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企鹅条

圈地自萌。常年冬眠。

【昂雅】交错 番外一

【番外一】

  史昂和雅柏菲卡的相识,不知该用阴差阳错还是歪打正着来形容。

  那年史昂还是一个刚进圣域大学的新生,而雅柏菲卡是传闻中不好接触的大四学长。史昂曾经在班上女生八卦的时候听说过他。这个名字总是伴随着女生激动兴奋又怀有羞涩的语气被道出:“喂喂,今天我看见学长笑了哦!”“啊要是什么时候雅柏菲卡学长能对着我笑就好了!”“收起这份花痴心吧,雅柏菲卡学长一直都是生人勿近的那种类型呢!怎么可能平白无故对陌生人笑啊……”

  那些女生还真是……这些字句流入史昂的耳中,手上的笔在指尖转了一圈又一圈。他无奈地打了个哈欠后趴在桌上,不由自主地在脑海里勾勒那位传说中的学长的形象。受女生喜欢的类型,拒人千里之外……难道是那种冷艳嚣张的冰山面瘫人物?

  史昂被自己的幻想逗得笑了出来。然而那时的他还没有料到,真正见到那位堪比传说的人物的时刻来临得如此之快。

  下午是社团展示外加招新,各个社团纷纷拿出看家本事来吸引新生,场面那叫一个热火朝天。史昂在各个社团摊位前转来转去,手上也被塞了一大堆宣传单,耳边不时充斥着“学弟有兴趣来我们XX社吗?”的声音。大半圈转下来,对看过的社团的评价都停留在“也就这样吧”的程度。

  “哟,史昂,”好友迎面走来打了个招呼,“想好要加哪个社团了吗?”

  史昂一扬手上的传单,“还没呢,看了这些,都不是很感兴趣的样子。童虎你呢?”

  “我刚去武术社那里报了名。”棕褐色头发的青年顺手接过传单翻了翻,“这些社团都没兴趣吗?还蛮挑剔的嘛。”

  “你就报了社团?好快!可我还没想好……嗯,不对!这里怎么没有二战研究社!”

  “……嗯,好像确实没有诶。”那副竟然没有怎么可以没有的语气是怎么来的啊喂。

  “怎么会这样?!这么大一个大学竟然连一个二战研究社都没有?这里的学生都是什么心态啊?”

  “呃……大学里也不一定会有这样的社团啦。”话说“二战研究”这样一看就不像是很能吸引人的冷门社团会有才奇怪了吧。

  “什么叫‘这样的社团’?回顾二战可是对整个人类的前进都有着重大意义的!为了避免下一次战争的爆发,我们必须从二战甚至一战汲取经验,来掌握更多的东西呐!而这里好像也只有史学社……”语气激动起来的史昂开始翻找史学社的宣传单,“我记得那社长还是个小萝莉来着……嗯,在这。你看,‘历史上各国的服饰变化’研究服饰变化能有什么用处?”

  童虎看着愈发激动的好友苦笑:“嘛,人家主攻艺术方面嘛。话说史昂,既然这样,不如你自己去创建这个社团吧。你自己来当社长决定社团的主导方向,就不用因为其他人的意见和自己不一样烦恼啦。”

  “嗯?倒也是个好主意!”史昂眼睛一亮,“不过创建社团这事要去哪里办呢……”

  “管理社团应该是在学生会的范畴内,你去找找那里的社联的人吧。”

 

  几经周折,史昂终于问到了社联负责人的联系方式。学生会的人一边写电话号码给他一边笑着说我只给你联系方式其他的你自己搞定哦。史昂还没太明白他的意思,谢过了他后转身欲走,突然想起自己还有个细节没问明白。

  “喂,同学——你说的那个负责人叫什么名字?”

  “他?他叫雅柏菲卡。”那人笑着,“好运。”

 

  史昂一边在心里嘀咕着碰上不好接近的雅柏菲卡自己这事能办成功吗一边拨出了那个号码。每一声漫长的等待提示音都让他变得更紧张了一些,为了让自己平静下来,他不断地深呼吸,并暗暗嘲笑自己不就是打个电话嘛紧张什么啊。这样的心理暗示让他的心情慢慢平复下来,同时也让他在电话接通的那一刻没反应过来。脑子空白了一瞬,直到听着对方有些疑惑地说着“你好”,他才回过神来。

  出乎史昂的意料,电话里传来的声音并没有多少高傲冰冷或是其他的高冷特征,反倒是个语调温和的声音。他报上了自己的名字后说明自己找社联有事商量,对方便让他直接到某个活动室来。

  根据雅柏菲卡给的门牌号,史昂在教学楼里兜了好几个圈才找到正确的所在。对于这一点他一直很无奈,打出生以来他便没有过方向感的概念,别人去过一次就记得的路对他来说,就算去过几次也很可能依旧忘记方向。

