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企鹅条-冷冻中

一条咸咸的企鹅🐧圈地自萌常年冬眠
产ichu I❤B/lc 昂雅
写东西都是一时心痒+自娱自乐,有幸被你喜欢的话就很开心!

【授权翻译】【美国组】执子之手·07

Chapter7 新伴郎

第二天早上,星夜的意识迷迷糊糊地搅成一团,上下沉浮。他感到有什么东西抵在他的前额,但不想睁眼去看那到底是什么。他伸手将那句温暖的身体拉得更近了一些,将自己的脸埋过去,埋到他逐渐模模糊糊意识到那是Noah颈背的地方。星夜并不在意他正主动地抱着他的童年挚友,重新坠入梦乡。

大概半小时后,Noah醒了过来。他脖子后面有什么暖呼呼湿哒哒的东西。在擦掉他脖子后面的口水之前,他有点嫌弃地推开星夜那张流着口水的脸。Noah半梦半醒地意识到他们此刻正是一个抱着的姿势,而星夜的那根硬硬的东西正危险地靠在他的屁股附近。但他实在是太困了。

 

又过了两小时,听到大厅里的骚动声,他们都醒了过来,仍然维持着抱着的姿势。接着Alicia闯入了他们的房间。他们清醒过来,及时地分开滚到床的两边。

“妈,你怎么不敲门?”Noah嘟囔着,顶着一张分明是因为早上被叫醒而充满起床气的脸。

“Noah,别摆出这幅样子。是紧急事态。”

看到Alicia完全不害怕Noah的起床气,星夜为之折服,不过想到紧急事态,又警觉了起来。

“发生了什么?”男孩们异口同声地说。

“来餐厅,我们会告诉你们的。”

Alicia匆匆走了,就像刚才匆匆进来一样。

星夜咕哝着拿起枕头盖住脸:“多么粗鲁的叫醒方式啊。”

“你跟我说也没用。”Noah叹着气,他也完全无计可施。

他们又躺了几秒,试图让他们的神智回到身体里。

“嘿,谢谢你。”星夜喃喃地说,一抹红色爬上了脸。

“为了什么?”

“就,让我抱着啦。抱着很……舒服。”

星夜脸上可爱的红晕让Noah的心脏加速跳动,几乎要跳出胸膛。他开始怀疑他会不会患上了心脏病。

“呃,那,那个……对了,现在不是已经十月了嘛,天气很冷的对吧?”Noah结结巴巴地说,“我只是不想让你着凉而已。”

“这,这样啊,好吧,不管怎么说,谢谢你了。”

他们试图找回自己的镇静,于是有了一段更长的沉默。

“急事优先?”在他们已经冷静下来之后,Noah小声说道。

“急事优先。”

男孩们迅速地起床,找了些衣服穿上,就快速地赶到了餐厅。

 

那里只有Alicia,Julie,Chelsea和她不知道名字的未婚夫。Chelsea正在被她未来的丈夫安慰着,餐厅里的空气十分凝重。

“怎么了?”Noah问道,而星夜抓起了桌上的一个羊角面包。

“我的一个伴郎得了肺炎,不能来参加婚礼了,”那个未婚夫说道,“我们在商讨怎么办。”

“我没法去掉任何一位伴娘,”Chelsea叹息道,“但是伴娘比伴郎多又很奇怪。”

“好啦好啦,没关系的。”Julie抚着她的背。

“西装是按照他的尺寸裁好的,所以我们没办法随便找人填空,”Alicia接着解释道,“人家自然也想找家庭里的成员来当伴郎,但是我们不知道……”

“我来吧!”Noah立刻说道,“你们有那套西服吗?”

“我觉得那套不合你的尺寸,”未婚夫叹着气,“我的伙伴是个运动员,他的肩比你宽很多。”

“来不及改小了吗?”

Noah固执地想帮助他的表姐。

“我们早就给裁缝打了电话,但是他们周六关门,”Julie沉重地叹着气,“我们得找一个体格足够大的人来穿他。”

“Andrew!”Chelsea倒抽了一口气,抓着未婚夫的手臂,“星夜怎么样?”

星夜微微喘着气:“w……w……w……我?”

“对,你!”Chelsea坚持着说,“你的身高和体格差不多,而且你在和Noah约会,就是我们的家人啦!”

