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企鹅条

圈地自萌。常年冬眠。

【昂雅】交错04

Part.A

  04

  雅柏菲卡睁开眼,发觉天已大亮。看起来这是个明媚的早晨,一束阳光从窗帘未遮严实的地方悄然钻过,在室内留下细细一道光影。像是之前他所经历的无数个明媚早晨一样,面对又一个新的开始,他的心情也莫名地好了起来。他也差点以为这自己还处在和往常一样的,再寻常不过的世界,直到他的目光再次掠过这个明显和自己所处时代不符的古典装饰风格的房间,才想起自己现在的真正处境。

  叹了口气后,雅柏菲卡从床上坐起。尽管处在这个不熟悉的世界,昨晚他却意外地睡得很好,一夜无梦,不安之情也搁置在了一边。这让雅柏菲卡有些惊讶,印象之中自己有认床的毛病,如果不是熟悉的地方,一般很少能够像昨晚一样安然入眠的。难道是来到这里以后对床的敏感度降低了吗?亦或是……这整个白羊宫的某种感觉或是气息让他觉得安心?

  雅柏菲卡放弃了思索,晃了晃有些混乱的脑袋,试图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思维清出去。昨晚史昂给他讲解一些圣域的相关事项到很晚——尽管可以借失忆作伪装,但有些东西还是必须了解的。譬如他们是为了战争和智慧女神雅典娜,为了这片大地上的爱与正义而战——在察觉到已经很晚了后史昂把他带到了这个简朴的,只有一些必要摆设的房间,让他好好休息,明天打起精神去见雅典娜。他也实在困乏了,点头道谢了后没来得及多想就照史昂所说躺在了床上,只感觉到对方尽量轻柔地关上门离去,之后意识就远去了。

  走出这房间,通过一道长廊。雅柏菲卡来到了白羊宫的厅室。依然是静悄悄的,看起来这里的主人还没有起来。雅柏菲卡微微叹了口气,果然喜欢睡懒觉这一点也是相同的么。再向前走几步,他突然看见了陷入沙发里的突兀的一团,那吓了他一跳,仔细一看竟然是裹着毛毯在沙发上熟睡的史昂。

  史昂的睡姿让雅柏菲卡有些哭笑不得。这沙发虽然并不像那张床一样宽敞,但容纳下一个人还是绰绰有余。可他偏选择了靠着沙发最里端半缩起身子侧躺的姿势,面朝着沙发厚实的靠背,留下一大半的空余位置。毛毯也只是勉强盖住了一部分身体,肩膀和大半个背部都露在了外面。

  不过雅柏菲卡很快意识到一个问题。既然史昂是睡在沙发上,而自己好像也没有看见其他卧室……那么就是史昂把自己的卧室让给了他?雅柏菲卡有些迟疑着走到沙发前,史昂依然没有醒,眼是闭着的,睫毛随着呼吸的起伏微微翕动。这家伙……就算在平时工作的时候有多认真严肃,现在暂时放下担子的睡相还真是像小孩子呢。他这么想着,轻轻将毯子向上扯,重新帮对方盖好。

  史昂动了动,但没有醒。雅柏菲卡松了一口气,目光在对方沉睡着的脸上停留了一会,转身走了出去。昨天史昂告诉他释放小宇宙的方式,他还得再多练习几次。

 

  史昂默默地注视着眼前的场景。玫瑰花瓣安静地漫天飞舞着,地上散落着或盛放或枯萎的玫瑰。而他的视线依然集中在那玫瑰中央坐着的人身上,那人浑身是伤,伤口甚至还流着血,而那人并没有处理它们的打算,只是抬起眼眸向史昂的方向看来,那目光让史昂心头一凛——那其中并没有什么不满或责备,可让他觉得那目光一直穿透到了自己的内心深处,而自己的那些弱小无能统统映在了那双静默的眼里。

  他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梦,但尽管如此,那双眼睛仍一次又一次地让他心生莫名的不安,就像是自己某些他努力想要埋藏好的东西突然被卸去了伪装展现了出来一样。

