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企鹅条

圈地自萌。常年冬眠。

【昂雅】交错01

lofter上扔一份……cp冷,默默扒出了一年前的自产粮充公

同好来找我玩_(:зゝ∠)_

【TIP:Part.A和Part.B分别表示两个不同的世界】

Part.A  

01.

  史昂从教皇宫返回的时候,再一次经过已经空了的双鱼宫。无主的玫瑰依然开的繁盛,些许花瓣被风吹起,在半空中漫无目的地飘荡。他只是远远地望着那片玫瑰,没有走近。纵然他是黄金圣斗士,也还是忌惮着其中的毒素的,更何况这片花园里那个照料着这些玫瑰的人了。
 那个人已经不在了。史昂闭了眼,他不能分辨自己心底暗涌着的情绪。是对同伴离去的惋惜?是对自己无力挽回的自责?似乎都是,又似乎都不是。他只是想——有些话,是再也说不出去了。
  教皇刚才交给他的新任务是去某个小镇探查情况,据消息说那里有冥斗士的奇怪动向。在现在这样的时刻,只要是与冥斗士相关的情报都会被无比关注。那小镇离圣域并不远,也容易成为被冥斗士们盯上的目标。

  尽管此时来捣乱的很可能只是若干冥斗士的杂兵,但圣域也无法置之不理。毕竟对于一般民众,对上哪怕是一个冥斗士的杂兵,结果也会是毫无悬念的。

  这个小镇曾经是个很安宁的地方。这里的人们每天维持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平静生活,淳朴而又善良。史昂迈入的时候却是另一番光景,街道上空空荡荡,以往热闹的集市完全不见了踪影,各家各户门窗紧闭,像是在躲避着什么。

  果真有冥斗士光临过了么——史昂这么想着,加快了步伐。脚步声在安静的街道上回荡,让人徒生不安之情。转过了好几条街道,还是没有遇见一个行人,他终于放弃了寻找过路人的想法,转而敲了敲一户普通家庭的大门。

  一开始并没有回音,史昂抱着疑惑地心情又敲了一次。过了好一会,里面才响起了迟缓脚步声,门被小心翼翼地拉开一条缝,里面的人在看见他的时候才松了一口气,把门彻底拉开,“哎呀,是圣斗士大人,真是失敬……”

  开门的是位老妪,她在把史昂迎进来之后又迅速地将门关好插上门栓,这才转身看向史昂,“圣斗士大人,有什么事吗?”

 “这时候来访打扰了,请见谅。”史昂微微鞠躬,“我是白羊座的史昂,奉教皇之命来调查这座小镇的情况。请问,这里是出了什么事吗?为什么在这个还不算晚的时间街上就空无一人了?”

  老妪叹了口气,“大人有所不知,前不久的一个早上,本应该升起太阳的天空却被一种不祥的颜色笼罩了,这之后镇上的人一个接一个的失踪,有些人在被找到的时候尸体都已经不全了,脸上的表情都是惊恐无比的,像是见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大家都说是冥斗士来了。拜这所赐,镇上的人都不敢出门了,只好全部躲在家里。”

  “失踪人数呢?到现在有多少个人遇难了?”

  “这哪说得清楚,”老妪摇了摇头,“在还有消息的时候大概已经有十几个了吧……还都是年轻人呢,真是可惜……”

 

  从老妪家里出来之后,史昂一边思索着刚刚的谈话一边继续向前走。如果只是十几个人失踪了,说明对方的能力并不强,若是碰上像冥界三巨头这样的人物,恐怕不一会儿这个小镇就毁了。但失踪的都是年轻人……难道是?

  思绪被一种微妙的不安之情打断了。史昂停下脚步,皱着眉望向身侧的小巷——这条巷子看起来幽深曲折,看不到底部。有好几个小宇宙的气息从其内传来,似乎还带着点熟悉的气息——莫非是有曾经交过手的冥斗士?

  如果这猜想正确的话,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啊。史昂立刻向那条小巷深处跑去,像是为了验证他的猜测一般,越往前那份不安就越强烈,大脑来不及思考,只是身体下意识向那个地方狂奔而去。

  “哟,这里居然又出现一个猎物。货色还不错的样子,那位大人看到了一定会高兴的。”

  “啧啧,小脸还不错的样子嘛,让大爷我好好疼疼你如何?”

  小巷的尽头终于出现在视野中,随之一起出现的还用几个穿着冥衣的冥斗士,他们围成一圈,对里面的人嬉笑着说着什么。被围在中间的人披着一件长披风,从史昂的角度看过去,大半张脸被兜帽的阴影遮住,无法看清。

  “喂,我说你们啊,”史昂停住脚步,小宇宙逐渐积蓄,“兴风作浪要有个限度吧?”