“家……家……家……家人?”Noah窘迫地结结巴巴着说。

“Chelsea,不要突然把事情推到星夜身上,”Alicia责备道,“他是客人,而且他还不熟悉——”

“我来做。”

Noah惊讶地看着星夜。

“星夜,你不必这样——”

“我会成为婚礼的英雄的,Noah!”他坚持道,脸上神情坚定,就像那天他爬上阳台来把自己从邪恶的掳掠者手中“拯救”出来的神情一样。

Noah温柔地笑了起来:“好吧,星夜。”

“我也不反对,”Andrew微笑起来,“不过我们得确认一下这套西装是不是合适,才能得出结论。”

 

在星夜穿着Andrew为他的伴郎做的Gucci西装从盥洗室里走出来的时候,大家都安静了下来。暗灰色的西装,酒红色的马甲和领结,与他金色的头发相配。很显然,这套西服在他身上就像手套与手那样契合,熨帖地包裹着他的四肢。Noah看着他,觉得一股血流从他的头涌上他的分身。

“星夜……你看起来真……”Chelsea结巴了起来。

“惊艳。”Alicia帮她说完了。

星夜脸红起来:“真的吗?我觉得屁股的地方有点紧诶。”

当他转过身来展示的时候,Noah立刻撞上了一把椅子。长裤紧紧地包着他的臀部,紧到了近乎色气的程度。这已经是Noah能把持住的极限了。

“我觉得Noah少爷可能已经停止呼吸了,”Joey担忧地说道,将手在他眼前挥了挥,来确定他还,真正地,存活。

“Noah,你还好吗?”星夜同样担忧地问道。

Chelsea,Julie和Alicia吃吃地笑了起来,非常清楚此刻她们深爱的Noah正在经历什么。

“你看起来……很棒,”Noah呛了一下,满脸通红,“既然事情都解决了,我要去……呃……做一下一天的准备。”

他跌跌撞撞地,可以说是从他穿着那套西装,看起来有着致命诱惑的暗恋对象那里逃开。他离开了餐厅,径直向卧室走去。

“你觉得他还能正常地参加婚礼吗?”Chelsea对Alicia耳语道。

Alicia笑着回复::“别担心,他会在那之前走出来的。”

“来吧,性感长裤先生,”Julie调笑道,把星夜推回盥洗室,“把它脱下来,我们好维持它的整洁。”

“知道啦!我会是最棒的伴郎的!”他兴高采烈地欢呼道。

 

星夜还在楼下换衣服,Noah坐在浴室的地板上,让水从他的金发流到背上。要藏起他的感情越来越难了,而他的思绪则因为害怕被发现的焦虑而乱做一团。

“那只是一套衣服。”他小声自言自语,气愤地向地面砸了一拳。如果星夜没有察觉到发生了什么,他就不会立刻知道自己的心思,然后又能怎样?他会对抱有这样想法的自己感到恶心吗?他会因为害怕Noah的行为而回到日本吗?

他两腿依然盘着,身体却躺倒在地板上,水流在他的肚子上形成一个小瀑布,在肚脐处积起小水坑,再流下他的身侧。他轻轻拨开湿掉的刘海,茫然地思考脸上趟过的热流是来自花洒,还是他终于忍不住的眼泪。

“Turn down the lights

调暗灯光

turn down the bed

躺倒在床,” 

Noah低声唱道,

“turn down these voices inside my head

抛开心中烦恼

Lay down with me

与我一同躺下

tell me no lies

坦诚相言

Just hold me close

紧紧相依

don’t patronize

不要敷衍”

唱歌似乎有一些帮助,但却无法掩饰他现在,实际上,在哭泣。他决定继续他闷闷不乐的独唱。

“I can’t make you love me if you don’t

我不能强迫你爱我

you can’t make your heart feel somethingit won’t

那不是出自你的真心

Here in the dark

在这黑暗中

these final hours

在这最后的时光中

I will lay down my heart

我会放下一切

and I’ll feel the power

感受这一切

But you won’t

但你不会

No, you won’t

你不会”

他被一阵敲门声打断了。他痛苦地站起来,受到热水的冲刷,突然有些晕眩。

“Noahhhhhh,”星夜在门外抱怨,“你已经在里面呆了很久了,快点啦!”

啊,看起来他消沉的时间比预期的要长。为了接下来的一整天,他得快点振作起来。

“抱歉星夜,”他喊回去,“我马上就出来。”

他听到星夜的脚步退了回去。而他无力地站着,唱着最后的旋律。

“Cause I can’t make you love me...if you don’t. No, you won’t.”

 

Noah终于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星夜正躺在床上看杂志。一条毛巾围在Noah的腰上,另一条则裹着头。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他抱歉地说道。

“你之前表现得有点不对劲,所以我想确认一下你是不是在里面晕过去了。”星夜说。

Noah脸红起来。这么说他注意到了自己的反常。

“对不起。我没事,只是……”

“你觉得不对劲肯定是因为你明天就要看到和你那么亲近的Chelsea结婚了,对吗?”

