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企鹅条-冷冻中

一条咸咸的企鹅🐧圈地自萌常年冬眠
产ichu I❤B/lc 昂雅
写东西都是一时心痒+自娱自乐,有幸被你喜欢的话就很开心!

【美国组】长剑之誓

是看了这次拼卡的鸡血产物
美国组我还能再磕一万年!!!!!!

不管今天我美国组厨就是要再过一次年.jpg

*短小,涉及到的仪式和逻辑经不起推敲,时间跨度极大

*非亚瑟王和圆桌设定



  他未曾料到这样的重逢。

  那日他中了敌人的埋伏,带着一小队人马左冲右突,试图杀出重围。他手下的战士们忠心耿耿,一骑当千,却终是寡不敌众。他握剑的双手早已麻木,长剑上也不知沾染了多少鲜血,却仍在向一个又一个的敌人砍去,仿佛无穷无尽。包围圈还在越缩越小,对方的战术明显是想将他耗死在这里。他的体力也渐渐耗尽,可他却不能表现出疲态。

  他是王。如果王都无力支撑,失去必胜的信念,下属们又要如何继续为他而战?

  从拔出剑的那一刻起,他就有了将来终有一天会战死沙场的觉悟。今天会是他的终途吗?他手里的动作不停,思绪却不受控制,既然是命中注定的结局,他也没什么不能接受的。只是,就这么死去,稍微有些遗憾。

  他还没能,再见到那人一面……

  就在这时,包围成圈的敌军骚动了起来。马蹄声,冲锋声,还有骚乱声,它们越来越大,让正和Noah交手的敌军也不禁愣住,动作迟缓了起来。Noah趁机将剑刺入他的胸膛,在他将剑拔出来的那一刻,原本铁桶般的包围圈被撕破一道口子。一队装备精良的人马杀入,马背上的士兵一边冲锋,一边俯身去砍两旁的敌军。为首那人身披深蓝色的披风,一头耀眼的金发,眼睛犹如星辰般明亮。他冲他喊道:“Noah——————!”

  这一声喊,仿佛穿越了时光,和童年的记忆重合起来。曾经那个一起学剑玩耍的孩童已然长大,身着铠甲手持长剑,却总是向着他的方向奔来。

 

  星夜来到他身边,纵身跳下马,与他背对背而立:“好久不见啊,Noah!”

  “好久不见……不对,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吧!你怎么会在这里!”

  “当然是来救你啊!”星夜手里的剑轻巧一挑,划开敌人的喉咙,“我听说了他们的阴谋,就急忙赶来这里了,幸好还不算晚!”

  虽然腹中还有一堆疑问,但有多年不见的童年挚友守护着他的后背,令他安心了不少:“谢谢你,星夜!”

  “嘿嘿,不用客气!来比谁解决得敌人更多吗?”

Noah没有回头也能想象出此刻星夜脸上明晃晃的,带着孩子气的挑衅笑容。方才的疲惫和不支一扫而空,他挥剑斩向一个敌人,嘴角不自觉上扬了几分:“好!”

 

  又是一番浴血奋战,最终剩下的敌人溃不成军,落荒而逃。Noah收剑入鞘,打量四周,发现剩下的人并不多。他的眉心微微皱起:“星夜,你带了多少人过来?”

  “我得知消息的时候太仓促了,来不及招募更多人。我带过来的人都在这了,他们都是跟我一起从异国回来的战士,值得信任。”

  “我想说的不是这个,”Noah无奈地摆摆手,“你就带着这么点人贸然杀进来,未免太冒险。”

  星夜挠挠头:“这不是没事嘛……再说,英雄是不会被区区以少胜多这点小事难倒的!”

Noah莞尔,那笑容看得星夜呼吸一滞:“在这一点上,你还真是没有变。”

  星夜湛蓝的眼睛里映着他的影子,嘴角勾起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彼此彼此~Noah你也还是老样子嘛。”

  Noah心头微微一动。这么多年过去,他已经从一个懵懂又天真的孩童变成了一国之君,学会了杀伐决断也学会了无情,手上沾了不少人的鲜血,背上也担着若干条性命。有时候他看着镜子里那张自己的脸都觉得陌生。

  可星夜却说他还是老样子。Noah笑着闭上眼,那纯真又快乐的童年时光恍若隔世。

  “对了,为什么突然回国了?之前不是还在异国修炼?”

  星夜一拍脑袋:“忘记说了!我的修炼已经结束了,听说你刚刚继位,局面还不太安定,所以……”

  “所以?”

  星夜凝视着他,神情格外认真。

  “所以,我为了我的王而来。”

  他单膝跪在Noah身前:“请让我成为你的剑,为你而战。”

  对面许久没有说话。星夜埋着头,忽然听见长剑出鞘的声音,内心一惊,那饮过无数鲜血的剑身,却是轻轻地点在了他的肩头。

  “好。”

这一个字的分量,胜过千言万语,它是一个许诺,一个王对他的骑士的许诺。

 

 

 






  星夜站在空无一人的教堂里,手指不自觉地在剑柄上敲打着。夜已经深了,大厅里的光线昏暗,只有两边的蜡烛以供照明。

  经过数年的征战,叛军终于归降,王国也终于结束了纷争,迎来了休养生息的时机。明天是他正式的册封仪式,他在等待着被派来今晚为他做守夜祈祷的人。按照惯例,这个人得是王所信任的,有一定地位的人,不知道Noah会派谁……

  正胡思乱想之际,门终于被打开了。一个身影提着一盏油灯走了进来,星夜正向上前打招呼,油灯的光芒照亮了那人的脸,星夜被惊得停住了脚步:“Noah!”