  那双熟悉又陌生的眼睛,能洞察人心的眼睛……看到了什么呢。

  “别靠近我。”

   熟悉的话语再一次响起,雅柏菲卡从玫瑰丛中站起,双眸却依旧直视着史昂。良久,他叹了口气,将视线转向了远方。不知是否是史昂的错觉,刚才他的眼底一闪而过的,竟像是一抹悲伤。

  “别靠近我。”他再次说道,声线有尽力压制却未成功的颤抖。风呼啸而过,卷起更多的花瓣和他淡蓝色的长发,以及沾满血迹的披风。

  史昂再没忍住心底的冲动,此时的他忘却了这仅仅是一场梦靥,而仅仅想要到那人的身边,他不想再看见那张脸上出现的悲伤的表情。平常的雅柏菲卡是绝不会展露出这番模样的,他那骄傲从不允许自己是一副软弱模样,更不允许有任何负面情绪外泄。至少,在那一天……前任双鱼座去世,雅柏菲卡正式成为继任者的那天之后,他再不曾放任自己流露出悲伤的神情。

  可是啊,雅柏菲卡——在包裹着的高傲外壳里的你的内心深处,真的是这么想的吗?你从不让我去探寻这个答案,也很少给我机会让我好好看清你。可我只是想着,下次,下次吧,到合适的时候我再开口。但是那个下次再也不会到来。

  眼前的场景开始破碎,史昂徒劳地伸出手想挽留住什么,可是花瓣在碎裂,空间在扭曲,那个人的身影也开始在消逝。

  “别靠近我。”那人侧过脸来,在最后的光影里史昂看见他微笑了:“再见,史昂。”下一刻这空间彻底消逝,只留下无边的,寒冷的黑暗,和史昂一人。周遭寂静的可怕,能感知到的只有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在这看不到尽头的深渊中史昂茫然四顾,却依旧看不见其他的东西。在这安静得几乎能让人崩溃的地方他想要听到声音,想要看到光亮,想要逃离这片令人窒息的黑暗,可他甚至不知道该向哪里前行。不管怎么走,周围的景色都是无异的,永远是那篇黑暗沉默着凝视着他。

  他最终停了下来,手按在地面上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彻骨的寒冷向他袭来,从每一个毛孔钻向流动的血管,钻向他的五脏六腑。他有些恐慌,试图聚集小宇宙打破这黑暗,但一切都是徒劳。

  就在这时,史昂感到有温暖从后背贴近,驱散了那寒冷。这温暖像是来自另一个人的体温,有人在他背后轻柔地拥住了他。他听见了对方的低语——

  “别忘了,我一直是与你并肩战斗的。”

 

  史昂是在感知到熟悉小宇宙的时候醒来的。作为第一宫的守护者,他必须让自己对小宇宙绝对敏感,以防范外敌的入侵。然而这次这个近在咫尺的小宇宙并不具有任何侵略性,那是一种熟悉到令人惊喜的感觉……那是,那是来自双鱼座的小宇宙!

  纵然刚才的梦境令他在意,但这终于以完整姿态释放出来的小宇宙让他暂时抛开了那些疑虑。史昂掀开毯子坐起来——他意外地发现这毯子竟好好地盖在了身上,为他驱去了寒意——向那个小宇宙的发源处走去。心里有些许的忐忑不安,他害怕刚才的这感觉只是他的错觉。不出所料,史昂在一个较偏僻的地方发现了看着自己手掌心有些愣怔的雅柏菲卡。

  察觉到了他的存在,雅柏菲卡抬起头:“你醒了?刚刚看你还在睡就没叫你。”

  “嗯。等等这不是重点!刚才的那个小宇宙……是你发出来的吗?”史昂语气急切地问道,尽管他心里清楚那小宇宙除了来自于眼前的雅柏菲卡不会再有第二个可能性,但还是迫不及待地希望得到确认。

