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企鹅条

圈地自萌。常年冬眠。

【昂雅】交错12

【套用并改动原作剧情注意】

Part.A

  12

  自己也不能理解自己的行为,身体就这么行动起来,赶向哈迪斯城。分明自己比谁都清楚,根本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自己,勉强掌握了一点战斗技能,就前往存在着将圣斗士实力削弱为原本的十分之一的结界,并且遍布敌人的哈迪斯城有多么危险。但心底仿佛有个声音在催促着自己前行:快些,再快些——

  否则你一定会后悔的。

  这并非逞英雄,也并非对自己的实力有足够自信,他不过是想,像这个世界的自己与米诺斯对战时,史昂赶过去一样,来到他的身边,实现和他共同战斗的约定而已。

 

  一路消灭许多杂兵,雅柏菲卡终于来到一扇门前。里面大概是战场,不断有激烈战斗的声音传出来。他没有贸然闯入,而是决定先站在那弄清楚情况和局势。

  “既然要赌命的话,就活下去将命堵在值得赌的未来上!”

  “积尸气转灵波!”

  “人类果然是愚昧到无可救药啊……但是干得漂亮。”

  “这样就能破除最后的结界了……”

  “……”

  “修普诺斯面对人类就这么大意,明明是这么容易就能杀掉的,人类这种存在。”

  “哈迪斯!!”

  局况突变。本已拼死一搏战胜睡神的白礼,在突然出现的神明面前倒下了。这突如其来的转变和史昂用掺杂着悲愤的声线喊出的名字都使雅柏菲卡吃了一惊。

  哈迪斯?那位冥王在这时现身?

  “不可饶恕……星屑旋转功!”

  然而这饱含着愤怒的一击并没有收到实效。那边的冥王仿佛毫不费力地将史昂的攻击反弹了回去,将史昂狠狠地砸在地面上。

  “人类……就是如此的不堪一击,柔弱如虫豸一般。那边的小虫,”冥王一挥手将门打开,“你也是和这些人一样,来将自己的生命白白送上吗?”

  史昂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那里站立着的身影是那样熟悉。

  “雅柏菲卡!!!”

  那人影没有作声,只是跨过门槛迈了进来,每一步都走得坚定。

  “为什么?为什么要来这里?你明明……”

  你明明可以不用承担这份本不属于你的,作为战士的责任。你明明可以等结界被破除之后和希绪弗斯率领的大部队一起进攻。

  可你为什么……还是在此时此刻,出现在这里?

  “那么请告诉我,史昂,你出现在这里的理由呢?”

  “我只是想和师傅一起战斗而已!可是你没必要……”

  “那么我也答应过你,再一次和你共同战斗。这就是我来这里的理由。”

  “你……”

  “双鱼座的那个人类,”刚刚一直没发话的哈迪斯突然开口,“我曾看见你的星座和米诺斯的一起在星盘上暗下去。孤容你几分钟,在你再一次死去之前为你的复活做个说明吧。”

  “我想你搞错了,哈迪斯,”雅柏菲卡看了史昂一眼,摆好战斗架势,“我来这里是为了战斗的,而不是做什么说明来满足你的好奇心的。”

  “食人鱼玫瑰!!”

  “星光灭绝!!”

  璀璨的星光伴着黑玫瑰直冲哈迪斯而去,目标只有一个,这回一定要……打中他!

  “不知悔改。”哈迪斯冷哼一声,只是简单地挥了挥袖子,便将攻击无效化,下一秒冥王那极具压迫性的黑暗小宇宙覆压上来,将两人狠狠地压在地上动弹不得。

  “史昂大人!”那边传来让叶的呼喊,史昂试图起身,奈何那压迫力实在太大,他仍旧无法动弹。

  “现在只剩你了。怎样,想好遗言了吗?”哈迪斯脸上挂着渗人的微笑,看向最后剩下的站着的女战士。让叶咬紧了牙关,她的身躯的每个细胞都在疯狂叫嚣着提醒她即将来临的危险,尽管屈辱,但她不得不承认,身为战士的她,在面对冥界之王哈迪斯时,仍不可避免地产生了一丝惧意。

  但是,作为战士,即便再害怕恐惧,也要勇往直前!就是为了继承白礼师傅的遗志,她也不能退缩!

  “哦?可敬的勇气。但这勇气在神面前,实在是愚蠢得可怕。罢了,”哈迪斯挥了挥手,小宇宙的重压便压上了让叶,让她也被压在地上,“请你们看出好戏吧。”说罢他亲手将最后一层结界解开了。

  那边正在焦虑等待进攻的圣域军队面前突然出现了教皇的身影,他们欢呼着庆祝教皇的平安归来,这时“教皇”发出进攻的指令。无数士兵们斗志高昂地冲上去,却没看见“教皇”脸上挂着的诡异笑容。下一刻他们变成了交错躺着的尸体,血流满地。

  “你这……混蛋!”今天接二连三发生的事让史昂来不及悲伤,他心中此时只有熊熊燃烧着的愤怒火炎,同时又充斥着无法与神为敌的冰冷绝望。

  要怎么办才好……尽管很想给师尊和同伴们报仇,但现在的他连哈迪斯的一根手指都碰不到!

  “史昂。”

  这个名字被雅柏菲卡轻轻吐出。雅柏菲卡曾叫过许多次他的名字,但只有这次,给他的感觉有什么不一样……

  “你的念动力,是我们所有人中最优秀的吧。”

  史昂仿佛明白了什么,睁大了眼睛:“你要……?”