  “嗯?你算哪根葱?居然有胆来打搅本大爷的兴致……”其中一个冥斗士在看清了来人之后嘴角的邪笑越发嚣张,“圣斗士?这年头地上的老鼠可真多,一个个窜来窜去地让人烦心!”说罢就直冲了上来。

  “Stardust Revolution!”一瞬间似乎有无数星辰从半空划过,看似美丽的痕迹构成了成为冥斗士死亡的漩涡。下一瞬冥斗士们纷纷惨叫着倒下,只剩了刚才那人还站在原地未动。战斗时形成的疾风吹下了他的兜帽,淡蓝色的发丝垂落下来。

  “你……”史昂在冥斗士都倒下了之后松了一口气,望向那人刚想开口,话语似乎被什么东西堵在了喉咙里,瞳孔因为诧异迅速收缩,眼瞳里承载着对方的影子久久不肯散去。

  “雅……雅柏菲卡?”

  而对方看上去也是一脸惊讶:“史昂?你怎么会在这里?”

 

  雅柏菲卡对于此时的情况非常茫然。前一天他还作为一个正常的21世纪青年好好地生活着,现在却莫名其妙地到了一个奇怪的未知地方,被一群长相奇怪穿着也奇怪的人围着,说着一些莫名其妙却让自己非常火大的话。

  他一直在思考自己是不是陷入了某个梦境,直到眼前再出现那个熟悉的身影。

  他不明白为何史昂会出现在这个奇怪的地方,也完全不能理解对方身上的黄金铠甲和所发动的违背物理常识的把周围的奇怪人士瞬间秒杀的能力。但至少在看清是他的时候,隐隐松了一口气。

  有你在的梦境,至少不会太坏吧。

  在对方用仿佛不敢确信一般的声音叫出自己名字的时候,还是对当下状况理解不能的雅柏菲卡抬起眼注视着对方的眼眸,那里面藏着的汹涌情绪翻滚得像是马上就会满溢出来一样,却复杂到难以辨清,震惊,诧异,欣喜,悲伤……它们融合交织,汇成了一股按捺不住的,仿佛马上就要爆发的能量。

  他还未来得及向史昂提出那些让他疑惑万分的问题,关于他是否在玩COSPLAY的询问也没有问出口,下一刻便被带入了一个怀抱中——拥住他的动作并不能算轻柔,攥住他手臂的那只手甚至有些抖,史昂的脸埋在了他的肩上,看不见表情。

并不习惯这种肢体接触,更是被史昂的突然而然给吓到,雅柏菲卡下意识地伸手想要推开,伸到半空中的手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调转方向在对方头顶上拍了拍。

究竟发生了什么?雅柏菲卡不明白。史昂鲜少如此失态,像今天这样的史昂,他从未见过,更是毫无应对的经验。如果遵从身体的第一直觉去做,他是要推开那个莫名其妙扑上来的家伙的……但最终还是停住,给了他一个安抚性的动作。

谁让这家伙此时看起来如此像一个委屈了好久,终于找到宣泄的出口的孩子呢。

  “太好了,你是真实存在着的……”这个姿势维持了一会,史昂终于开口,声音闷闷的,“你还在……真是太好了。”

接着就没什么动作的雅柏菲卡可谓是思绪万千。史昂的话和那个让他不知所措的拥抱让,他的疑惑又增添了不少。“他还在?”这语气为什么像是见到一个未成佛的灵魂一样?

于是他在脑内努力地搜寻起回忆来。记忆里记载着他身为一个21世纪普通人类的二十多年,没有什么大悲大喜大起大落——哦,除却中途和史昂结下了某种或许可以称之为孽缘的难以理清的关系——最后停留在一辆汽车鸣着笛向自己驶来的画面。

  难道是自己出了车祸而产生的幻觉?不,不对,这里的一切给人的感觉都无比的真实,并不像是虚幻的。

  那……

  思绪中止在这里,看到又重新站起向这边跑来的冥斗士,他来不及多想,迅速推了推身边看上去依旧不在状态的史昂,“小心身后!”

