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企鹅条

圈地自萌。常年冬眠。

【昂雅】交错05

Part.A

05

  来到一个位于双鱼宫附近,较为偏僻的训练场,此时这里没有其他人在训练,也正合了史昂和雅柏菲卡的意。不管怎么说,雅柏菲卡也不喜欢在自己“回忆”那些招数的时候被围观。

  “让我想想,首先你的那套近身战术倒是不错,但是面对敌人的时候只会近身战是不行的,你必须学会一些长距离攻击……”史昂回忆着以前雅柏菲卡的招数:“虽然现在的你不记得,但你的潜意识,或者说你的身体,还是明白那战斗方式的。”

  “但关键是要让我记得。”雅柏菲卡摊了摊手。

  “是的……所以我们一步步来。他曾经的招数,都离不开那个——”雅柏菲卡顺着史昂的目光看去,一大片红玫瑰出现在视野中。

  “玫瑰?”雅柏菲卡有些惊讶:“那能做什么?用上面的刺扎死敌人?”

  史昂无奈地解释道:“那玫瑰不是普通的玫瑰。”说着向那片玫瑰地走了几步,但不敢靠太近:“它们,有毒。”

  风从身旁呼啸着掠过。雅柏菲卡看了看那些玫瑰,又把目光放回史昂脸上,下意识重复了一遍那两个字:“有毒?”

  “是的。它们的香气都蕴含着足以致命的毒素,能够杀死敌人。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个用毒的冥斗士吗?毒在战场上可以是非常有利的因素。不过就算是身为黄金圣斗士的我们,也不能靠那片玫瑰太近。”

  “那为什么……”

  “为什么你能接近并使用它?这就是我接下来要和你说的——双鱼座的圣斗士,每一代都具有抗毒体质。”说罢,史昂停顿了一下,“这种抗毒体质能帮助你抵抗绝大部分毒素的侵扰,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对战的冥斗士吗?其中一个用毒偷袭了我,而你没有受到那毒素影响也是拜这所赐。”

  雅柏菲卡看向自己的手心:“听起来……很神奇。”

  史昂看着雅柏菲卡脸上流露出来的难以置信,嘴角上扬。接下来要教雅柏菲卡如何用这玫瑰战斗……可不是件简单的事呢。

 

  之后史昂向对方讲解了魔宫玫瑰、白玫瑰和食人鱼玫瑰的不同和各自的用法。但是只有最后那一招他并不想现在就告知雅柏菲卡,就像他也还未告诉对方抗毒体质正是因为体内毒血的存在一样。

  最后一招,燃烧生命用自己的毒血转化为武器来攻击敌人的——

  深红荆棘。

  现在还不是时候,也没必要这么早让他为毒血的事困扰。史昂看着不远处练习着投掷玫瑰的雅柏菲卡,对自己这么说道。就连他自己也不清楚,这句话究竟是否是用来安慰自己的。

 

  经过大量练习后,就算是黄金圣斗士的体格,也会有些气喘。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群星出现在了夜空中。雅柏菲卡离开训练场,到史昂身边坐下,调整着自己急促的呼吸。经过这些天的训练,他对那些招式也越来越熟悉,而这进度快得令他惊讶——毕竟,虽然他没有记忆,身体却还记得。那些发招的动作姿势,身体的感觉无比熟悉。

  史昂笑着说:“辛苦了,这些天进步很大呢。”

  雅柏菲卡摇了摇头:“只是现在的精准度还不够,无法保证每一枝玫瑰都命中目标……这样可能会造成无辜者的死亡。”

  “你很努力了,”史昂的手犹豫着伸出,在对方头顶轻轻拍了拍,“现在先休息会吧。”

  出乎史昂的意料,雅柏菲卡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不过是看了他一眼,便将视线转向了远方。现在的雅柏菲卡还没有那种难以亲近的气场——这非同以往的一点让史昂怀揣着复杂心情。一边为他终于没有刻意强求自己远离所有人而高兴,一边则有愧疚感悄然滋生。

  他知道毒血这件事没有办法瞒太久,迟早要告诉雅柏菲卡。无论是作为雅典娜的战士,还是并肩作战的同伴,史昂都必须把这可能会无意间伤害他人的毒血的存在告知雅柏菲卡,这是他的责任和义务。只是,只是啊,等雅柏菲卡知道了毒血的全部事实,他还会像如今这样靠近人群,主动与人交流,甚至对他的触碰毫不躲闪吗?