Noah暗自微笑,星夜实际上并未察觉。

“对,就是这样。”

Noah走进了他的步入式衣橱,打开了灯来挑选今天的服装。解下了腰间的毛巾,他把手搁在臀部站着,思考着穿什么。。

“哦对了Noah,你妈妈想让我们——”

星夜猛地打开了衣柜门,阳光折射在Noah臀部表面残留着的水珠上。Noah迅速转过身,双手护住重要位置,发出了一声足以刺破耳膜的尖叫。

“星夜我还没穿衣服你这个变态!”

“哇哦,我们都是男人,冷静一点啦!”

“出去!”

星夜有些生气地关上了衣柜门:“你有时候还真是个小公主啊!”

“想要点隐私空间真是对不起!”

“反正,你妈妈希望我们去帮忙准备预演的晚餐。大家都已经开始为明天的婚礼安置椅子和住所了。”

啊,看起来在晚餐之前他都能穿着舒适的衣服了。

“谢谢,星夜。”

只要再过几天,Noah告诉自己,一旦他们回到日本,一切都会回归原状的。

他拿起了一件T恤,一条牛仔裤,和一件来自他父母母校的毛衣。穿着这些衣服他会自在一点。

 

他走进餐厅,看到星夜和Alicia正在摆那些精致的瓷器。

“不是应该管家来做这些的吗?”

“我给他们放了一个上午的假,他们昨晚为了这顿晚餐忙了一整夜,”Alicia回道,“现在别表现得像个被宠坏的孩子一样,过来帮忙。”

“是,是,”Noah开玩笑地敬了个礼,随后便接过一盒餐具,帮他们摆放起来。

“我昨晚和其他人谈过了,我们都想看你们两个在晚餐的时候表演个节目。”Alicia宣布。

男孩们手里的东西差点掉下来。星夜手里的是一套贵重的骨瓷,Noah则是满手的叉子。

“妈妈!”Noah叫道,“我们没时间来准备了!”

“不用准备什么大型的节目!就唱首歌就好了!”

“妈妈,我们是日本的偶像,我们的歌是日语的。”Noah叹气,“而且,星夜和我只一起唱过一首歌,那首歌*基本上是关于性爱。”

“哦?”Alicia假笑着。

Noah脸红起来:“忘掉最后那部分!我们唱的东西没人能听懂的!”

“Noah说的对,为了走到这一步我们受过严苛的训练,最后一刻来准备压力太大了。”星夜说道,“那是很难,不过,我们乐意这么做!”

你说什么?”Noah叫道。

“就当是为了Chelsea!再说了,他们也不是要一整场穿着演出服跳舞的偶像演出,这只是一场家庭聚餐。”

“但唱什么歌呢?”

“我们可以挑一些接地气的美国情歌,如果大家想听的话我们再唱一些我们组合的歌,”星夜放下了瓷器,抓过Noah的手,“如果是你家人的愿望的话,无论如何我都会实现它。”

Noah的脸一下子红起来。星夜不过是为了Alicia着想罢了,但他的话语听起来那么认真,就像是他真的很在乎Noah和他的家人……就像他爱——

Noah摇了摇头,在那句话成型之前把它从脑海里赶出去。让自己产生希望并没有意义。

“好吧,我们会表演的。”Noah微笑,“天,从来没想过居然能让星夜来说服我唱歌。我现在一定很兴奋。”

Alicia拍了拍掌:“太好了!现在我就让你们两个从摆餐具中解脱出来去准备表演,你们意下如何?”

“哇哦哇哦!”星夜欢呼,失手把一些水晶酒杯撞到了地上,摔得粉碎。

“就像一头在瓷器店横冲乱撞的公牛。”Noah叹了口气,抓过他的手臂,“在你打碎其他的你赔不起的东西之前,我们赶快走吧。”

星夜深深地向Alicia鞠了一躬,Noah依然拉着他的手臂,“真的很抱歉!我太兴奋了!”

