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企鹅条

圈地自萌。常年冬眠。

【昂雅】交错02

02.

  “白羊座的史昂,此次执行任务归来。”史昂单膝跪地,前方站着持着法杖的女神和教皇,“这次已经确认了冥斗士五名的存在并将其讨伐完毕。”

  “是吗?干得好。辛苦你了。”教皇面具下,老人慈祥的声音带着赞赏之意。

  “另外,属下还有其他事情要报告。这次执行任务期间……发现一名与双鱼座的雅柏菲卡极为相似的人。属下不敢断定对方是否一定是那位双鱼座圣斗士,但是在与其共同战斗的时候感受到了和那位双鱼座极其相似的小宇宙。此外,属下并未发现对方身上有冥界的气息,似乎不是冥王的作为。”

  “雅柏菲卡?”教皇和雅典娜都面露惊讶之色。如果能确认对方真的是那位双鱼座,那么这对整个圣域便是一个有利的消息。毕竟圣战才开始——而黄金圣斗士的战斗力是赢得这场圣战的非常重要的一个条件。

  更何况,对他们来说,雅柏菲卡,是绝不愿失去的一位同僚。

  “那么你所说的那个人现在在何处?”

  “为了以防万一,属下将他带回了圣域,现在将他暂时安置在白羊宫。但是,他似乎失去了记忆,包括作为圣斗士战斗的事情,他也不记得了。”史昂的脸上掠过黯然的神色。

  “失去了记忆吗……”教皇沉吟了一会,“既然这样,明天带他来教皇厅,看看双鱼座圣衣是否认可他吧。如果圣衣和他有共鸣,那么应该不会错了。现在也不早了,先回去休息吧。”

   “是!”史昂垂头应了,退了出去。

 

  雅柏菲卡独自站在白羊宫里,将手搭在宫殿里的白色大理石柱上。冰凉的触感从指间传来,带给他乱糟糟的大脑一丝清醒。

  从各种现状来判断,他应该是穿越了。

  虽然不太明白这么狗血烂俗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但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就没有特地去否认欺骗自己的必要。

  根据史昂的话,在这之前这个世界还有一个自己,是双鱼座的圣斗士,为了女神,为了大地上的爱与正义而战斗。

   ——并且,死在了和天贵星米诺斯的对战中。

  再次听到自己死讯的时候他并没有什么反应,面对显得有些局促不安的史昂,他只是低垂了眼帘,淡淡地回了句,“是吗。”

  在这个时空的双鱼座战士雅柏菲卡,对他而言是谈不上熟悉,却又不是完全陌生的另外一人。听着史昂有些磕磕绊绊地讲述着一些他了解的关于这位雅柏菲卡的事情和信息,心中另一个人的样子渐渐勾勒出了轮廓。

  但对那位双鱼座战士的经历,却无法感同身受。尽管有些时候他明白如果是自己的话恐怕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尽管他现在使用着的应该是那位的身体……他却无法将其与自己划等号。

  “史昂,”他打断了对方的话,“有件事……我应该和你说明白。”

  对方有些不解地看着他。

  “我想,我不是来自这个世界的人。”

  “我来自与这完全不同的另一个世界,一定有什么地方搞错了,我才来到了这里。至于原因,我也不知道。”

  “所以……我不是你认识的那个雅柏菲卡,那个双鱼座圣斗士——”

  而你也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史昂。

  “你明白了吗?”

  接下来就是一段时间的沉默。

  然后他看见对方缓慢地,默默地,摇了摇头。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史昂回到白羊宫,再看见伫立在那里的熟悉身影,不由得怀疑自己所见的是否又是一场梦。似乎是听到了脚步声,那人转过身来,浅蓝色的长发在空中划过漂亮的弧度:“怎么样?”

  “教皇大人说让你明天去一趟教皇厅,看看双鱼座圣衣是否认可你。”

  “圣衣的认可?”