  “我要你带着让叶,从这座城堡里出去,告诉其他人这是哈迪斯的陷阱。”

  “那你呢?!”

  “我会为你制造出那个离开的机会。”雅柏菲卡说完,挣扎着起身,结界解开后他的力量也有不少的恢复,至少能勉强抵御那重压了。

  “雅柏菲卡,不要!这样你会……”

  “会死,是吗?我并不畏惧死亡,而且如果我的死能换来更多人的生的话,我相信这个世界的我也会这么选择的吧。”

  “更何况,为什么要认定我一定会死呢?”雅柏菲卡的嘴角噙着一抹微笑,“我们一定会再相见的,我和你约定。”

  “在那边自说自话什么呢?我可没打算放你们中的任何一个走哦?”一边的哈迪斯发出一声冷哼,再一次举起了手。黑色的袖子扬起,那是死亡和绝望的色彩。

  冥界之神——哈迪斯。

  “不试试怎么知道。”雅柏菲卡闭上眼,积蓄着那股力量。当他再睁眼时,属于双鱼座的金色小宇宙已经燃烧至顶峰。

  “史昂,我也相信着这个世界的你们的未来……”雅柏菲卡轻声说着,“所以我将赌注押在那之上!”

  “血腥玫瑰!!”

  他将白玫瑰奋力掷出,全力射向敌人的心脏。

  史昂强忍着心底翻涌着的情绪,跑过去拉起让叶。

  猛然间一片白光包裹了这个大厅,哈迪斯猛然间被晃得睁不开眼,只能放弃之前的姿势伸手稍微护住眼睛。

  史昂意识到这是个绝佳的机会,燃起金色的白羊座的小宇宙。

  雅柏菲卡突然觉得一切都很恍惚,世界在眼前不真实起来。自己的灵魂仿佛脱离了这具身体,他闭上眼,无意识地向后倒去。

  一只手扶住了他。一个声音在他耳边轻声说:“辛苦了,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他努力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身着双鱼座圣衣的另一个自己,正微笑着看着他。

  “回去吧。他为你种下的花,开了哟。”

  说完,他的手被松开了。他感到自己仿佛被什么托起,去往另一个世界。

  回去……?

  这样啊……那就回去吧。

  回到他所熟悉的,并且深爱的世界……

  穿着双鱼座圣衣的雅柏菲卡目送着另一个自己消失,同时实体的感觉逐渐地在他体内恢复。

  再见了。

  存在于另一个时空中,不再孤身一人的我……*

 

  史昂终于在白光消逝前瞬间移动到城堡外,他还不甚明白刚刚发生了什么,只记得在最后一刻映在自己眼前的画面,雅柏菲卡回头看了自己一眼,眼神温柔。

  他对他做出了口型,嘴唇无声地开合。

  “必,再,相,会。”

  下一刻,雅柏菲卡迎着冥王放出了他的最终招式——

  “深红荆棘!!”

 

  在半空中想到些什么的史昂惊愕地差点松开拽着让叶的手。他从未教过雅柏菲卡这一招,雅柏菲卡在得知自己体内的毒血后也婉拒了他的继续指导,按理说他应该不会这一招才对,除非……

  除非他是属于这个世界的,原本的雅柏菲卡!

  错乱的时空,总算是调转回来了吗……!

  到达地面后,他和让叶急忙去通知剩下的圣域军,让他们不要放松警惕地闯入城堡。而在某一次转身时,他看见原本耸立着的城堡,哄然坍塌。

  “雅柏菲卡!!”

 

  史昂不知道那天自己是怎么回去的。哈迪斯放弃了地上的城堡,去往了天空中的The Lost Canvas。雅典娜军也已经收兵,商量下一步对策。他却一直很恍惚,脑中只有那倒塌的城堡和雅柏菲卡最后留下的话。

  他说“必再相会”不是吗?他和自己约定过的不是吗?雅柏菲卡一直非常重诺,从不食言。

  那么……雅柏菲卡,哪怕是奇迹也好,请再像上次那样,出现在我的面前吧。

  请让我再一次感受到你的小宇宙吧。

  求你了。

  我只是不想再一次失去你。

  他环顾着白羊宫的一切。记忆的画面一幅幅涌现,在这台阶上,他曾对他发出共同作战的邀约;在这间卧室里,雅柏菲卡竟不做多想地接受了他的床;在那个清晨,他时隔多日,再一次感受到了来自双鱼座的雅柏菲卡的小宇宙;在双鱼宫的训练场里,他一脸认真地问“你喜欢他吗”,在引导自己探寻内心之后,在自己感叹再没机会时告诉自己“他会回来的”;在白羊宫质问他“你眼中看到的到底是谁”。

  记忆清晰如昨日。

  他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

  呐,出现在我眼前吧,雅柏菲卡。就算继续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也好,就算继续对我失望发怒也好……

  只要你能,再次出现的话……

  他睁开眼睛。眼前空无一人。

  “啊啊,真是的,我在干什么呢。”

  史昂慢慢地笑了起来。好像有什么奇怪的液体滑落了下来,他没有去理会。

  如果是你说的,一定会再相会的话,那我就这么相信着好了。

  相信着终有一天,我们能再会吧。

*“存在于另一个时空中,不再孤身一人的我”出自黑塔鬼。


评论(4)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