  史昂熟悉那个骄傲,倔强,却又十分温柔的双鱼座战士。那个人一定不能允许有人因为自己的缘故而受到伤害的,所以他一定会再次远离所有人,包括史昂在内。这样无可改变的结局……他不想让它过早来临。

  至少,让雅柏菲卡不用独自背负起这禁忌毒血的时间,再长一些吧。他暗自想着,天上诸星沉默着闪耀,不知是否听见了他心里的祈祷。

  

  “怎么了?你看起来脸色不太好。”

  回过神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雅柏菲卡显露出忧虑的脸,史昂心头一惊,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表情大概严肃过头了。他安慰式地笑笑,挪开视线:“不,没事。我只是……想到了接下来的圣战而已。”

  雅柏菲卡微微叹气:“这场战斗……还会有更多的人丧命吧。”

  最近几天总有战士死亡的消息传来。行色匆忙的使者从各地带来不幸的消息,隐隐的不安也开始悄悄在圣域蔓延。即便他们都是女神光荣的战士,但人并不能时刻保持着勇敢……尤其是面对接连不断的死亡的勇敢。

  有时他会看到战斗完毕赶来,浑身的伤都没来得及处理的圣斗士经过他的宫殿,向他微微欠身后便继续赶往教皇厅,他却在那一瞬间看清了对方脸上隐忍着的悲痛。

  那是失去了同伴,失去了并肩作战的战友的悲痛。

  虽然嘴上说着有觉悟面对这一切,完成双鱼座圣斗士的使命,但毕竟雅柏菲卡从未如此真切地接近过这般的死亡——这样的死亡来的突兀却又在预料之中降临,它无可逆转蛮横无理却又触手可及,或许下一刻被它笼罩的便是你自己。这是属于战争的死亡。

  出生在和平时代的孩子永远不会明白战争的那份可怕。而现在,雅柏菲卡同样也感受到了心底的那份不安。他努力压制着它,强迫自己面对这一切。决不能让别人看出他心底的动摇,否则他到目前为止所做的一切,都将随着那份双鱼座圣斗士的荣誉一起付之东流。

  “别想太多,”像是知道了他在想什么,史昂温和的嗓音在耳边响起:“先别急着想把所有责任都往身上扛——那是不行的。诚然你有非履行不可的义务,但在这之前,希望你能先好好想清楚你能做到什么,再把你能做到的做好。”说罢他又深吸了一口气:“至于牺牲——我只能说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是的,或许将来有一天,我们之中也会有谁不得不牺牲掉自己宝贵的性命,但这并不是无意义的。留下来的人会继续前进,连同我们的份一起。”

  “死亡——那终有一天会来临的终结,在它到来之前,我们能做的只有好好活着,不让他们白白逝去。”

  雅柏菲卡定定地看了他好一会,就在史昂开始怀疑自己是否说了什么奇怪的东西的时候,对方轻笑起来。那样的笑容鲜少在这张熟悉的面容上出现,而他在那一刻发自内心地觉得,这样浅笑着的雅柏菲卡,很美。

  “也就是说,我们只有跨过同伴的尸体,去完成他们的遗愿吗。”风拂乱了他们的头发,雅柏菲卡的声音中多了一份释然,“用我的方式战斗下去,直到死亡来临。”史昂的一番话给还在迷茫中的他指出了前行的方向。

  “嗯,是啊。”

  “那么,在他死的时候……你也是这么想的吗,史昂?”