  站在好不容易找到的门前,他也忘了什么紧张,松了一口气敲门获得许可后便推门进去。这是一个并不算大的地方,旁边的书柜里大部分空间都摆上了各种排列整齐的文件夹。窗外层层叠叠的青翠树叶似要铺满整个视野,半开的窗户有风灌入,白色的窗帘被风鼓起在半空中微晃。那个蓝发的青年就安静地坐在那低垂着眼看手上的文件,与整个房间一起构成一道简洁而和谐的风景。

  看到史昂进来,他放下手中的文件站起来:“是史昂同学吧?初次见面,我是雅柏菲卡,社联部的部长。有什么事可以直接对我说。”礼貌客气挑不出瑕疵的语气,但令史昂有种说不出来的微妙感觉。

  眼前的人果真如传闻中一样有着不俗的外貌。但又有别于女人的那种单纯的美丽,诚然他面容精致,但似乎更能吸引人的是那举手投足间所流露出的独特气质。并不是之前他所设想的冷艳嚣张……而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就像是淡然地给自己画了个圈,便安心地在这个自己限定的天地内生活,圈外的人群他并不主动远离,也不会主动靠近。

  在说明自己的来意后,史昂得到了这位部长直截了当的拒绝:“抱歉史昂同学,这个要求恐怕实现不了。”

  “为什么?创立社团不也是学生的权利吗?”他再一次淡定不能起来,刚才见到对方那一瞬间的被触动的感觉消失得无影无踪。

  雅柏菲卡有些无奈地解释道:“是这样的,学校认为现在的社团已经够多了,还要求我们尽量取消一些基本不活动的社团。所以这时候的社团申请一般是不会同意的。”

  “可是这个社团不一样!这是对所有学生,不,应该是所有人类都有重大意义的一个研究课题……”

  “我很遗憾,”雅柏菲卡打断了他的话,“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可是……就不能稍微放松一点吗?”

  “有了先例就会有更多的人也来要求了。更何况现在连社联部本身也人手不足,再有更多的社团的话社联部也忙不过来。”

  “这样吗……”音调低了下去。

  雅柏菲卡看着原本热情满满的学弟泄气的模样有些心软,正想着要不去安慰他几句,对方却突然抬起头来:“这样的话,那我加入社联部吧!”

  “诶?”雅柏菲卡明显没有想到会有这一出。

  对方又恢复到了活力四射的样子,让他以为刚才的泄气模样完全是自己的幻觉:“不是说社联部缺人吗?那我先来这里好了!等到学校对社团的管制放松一些再去建那个社团,这样社联无法管理太多社团的事也解决一些了,是个不错的主意吧?”

  ……

  雅柏菲卡有一段时间没说话。史昂有些紧张地看着他,担心接下来又会听到什么毫不留情的拒绝——幸好没有。雅柏菲卡起身,在桌上码放整齐的一叠文件中抽出了一份递给史昂:“可能会有用的资料。社联属于学生会,招新和学生会一起在这周五下午。如果你是认真的话,加油通过笔试和面试吧,史昂同学。”

  他终于意识到那种古怪的微妙感竟是源于“同学”二字。收下那份文件后,史昂笑着说:“那么——如果我通过了,记得别再在我的名字后加上‘同学’了哟?未来的部长大人。”并没有等对方的回答,他便自顾自地走了出去。

  雅柏菲卡回想着刚刚史昂脸上那自信满满的笑容,有些愣神地看着那扇在史昂身后被轻轻合上的门,嘴角不自觉流露出笑意。

 

  后来的事都很顺利。史昂如约去参加了那次的招新,有了足够准备的史昂在面试的表现也很令人满意——让雅柏菲卡有些惊讶的是在临场设计方案的时候那个叫史昂的新生思路相当清晰回答也很有条理,看来可以不仅仅被用作普通劳动力——面试结束的时候史昂在台上冲坐在评委席上的他眨了眨眼才退下场。笑意悄悄在雅柏脸上游走,震得后面发花痴的女生又是一阵惊呼。

  从此史昂就正式成了社联部的一员,被用作免费劳动力的同时也更顺理成章地与雅柏菲卡部长有了更多的接触。从开始的只是共同处理社联的大小事务,到后来的共同去图书馆食堂以及校园内的各种地方(当然,被称为校园中的情侣约会圣地的地方史昂也“无意中”在散步的时候和雅柏菲卡经过)。不过之后史昂也没再提过那个创建二战研究社的事情,是他忘记了呢,还是兴趣又转移了呢——雅柏曾这么思考过,没有得出结论。不过既然史昂不提,他也便作罢了。



don't ask me why史昂要执着于那个啥社团,他[shi]开[ju]心[qing]就[xu]好[yao]

冷得我都快敲不动键盘了

评论(5)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