  

  “哎呀,打扰了这甜蜜的场景还真是不好意思,可惜我是不会乖乖认错的。” 为首的那个一边说着,一边发出了自己的招数。紫色的飓风迅速旋转着袭来,风声呼啸着简直要震破人的耳膜。反应过来后史昂也不甘示弱地再次放出了星屑旋转功,两股能量波剧烈地撞击在一起,让大地都为之抖动。

  “哦?还不赖嘛。”史昂嘴角上扬,“但是,你不是我的对手。”话音刚落的瞬间,金色的能量波动增强了不少,其平衡位置一点点向冥斗士的方向逼近。

 “喂,圣斗士啊……有件事别搞错了。”眼看金色的光芒越来越近,那个冥斗士非但没有慌张,反而慢慢地笑了起来,“这可不是一对一。”

  一个黑影从史昂身后的影子里无声蹿出,低沉沙哑的笑声在史昂耳边响起,让他不免心头一惊,想回头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陷入了无法动弹的麻木状态。

  “嘻嘻嘻嘻……我的香氛里的毒可是能让失去行动能力的哟~看来雅典娜的圣斗士也不过如此嘛?”

  “你……”史昂咬紧牙关试图驱动自己的身体,又是一阵麻意传来,四肢却依旧不听使唤。

  “哎呀,看这幅苦苦挣扎的模样还真是可怜呢,不然就这样解决掉你吧?看在让我欣赏了这样的姿态的份上,会给你个痛快的!”

  在这个冥斗士摆好姿势正打算发招的时候,一拳迎面袭来。他猝不及防地被击中了面部,力道之大让他在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就直接摔了出去。

  “我想你也弄错了一件事,”清冽的声音传来,雅柏菲卡向前走了几步,站在史昂前面,“是二对二。”

  虽然他仍是不明状况,但此刻只有这件事是十分清晰的——

  这两个令人恶心的,令史昂收到伤害的家伙,一定要打倒!

  史昂的眼中掠过一缕惊讶。这是他第一次看见雅柏用实体进行这种直接的攻击,曾经马尼戈特私底下悄悄跟他说起过一番雅柏在灵魂处于黄泉比良坂的时候直接与敌人徒手干架时下手之快准狠,但那毕竟是处在没有自己的毒血会溅在旁人身上的顾虑的情况之下。

  很明显,毒素对雅柏菲卡的抗毒体质并不能起到多大效果,他眼中闪过冷意,下一刻便向那个放毒的冥斗士冲去。一连串动作一气呵成,那冥斗士面容扭曲地惨叫着倒地,手臂看上去已经断了。与此同时,一直萦绕在史昂周围的毒雾也渐渐散去,史昂又重新感觉到了小宇宙的积聚。

  恢复力量的史昂再不会客气了,直接放招将那两个冥斗士解决了之后,转头问雅柏菲卡:“刚刚那招是什么?”

“嗯?”像是刚刚才从战斗中回过神来,“你说刚才那个?那是擒拿术。”

  “擒……什么?那是什么?”一个从未听过的新名词出现了,史昂一脸的茫然。

  “擒拿术。你连这个都忘了?你的体育选修算是白学了……还有你这身盔甲是什么情况?角色扮演?没听说过你有这爱好啊。”

  “盔甲?”史昂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圣衣,表情由茫然转为了错愕,“你……失忆了吗?”

  失忆?雅柏听闻此词迅速地整理了下思维,在来到这个地方之前的记忆分明还是存留在自己脑海里的。印象之中的昨日他像平常一样在闹钟声中起床,吃早餐,出门……啊好像有什么不对,对了,他好像前不久和史昂吵过一架所以并没有和他一起出门……然后在过马路的时候看到了一辆失控的向一个小女孩冲去的汽车,于是他下意识就冲了过去……

  后面的记忆便是空白的,等自己醒来的时候已经身处于这个世界了。

  怎么想都觉得那段空白很可疑。在自己昏迷的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话又说回来,”史昂再次开口,语调略有迟疑,“嗯……虽然再次看到你我很高兴……”说完这句史昂停顿了半晌,似乎是在构思接下来的措辞。

  “你……真的没有死吗?”

  这句话带给雅柏菲卡的便不只是一点诧异了。他不自觉地睁大了眼睛,向后退了半步:“我……死了吗?”

  死了?怎么会死了呢?虽然一开始他确实因为这场景太过奇妙而怀疑自己是否身处梦境,但这个疑惑很快被打消,因为不管是刚才史昂的拥抱还是在攻击敌人时候受到反作用力导致的疼痛——身体所传递过来的感觉都是如此真实,完全不像是一个已死之人会有的,那份活着的实感。

  但这句话也成为了一条重要的线索,一条能将各个碎片连起来的线索。电光火石间,一个想法跃入了他的脑海。雅柏菲卡突然将手搭在史昂的肩上,无比急切地说道:“告诉我这个世界的事情,什么都好!”


评论(6)

热度(18)

  1. 冬葵子咸企鹅条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