  “怎么,这么不欢迎我?”Noah打趣道,放下油灯关上了门。

  “不是,我只是没想到你会来嘛。”星夜挠了挠头,“这么晚了,你怎么过来了?”

  Noah看着他,微笑:“当然是来给你守夜。”

  星夜这回才是真的被吓了一跳,讲话都结巴了起来:“啊……?!你,你,你亲自……?”

  Noah走得近了些,变魔术般掏出了一把剪刀:“有意见?”

  “没没没没有意见!Noah你有话好好说别动手!”

  Noah失笑:“在想什么呢,坐下。”

  星夜立刻乖乖坐下,像一只受训的大型犬。油灯被放在旁边,他感到Noah的手指轻轻擦过颈部的皮肤,刺激得他整个身子都坐得更直了些。

  耳边传来Noah的轻笑:“紧张什么。”接着一缕头发被轻轻拽起,剪刀咔嚓一声,“你的头发,挺久没剪了吧?”

  “这不是之前都忙着打仗没时间嘛……”星夜打着哈哈,“没想到Noah你还会这一手。”

  “不会。”又是咔嚓一声响,“所以要把你剪得不能见人。”

  “别!”星夜惨叫,“我错了!”

  Noah低低地笑了起来,吹走了落在他脖子上的几根碎发,一阵颤栗沿着被吹过的皮肤传到身体每一个肢端末梢:“开个玩笑。”

  他的声音就像有魔力一样。星夜想着,心中暗自庆幸这里光线昏暗,Noah应该看不到自己脸上的红色。

 

  修剪完头发,Noah满意地欣赏了一下自己的作品,坐到一边开始祈祷。星夜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好像真的只是短了一点,安下心来,开始斜眼偷偷看向旁边的Noah。此刻他正闭着眼,对旁边的视线浑然不觉,烛光下他的轮廓显得无比柔和。星夜呆呆地看着他长长的,微微颤动的睫毛,一种“想去碰一碰”的想法油然而生。

  手不自觉地向那个方向伸了出去,在快要碰到的时候才如梦初醒地收回了手,转而握拳。他在干什么?!

  “星夜。”

  Noah的声音突然响起,星夜一惊,还以为被发现了,回头看去才发现那人仍是闭着眼的:“怎,怎么了?”

  “谢谢你。”

  “不用……等等你在谢什么啊?”

  “谢谢你愿意成为我的剑,成为我的……英雄。”

  星夜的心脏像是被射入了一枚烟花,深深一击之后处处明亮又绚烂。小时候的画面又出现在眼前,那时候的自己面临着即将到来的分别,强忍着悲伤对小小的Noah说:“我会成变得更加强大,成为专属于你的英雄,所以一定要等我回来!”

  脸上的笑容无法抑制的越来越大,他眨眨眼:“我的荣幸!”

 

 

 

  第二日的仪式,Noah身着盛装,看着满身光洁铠甲的星夜再次单膝跪在自己身前,背诵着骑士誓词。正式的仪式他可逃不掉这一步了,那短短若干行折腾了他好几天,总算是能不出岔子地念出来。

  这个场景自然让他回想到几年前的战场上,残阳似血,围观的也只有小部分筋疲力尽,刚结束一场血战的士兵。那时他将自己从险境中拯救出来,起誓要成为自己的剑。

  他果真成了他的剑,所向披靡,无往不利,永远闪耀着耀眼的光辉。

  正巧誓言念到了最后一句,星夜突然抬起头,正对上他的视线。他的眼睛里那片清澈的蓝色,仿佛能让Noah深陷其中。Noah下意识握住了藏在手心里的一个小锦囊,里面装着几缕昨天偷偷藏下来的头发。

  星夜看着Noah,一字一句说出最后一句誓词——

  “我发誓将对所爱至死不渝。”


END

有生之年我居然亲手写了美国组的小短文!【狂喜乱舞】 

顺便贴一下骑士誓词:

谦恭,正直,怜悯,英勇,公正,牺牲,荣誉,灵魂!

强敌当前,不畏不惧,果敢忠义,无愧上帝,忠耿正直,宁死不屈,保护弱者,无违天理!

我发誓善待弱者

我发誓勇敢地对抗强暴

我发誓抗击一切错误

我发誓为手无寸铁的人战斗

我发誓帮助任何向我求助的人

我发誓不伤害任何妇人

我发誓帮助我的兄弟骑士

我发誓真诚地对待我的朋友

我发誓将对所爱至死不渝


觉得最后一句刚好就顺手用了⁄(⁄ ⁄•⁄ω⁄•⁄ ⁄)⁄

评论(9)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