Alicia咯咯地笑着:“别在意,好好准备你们的音乐,我就当做无事发生过。”

星夜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然后就跟着窘迫又恼怒的Noah走出了餐厅。

 

“哇,你们居然有一个音乐室?!”星夜敬畏地说道,走进了Noah带他进入的房间。这间房间很大,有拱形的天花板和昂贵的,二楼大多都铺着的硬木地板。一面墙是镜子,一道芭蕾横杆竖在镜子前。上午的阳光透过大大的落地窗,在角落里的钢琴上闪耀。

“我说过我的祖父很爱音乐,他在这个房间里弹奏。妈妈把它当作芭蕾舞的练习室,所以才有了镜子和横杆。”

“看起来就像我们在艾特瓦尔的练习室诶!”星夜大笑着,孩子气地在房间的中央快速转圈。

“小心点,你会头晕的。”Noah笑他,假如可能的话,他觉得自己爱他的程度又多了一些。

“嘿,我都不知道Alicia会芭蕾。”星夜提道,躺倒在地板上,四肢摊开。

“呼呼,我觉得我小时候就告诉过你了,在怀上我之前,妈妈是职业的芭蕾舞演员。”Noah一边解释一边调试着吉他,“虽然她依然爱着跳舞,但她做不到丢下我去美国演出,所以最好就决定开一个练习室来教别人跳舞。她甚至给家境困难的孩子们开免费课程,让他们学习到负担不起的课外课程。”

“哇,太酷了吧!你妈妈真是酷爆了!”

Noah脸红了:“那,那当然啦!她可是我的妈妈!”

“她教过你吗?”

“教过一点,但是那时候我太沉迷祖父的吉他了,”Noah承认,“呼呼,我也有点希望我学过,柔软度对我们的演出还是挺有用的。”

星夜温柔地笑了起来,那笑容让Noah迅速又慌张地挪开了目光。

“不管怎么说,我们还要学歌,还是快点开始吧。”

“我有一些想法。”星夜说道,拿出了他的手机。

“好吧,我们来听听它们。”

 

彩排很简单,就是在婚礼举行的地方迅速地走个流程。唯一耽搁了一下,是因为星夜要拥抱一通所有的伴郎和伴娘,但是他们仍在一个小时之内完成了。

彩排之后是大家都为之匆忙准备过的正餐。这是个正式的场合,所有Noah被迫换下了他舒适的衣服,穿上了许多套西服中的其中一套。锁上了柜门,他试穿了许多套备选。最后他穿上了黑色的西裤,深紫红色的衬衫和配对的领带,还有一双黑色的礼服鞋。现在还不是穿黑领带的场合,所有他决定把无尾晚礼服留给明天。

“星夜?”Noah走出衣柜问道,“你准备好了吗?”

星夜正站在镜子前方,只穿着一条黑色的四角内裤和一件没扣起来的白衬衫,一边肩膀的地方还掉了下来。他正匆匆地理着他的头发。

“怎么了?”Noah问。

“我的头发不听话。”

“它们听话过吗?”Noah笑他,领着星夜转过来面对自己。他仔细地整平了他的衬衫,又用灵巧的手指系好了扣子。

“我们一会去拿点发胶,现在专心穿好你的衣服,”Noah微笑着,在扣好所有扣子之后走向镜子梳理头发。

“啊……呃……谢谢。”星夜结结巴巴地说,抓起了灰色的西裤穿上。再一条深紫色的领带完成了他的装扮。

“你看起来很棒。”Noah补充着,按照小时候妈妈教他的,将梳子在头发里梳过一百次。

“谢谢。你看起来也是,就像个高贵的王子!”

“可惜我的王冠们好像都在干洗店,所以我现在不能是公主啦。”Noah开着玩笑眨了眨眼,“不过我觉得我可以勉强当个王子。”

星夜笑起来:“你可真傻啊,Noah!”

“我尽力去演了。”

星夜单膝跪下,伸出一只手,掌心向上朝着Noah。

“所以,我能护送我英俊的王子去他高贵的舞会吗?”

Noah轻笑着,压下脸上的红晕,递过自己的手。

“为什么不呢,谢谢你,好心的先生。”

两人手牵着手离开了,前往赴宴。


TBC


碎碎念time:于是目前为止作者太太放出来的更新就全部翻译完啦!【蹲在坑底】虽然之前思考过(伪)最后一次更新要不要放在Noah生日那天或者作为许愿伟人池的更新,不过还是憋不住XD

我真的超~喜欢这篇文,看的时候就满心刷满尖叫,翻的时候就容易关注到很多甜滋滋的小细节,更是边翻边在心里以头抢地反复跳楼忍不住小窗去骚扰 @肴肴进击中 因为完全憋不住哈哈哈,也感谢肴肴对我三天两头的骚扰的宽容(づ ̄ 3 ̄)づ

最后残念的一个是作者的更新速度,一个是自己的翻译水平……_(:з」∠)_看懂和翻译真的完全是两码事,现在想来这篇的翻译里狗屁不通表达混乱语序不能看的地方应该有不少【土下座】也感谢耐心地看到现在的你和所有点过小红心小蓝手的小伙伴!我们下次更新见!

(烧纸求作者太太不要坑)

评论(1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