  史昂愣了一下。他知道那个“他”指代的是谁。回想起当时的情景,史昂沉默了一阵子之后,开口道:“……不完全是。”

  看着在等待后文的雅柏菲卡,他斟酌了一会词句:“亲眼看见同伴战死的情景,还是有所不同……毕竟我也不是什么圣人,能够不受情感的控制在第一时间就想到那么深刻的意义啊。”

  “那你当时……是什么感觉?”雅柏菲卡垂下眼帘,这是件挺微妙的事情,听别人描述看见“自己”死亡时的心情。他并不确定史昂会给出怎样的回答,也还不能完全地看清楚眼前这人。专修心理学的他有一种直觉,这个史昂似乎把很多东西都埋藏在了心里,不会随意展现出来。只是偶然的一瞬,他能感觉到蕴藏在那双眸子里的强烈情绪。

  只是那个人从来不说。

  史昂想到了那个反复出现的梦境,梦里那双将自己所有的懦弱逼得无处可逃的眼睛。他轻声说道:“我怨恨自己的无力啊。明明已经赶到了,明明敌人就在眼前……如果我当时能击败敌人,也许他就不用再与米诺斯同归于尽了。”

  雅柏菲卡叹了口气:“你知道也仅仅是‘也许’,不是吗?你说过,当时他的骨头都几乎全部粉碎了,能再搏出最后一击……也几乎是奇迹了。与其让他抱着屈辱的心理度过最后的时间,不如让他将他的信念贯彻到底。”

  出乎意料的,在揣测那个“他”的想法的时候,雅柏菲卡发现自己很容易代入那人的心境。不再是一个独立的,与自己无关的人……他可以体会到那人的心情。尽管做过不少心理分析,像这样感同身受的感觉倒是第一次出现。

  毕竟是另一个自己啊。

  史昂苦笑了一下:“也许是这样没错。随之而来的还有那种猝不及防的感觉,突然一下那个人就再也不在了,不禁就会想为什么之前没有和他好好谈谈呢,为什么没能够去探寻一下他真正的想法呢——可是已经晚了,已经没有机会了。”

  雅柏菲卡沉默半响,抬起头看着史昂的眼睛:“你喜欢他吗?你知道我说的是哪种喜欢。”

  史昂被自己的口水呛住了,狼狈不堪地咳了好几声才说道:“为什么你会这么想?”

  “别激动,这是直觉。我不过是问一句而已,是否回答的选择权在你手上。”

  见鬼,那双仿佛可以看透一切的眼睛又出现了。史昂挪开了目光,回想着自己的心情,良久,他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雅柏菲卡没有回答,他在等着对方说下去。

  “说喜欢什么的……太扯了不是么?我们都是女神的战士,要为大地上的爱与正义而战,不能有太多的私心。之前我们都只是普通的战友关系,再没有其他了。”

  “史昂,”雅柏菲卡唤着他的名字:“我是问你想不想,不是在问能不能。”

  “可是就算这样……我也没办法断定我的心情。即便我的心在这,可我还是不知道,真的不知道……究竟怎样才算是喜欢?”

  “他并不喜欢与人交往,”犹豫片刻,史昂继续开口:“总是远远地避开人群,像是在独自一人的世界里生活。而我觉得这样生活方式的他很寂寞啊,便总是想闯入那个世界……至少不想让他再一直一个人,让他感觉是有人在他身边的。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的目光开始总是追随着那个身影。期盼着那张脸上能出现其他的表情,是无奈也好,是责备我的不成熟行为也好,只要不再是那寂寞的样子……也许真的只是想要陪伴的心情……我不明白。”

  雅柏菲卡看着一脸困惑的史昂,叹了口气:“他知道你的心情吗?”

  “我没有说过。就算真的是喜欢的心情,他知道了会怎么想呢。与其给他带来困扰,倒不如维持这种状况,至少还能继续站在他身边注视着他。”史昂笑了起来,带着隐隐的自嘲:“大概是我胆怯。不过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呢,他已经不在了。”

  他好像已经在不自觉的情况下默认了喜欢的假设呢。雅柏菲卡这么想着,开口道:“……会回来的。”

  “嗯?”

  “只是现在不在这里而已。总有一天世界会回归原有的模样,我会回去,而他也会再来到这里。到那时,再把你的心情传达给他吧。”



#我要日更#

如果做不到请当我没说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