  “对。如果能引起共鸣,得到圣衣的承认,那么你就将是这件圣衣的下一任主人。不过你本来就是双鱼座圣衣的原主人……”

  “我说过我不是他。”雅柏菲卡固执地重申道。虽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是同一个人,但雅柏菲卡不习惯,也并不喜欢把“他”看成是自己。

  “好吧,他是圣衣的原主人,而你来到这里取代了他的位置——那么你将成为下一位双鱼座圣斗士。”

  在他去觐见教皇之前,雅柏菲卡已经把自己所知的事实告诉了他。尽管很难以置信,但史昂还是接受了这个说法——雅柏菲卡看上去也实在不像是在撒谎。像这样的时空转换——或者说是穿越——史昂也确实不是第一次了解。只是像现在这样,本不是这个世界的灵魂被硬生生扯了过来,栖息于这具大家本以为已经再也无法睁开眼的身体中……着实是前所未有的例子。

  但关键是,一旦回到圣域,现在的雅柏菲卡必须取代曾经的他的位置,不管他是否愿意。而这一点,史昂也告知了对方。出乎他的意料,雅柏菲卡干脆地答应了下来。理由则是——

  “虽然现在的确是连自己会过来的原因都不知道,但什么都不做也不是办法。”

  “更何况,如果他在这里的话,也一定会毫不犹豫返回战场吧。”

  这确实是雅柏菲卡,那位永远骄傲着的,永远不会因为自己的软弱而退缩的人。纵使前行之路布满荆棘和迷雾,他也总能坚定地迈出自己的脚步。

  而对史昂而言,心情却是比较复杂的。他知道这次的圣战任何一个战斗力对圣域都是不可或缺的存在,更不用说是黄金圣斗士。可是同伴的死亡,他已经见识过一次了,接下来可能会见识更多,甚至自己也随时都可能死去——战争从来不是好玩的东西。只是面对已经亲眼见证过一次死亡的雅柏菲卡,他又怎么忍心,让他重返那个死亡随时都可能发生的战场?

  史昂到底还是有些私心的。眼前的人并不是原来那个双鱼座圣斗士,他没有非要担起那个身份的责任不是吗?即便来到了这个世界,只要不接近圣域,像其他普通人们一样生活在小镇里,或许还有不卷入战争的可能……可以像那些小镇的人们一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忧愁的或是明日的一日三餐或是如何更靠近喜欢的那个人一点,总之,烦恼他的会是普通人的一切日常,但不会是战场,离去的同伴,和触手可及的死亡。

  是的,尽管在经过了一次死亡的分别之后,他心底的某处,的确在希望着雅柏菲卡能留在他的身边,但其实,他还是更希望那个人能够远离这一切过上平静但安宁的生活,作为他所守护的,他所深深热爱的大地上的一员,拥有幸福的生活。

  即便那属于雅柏菲卡的幸福生活,并不包括他。

  他想告诉他其实你可以不必回到这,可是他无法开口。

  于公,作为女神的圣斗士,白羊座的史昂,他明白雅柏菲卡非回去不可。

  于私,作为雅柏菲卡的同伴,为他考虑的朋友……他并不希望对方死。

  而意料之外对方干脆的同意,将他从这个纠结的漩涡中带了出来。他不禁苦笑起来,是啊,他以为眼前的这人是谁呢——那是雅柏菲卡。

  不管是来自哪个世界,雅柏菲卡还是雅柏菲卡,这一点永远不会变。

 

  “怎么了?”

  疑惑的语调将他的神智从万里之外拉了回来,史昂转头看着眼前的人,简单地向上拉扯了一下嘴角:“没事。”

  既然已经来到这里,便再无退路。他也该放弃那些无法说出口的,天真愚昧的幻想了。

  他走上白羊宫的台阶,一步步靠近那个台阶上方的身影。坚定的脚步声在耳边回响着,而他的双眼一直承载着那个失而复得的同伴的影子。近了,更近了。

  一步。

  我痛恨过只能眼睁睁看着同伴迈向死亡却无能为力的我自己。我想为了保护谁而战,可终究是不够强大。

  两步。

  我了解你的固执和倔强,一旦下定决心就不会再动摇。即便这是一条遍布荆棘的道路,曲折蜿蜒看不见最终通向何方,你也会义无反顾地踏上去,以无比骄傲的姿态走下去,将心中的信念贯彻到底。

  三步。

  我明白的,明白圣战的残酷,也同样明白你的心意。因此我并不奢望怎样的未来。不管前方等待的是什么,我只是想要能够和你一起,在这条荆棘之路上前行而已。

  迈上最后一级台阶,他终于到达了和雅柏菲卡相同的高度。

  史昂在雅柏菲卡疑惑的目光中微笑着伸出手,是邀约的动作:“请再次,和我一起战斗吧!”

 

 

【忘了预警,这里的文风,属于高甜类_(:зゝ∠)_小伙伴们要做好防蛀牙的准备】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