遍,他感觉到了自己已经在开始消失。

  “喂,雅柏菲卡,你的身体……”

  “时间差不多了,毕竟我只是‘思念体’啊。那么接下来……该道别了。再见了,史昂。要好好地活下去,将我,和那些同伴们没有机会抵达的未来……延续下去。”

  “我会的。”史昂拼命地保持着微笑,承诺道。

  这次一定要……不再用悲伤的眼神,而是微笑地道别。

  “再见了,雅柏菲卡。”

  模模糊糊地,那个在逐渐消失的身影微笑了。

  再见,史昂。

  很高兴……最后还能有这样一次机会,将心意传达给你。

 

  史昂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鸟儿在外面欢悦地叫着,他有些迷糊地坐起身,发现枕头好像湿过。

  只有他一个人。

  他慢腾腾地穿上法衣,戴好三重冠,打开门。外面的世界一片明亮,又是新的一天。

  好像有什么改变了,又好像什么都没有。他迈着步子前往教皇厅,那里又有新的公文正等着他。

  至少,在他之后的漫长人生中,他未曾忘记,有过一个人,给予他温暖和前行的勇气。

【Part.A END】

 

 

Part.B

  雅柏菲卡慢慢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史昂的焦急神情:“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他的大脑一片空白。他睁开眼看到的景象太过熟悉,熟悉到让他怀疑自己是否在做梦。记得的最后一个场面是他燃烧全部小宇宙向哈迪斯投去白玫瑰,然后仿佛有什么人在自己耳边说了些什么……

  然而现在他躺在自己的房间,耳边是史昂不停的询问,“感觉好点了吗?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他试图坐起,很快发现身体有种像是刚发过烧之后的无力感。史昂急忙扶住他,并在他身后放了个枕头。

  “别不说话啊雅柏菲卡!”

  脑中的思维渐渐恢复清晰,他眨了眨眼:“我……应该不是做梦吧?”说着便掐了自己一下。

  “咦,好像不是。”

  “你突然就晕过去了!我本来以为你的烧差不多要退了,谁知道温度又上来了!如果过一会你再不醒我就真要送医院啦!”史昂继续碎碎念着,不忘用额头试了一下温度:“嗯,不热了。”

  “史昂……”

  “嗯?”注意到雅柏菲卡的一脸茫然,史昂停止了絮叨。

  “我……回来了。”

  史昂默了半响,把这句话的含义反反复复消化完毕之后,终于放下心似的松了一口气,欣喜的笑容慢慢绽开:“嗯,欢迎回家!”

  这句话差点把刚恢复过来的雅柏菲卡刺激到想流泪。

  家?

  是的,回家了。

  “听说你给我种的花开了……”

  “诶?是的!之前瞒着你悄悄种的哟!本来想你生日的时候给你个惊喜来着!你再休息一下,明天我们一起去看吧。都快过花期了,不知道为什么还剩一朵没谢呢!肯定是特意为你留着的!”

  “那个世界的你真是笨蛋。”

  “那个世界的你也不差。”

  “……”

  “他们……能够传达彼此的心意的吧?”

  “……一定能的。那可是史昂和雅柏菲卡啊。”

  轻笑的声音。

  “也是呢。”

  “那可是……另一个世界的我们啊。”

  不管再怎么别扭,不管有过怎样的经历……史昂和雅柏菲卡之间,一定存在着不可磨灭的羁绊。

  我们,和他们,都是这么坚信着的。

  永远不变的,交错着的羁绊……

  最后那朵矢车菊在风中摇摆着,对着阳光舒展着自己的每一片花瓣。

 

【Part.B END】

全文终。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6)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