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企鹅条

圈地自萌。常年冬眠。

【昂雅】交错07

07

  眼前那个身影在小跑了几步后转身,朝他招手:“这边!”阳光见缝插针地从纵横交错的枝桠间洒下,摇晃着投在史昂的脸上。

  雅柏菲卡只得加快脚下的步伐,跟了上去。他不明白史昂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突然对他说“要给你看个东西”,又在他追问是何物的时候神秘兮兮地说“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于是他就这么被扯了出来——事实上来到这边后他很少出门,他纵然对这个新地方有些好奇,却也不愿随便一个人跑出来手足无措地面对这些新鲜玩意儿,更何况他也不愿意去给史昂添麻烦。

  在这条街道的末尾,竖立着当下亮着红色的信号灯。随着那个路口越来越近,他的脚步渐渐放缓。尽管在这个世界的时间也不算短,他仍未克服内心对那种在路上迅速掠过的大型机械的恐惧。那一大块没有眼睛的冰冷金属,要如何像拉车的马一样辨别何时能够驰过而不撞到行人?而坐在暗乎乎的车厢里的驾驶的人又怎么能看清楚车外的情况?这些疑惑让他始终对近距离的车心存畏惧,但他总不可能对史昂说“我不要去那里,我怕那些车”吧?

  对面的信号灯仍旧是红色。他终于到了街口,犹豫了一下,走上前站在早已等在那里的史昂身侧。史昂偏头冲他笑笑,神色里没有对他来迟的责备。又有许多车辆从眼前飞驰而过,一辆接着一辆,安在车底下的轮子转得飞快,他下意识向后退了半步。然后雅柏菲卡才想起自己似乎不该表现出自己的怯懦,特别是在史昂面前。用余光悄悄打量了对方几眼,所幸史昂此时看起来神色如常——不知为何他松了口气。

  绿灯亮了起来。车队停了下来,安稳地卧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让他想到伺机等待捕食,随时就会扑来的猛兽。正前方还有一些从角落里绕过来的车辆,亮着一边的车灯在路口转弯。可是他不能退,他得走过去。雅柏菲卡深吸了一口气,打算向前迈步。

  正在这时史昂做了个让他惊讶的举动——他牵住了他的手。下意识想要挣开,手指在抖动了一下后才想起在这个世界似乎是没必要的。于是手停下了动作,他扭过头去看另一只手的主人,正对上一双清浅的眸子。那里面没有任何的做作和掩饰,清澈纯粹得像是能一眼望到底,却能让人从其中感受到一些温暖的东西。

  那暖意,和手心里传来的一样,足以使冰冻已久的坚冰开始悄然融化。

  “马路上车多,所以……”史昂卡住了,不知道接下来的措辞该如何继续。雅柏菲卡也没有等他说完,他将头转了回去,先向前迈了一步:“走吧,不然一会绿灯要结束了。”

  史昂连忙跟上,走在了比雅柏菲卡前半步的地方。也许是错觉,他感觉到那只不久前第一反应是挣脱的手轻轻地,回握了一下他的手。

 

  他们最终停在了一栋楼前。那栋楼房并不高,楼顶上天台的铁栏杆反射的阳光有些晃人眼。楼的侧面爬上了一大片的爬山虎,一有风吹过就激起了绿色的波澜,倒也壮观。

  “这是我们做实验的地方……咳咳,当然,我们今天来这里不是为了做实验的,”史昂说着推开了楼道的门,“走吧,我们上天台去。”

  天台上的风比地面上的要大些,雅柏菲卡理了理乱掉的发,跟着史昂向天台边缘走去。他一直在猜测史昂究竟想做什么,直到他看见角落里出现的那个花盆。

  史昂小心翼翼地把花盆抱到围栏的扶手上晒得到阳光的地方,雅柏菲卡得以看清它的真面目。那花盆里生长着一株不算大但看起来长势不错的植株,暗绿色的叶片在阳光之下优雅地伸展着,中间已经开了一朵花,细小的蓝色花瓣层层叠叠地挨在一起。那蓝色从花心处向外一点点变浅,深的像稍远之处的海水,而浅的则让人想起一尘不染的明媚天空。

  “喜欢吗?”

  雅柏菲卡注视着藏在叶片下的一个花苞,那颜色也是蓝的,不过比盛开的花瓣的蓝色要深些,像是那蓝色由浅至深沉淀了下来:“很美。”

  “这是矢车菊,我之前特地向别人要了种子种下来的,倒也真的养活了……我算了花期,本打算在他生日的时候再给他一个惊喜的,所以一直在这边养着,也没跟他提过。”史昂看着那花朵,眼神里盛着温柔之意,因此他没有注意到雅柏菲卡一瞬的愣神。

  “这么说来,今天是他的生日?”雅柏菲卡把视线从那花转向史昂,心里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现在站在这里的本不应该是自己才对。

  “嗯。虽然这也算不上什么珍贵的礼物,不过这花一旦开了很容易就谢了,所以就自作主张地把你拉过来陪我赏花了。而且看你这几天一直呆在家里,没闷坏吧?”史昂转头笑了笑。

  “没事。不过还真是可惜呢,他没有及时看到这花。”

  史昂摇摇头, “以后,总会有机会的。”

  雅柏菲卡垂下眸子,没有回话。矢车菊细小的花瓣在风中微微颤动,给了他一种也许下一个瞬间就会有花瓣被风扯下来带向远方的错觉。是的,这个世界的他们还有很多的以后,还有很多的花可以赏,有很多的架可以吵,亦有很多的机会用来和好。他们还有很多的时光可以共处。

  不知为何,他突然,有点羡慕。

 

  “其实,最衬他的花,并不是这朵矢车菊啊。”史昂打破了沉默,挑起了另一个话题。

  雅柏菲卡看着史昂。他心里已经有了一个答案,但还是想听一听史昂的说法。

  “和他最相配的花朵……应该是蔷薇才对。美丽又孤傲地绽放的同时,还一直举着那些与生俱来的刺。不过或许正是因了有刺,这花才显得与众不同,才足够吸引人的欣赏目光。可是……”

   “可是?”

   “有能保护自己的刺当然很好……只是,一直一直举着那些刺防备着整个世界,与旁人划出距离,这样的话不是太累,也太孤单了吗?”

  雅柏菲卡心头一颤,他没有答话,只是注视着对方的眼睛。

  史昂自顾自说下去:“所以我啊,并不希望他像那蔷薇一样呢。于我而言,我所注重的,我喜欢的,是那一株花,而并不单单是它那被刺衬托出来的与众不同。说到底,我希望的,不过是他能以轻松的心态来面对这世间的一切吧。就像那句话所说——”

  雅柏菲卡看见史昂的嘴唇一开一合,像是在缓慢又郑重地说出最重要的誓言——

  “愿你被这世界温柔相待。”

   要知道,矢车菊的花语,是幸福呢。




有糖堪食直须食【。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