  “如果刚才那个就是小宇宙的话……是我。我只是想照你昨天说的试试看罢了,毕竟我也不清楚我究竟能不能胜任黄金圣斗士的位置……”

  “但是你做到了!”史昂微笑着,眉目间都洋溢着欣喜之情:“我知道如果是你的话,一定没问题。好了,等会在教皇面前你只要再将这重复一遍,向他展现你的小宇宙就行,现在我们还是先吃早餐吧。”

  用餐完毕后,史昂带雅柏菲卡向十二宫后的教皇厅进发。途径那些宫殿,遇见其他黄金圣斗士的时候,他们都或多或少对雅柏菲卡的重新出现表示出了震惊之情,于是史昂不得不向他们一个个轮流解释一遍,顺便向“失忆”的雅柏菲卡重新介绍他们。而令雅柏菲卡惊讶的是,他们之中的大多数都曾与他在另一个世界里有过交集,虽然并不非常密切。

  最后终于到达了双鱼宫。史昂走在前面,没有说什么,只是脚步越来越慢,这让雅柏菲卡不禁怀疑他是否会停下来——可是史昂没有。最终他叹了口气,转过身来:“这里是第十二宫,双鱼宫。穿过这里我们就能到达教皇厅了。”

  雅柏菲卡看着宫殿门口上方雕刻着的双鱼标志,默默点头。他紧走几步,位置由史昂身后变为了身侧,在对方略带惊讶的目光中说:“走吧。”然后他没有等待对方的回答,只是注视着前方向前迈进。

  史昂怔怔地看着对方的背影,有些无奈地笑了笑,开始追赶他的脚步。

  玫瑰园里的玫瑰依旧。雅柏菲卡看着那大片大片盛放着的艳丽花朵,以及那半空中玫瑰花瓣飞舞的景致,不由得问道:“他……很喜欢玫瑰?”

  史昂犹豫片刻,慢慢摇头:“并不。”他能看出此时雅柏菲卡眼里的疑惑,但他还没想好要如何向对方把这一切解释清楚,好在对方也没有多问,他隐隐松了口气。

  终于,教皇厅的大门清晰地出现在了视野中。

 

  雅柏菲卡单膝跪在双鱼座圣衣面前,教皇和女神在不远处的座位之上注视着他的举动,即便那来自高处的目光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威严感,但他仍旧能感受到那目光之中包含着的的温柔之意。是了,这便是他即将“再次”宣誓效忠的女神,雅典娜大人。史昂站在一旁,他能感受到在这里目前唯一能信赖的好友向他传达的鼓励。雅柏菲卡闭了眼,将手伸出,开始集中精神。

  史昂之前的话还萦绕在耳边。

  “每个人体内都有宇宙的存在。”

  雅柏菲卡调整着呼吸,努力让自己静下心来,用心去感受那个所谓的“宇宙”的存在。

  “感受它,将所有精神凝聚在一点,使这股力量释放出来。”

  雅柏菲卡已无暇他顾,他的全副心神统统用在了积聚力量和精神上。

  “我们将之称为,小宇宙的燃烧!”

  雅柏菲卡猛地睁眼。那股力量,他的小宇宙源源不断以他为中心被释放出去。身前的黄金圣衣感受到了这股强大的小宇宙,它发出了共鸣。

  在场的人,无论是史昂,教皇,还是雅典娜女神,都松了一口气,露出如释重负的神情。教皇微笑着走了下来:“这样就能确认你仍旧是这件双鱼座圣衣的主人了,雅柏菲卡,从今日起,你将继续作为黄金圣斗士,履行双鱼座的职责。鉴于你不久之前经历了一场恶战,记忆也还没恢复,本应让你继续休息一会,但是圣战在即,之后这些天就让白羊座的史昂来训练你的战斗技巧吧。”

  “是!”雅柏菲卡垂首应了。

  “还有……”教皇露出慈祥的笑容:“欢迎回来,我的孩子。”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