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企鹅条-冷冻中

一条咸咸的企鹅🐧圈地自萌常年冬眠
产ichu I❤B/lc 昂雅
写东西都是一时心痒+自娱自乐,有幸被你喜欢的话就很开心!

【授权翻译】【美国组】执子之手·05

Chapter05 回忆之歌

 

马蹄一下下在Noah家旁的这条泥路上敲击出声。这边是片安静的农场,他们不必担心汽车来往。曾经星夜也住在这条路上,住在一个小小的,离这数百英尺的农场里。仿佛还是昨日,他踢着小脚下的尘土,拖着一架绳梯和一副望远镜,准备去拯救被锁在高塔里的公主。当然啦,他所谓的“公主”,现在正在他的身边,骑在阿玛雷托身上,看上去和往常一样高贵。

“你知道吗,”星夜说道,“看上去你现在应该戴顶王冠。”

Noah轻笑道:“为什么?我现在看上去很像王子吗?”

“嗯……是的,你的确像,”星夜承认,“我现在觉得我穿得有点朴素了。”

“呼呼,不过对英雄来说,穿着舒服才重要……至少,以前你穿着那些破旧的衣服来我家的时候是这么说的。我觉得你妈妈来接你的时候,看到你穿着的那件满是洞的脏毛衣,一定很歇斯底里吧。”

“我喜欢穿着舒服,忍不住嘛。”他撅起嘴。

“我真诚的希望你至少带了一套正装来参加婚礼,那是个隆重的场合。”

“我带了!只要我想我也可以看起来很帅气的!”

听着他激动的辩解,Noah笑了起来。

他们沿着公路骑马,路的右边是大片的黑麦田。星夜露出了大大的笑容。

“Noah,看啊!就像你说的一样,麦田都成熟了!”

“当然,”Noah微笑起来,合上了双眼,“就像你来救我的那次一样。难以置信,已经过去十三年了。”

“Noah,你说话开始像怀旧的老人一样了。”星夜开着玩笑。

“闭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才是更老的那个!”Noah恼火地说。

星夜笑了起来,而Noah的心脏,一如往常,漏跳了一拍。

“拜托,Noah,我只比你大三个月诶!”

星夜的笑声让Noah如此着迷,以至于没有意识到阿玛雷托停在了麦田的前方。星夜用力勒住缰绳让奥古斯都也停下来。

“Noah?你还好吗?”他问道,突然间意识到Noah迅速地神游天外了。

“我没事,只是在想这片麦田里那些美好的回忆。”Noah微笑,这不是完全的谎言,“能和你一起回忆,我很高兴。”

“我也很高兴!”星夜的脸上满是快乐的笑容,就像太阳一样散发着光束。丘比特的箭矢在那一刻正中Noah那颗早已脆弱的,苦恋着的心脏。

“好,好的,那我们现在继续往前吧?你以前的家就在不远处了。”

“走吧!”

 

 

他应该告诉父母他们计划去哪里的,Noah后知后觉地想,这样或许他们就会告诉自己这不是个好主意了。

星夜童年的家已经不在了。

不是说它自己长了腿走掉了。一些建筑残存的焦炭是这个家留下来的最后痕迹。

Noah发誓在他离开日本的时候,那座老旧的白色农舍还矗立在路边。实际上,他本来是想让星夜看到他离开了那么多年,仍一如往昔的家,露出那明亮而耀眼的笑容的。

星夜没有在笑。

“星夜……我不知道……”Noah试图安慰他。

星夜摇了摇头,他的眼睛紧紧地闭着,以防止眼泪从里面逃出,“这不是你的错。总不能指望这么多年后,你小时候的家还站在你面前,对吧?”

星夜把拳头攥得紧紧的,指关节甚至发白了。

“来吧,我们回——”

“不,”星夜坚持说,“那是我以前的家。我想看看它。”

“但是它——”

“我知道它已经不在了,Noah!”星夜大声说道,情绪的闸门终于放了开来。

Noah叹着气,从星夜手里签过了缰绳。

“来,我们回家吧。”

Noah的心仿佛被碾碎了。他本来计划让星夜这天过得很开心,比如带他走走记忆里的小路,但是看起来有些回忆已经付之一炬,只给星夜留下了痛苦。现在,他牵着两匹马的缰绳,快步走回庄园。

像我这样的假男友啊,他自嘲地想着。

归程很安静,只有星夜静静地抽鼻子的声音。Noah的大脑一片混乱,想找到让星夜开心起来的办法。十分钟前,他的笑容还是如此明亮,自己要想办法找回那笑容。他的目光扫过他们再一次经过的黑麦田,一个主意浮现在了脑海。他并不确定是否有效,但至少值得一试。

抬起头向着灿烂的蓝天之上,Noah开始歌唱。

“Round herneck

在她的脖子上 

she wore a yellow ribbon

她戴了一条黄丝带

she wore it in the springtimeand in the month of May

她戴着它度过了春天和五月”

 

他唱道,歌声穿过泥土小路,混入了麦田里摇摆着的金色麦子。

 

“And if youask her why the heck she wore it

如果你问她为什么戴着它

she wore it for her lover whowas far, far away

她戴着它是为了那遥远的爱人”

 

星夜停下了哭泣,惊奇又困惑地看着Noah。

Noah轻笑作为回应:“还记得以前你唱过这首歌给我听吗?”

一个小小的微笑出现在了星夜的脸上:“Noah,你可真行。”

“不来和我一起唱吗?”

星夜擦去了眼泪,点了点头。

 

“Far away, far away, she wore it for her lover far away

很远很远,她为了她遥远的爱人戴着它”

两个男孩骑马回家,一路上唱着歌儿。

星夜当然还在为再也看不到童年的家而沮丧,但,唱着他们过去在黑麦田里唱过的老歌谣帮助他面对了这个现实:有些事物会永远停留在回忆里。

 

 

等他们回到家里,Noah告诉了他妈妈在骑马的时候发生的事情。

“噢,在以前的信里我忘了说那场火灾了,”她抿了一小口Joey准备给她,Noah还有Chelsea的茶,回答道:“星夜亲爱的,我希望你不会太难过。”

星夜嘴里塞满了蛋糕,没法回答。

“我看他挺好的。”Noah笑着,轻柔地擦掉星夜嘴角边的奶霜。

“那是场电器引起的火灾,”Chelsea补充道,“就是最近的事。他们上周才拆掉那些建筑呢。”

“Chelsea,你会让星夜难过的!”Alicia责备道。

“嗯?”星夜从他的蛋糕中抬起头来,完全没注意旁边在说什么。

“不管怎样,换个话题吧,”Noah宣布,“妈妈,要来家里留宿的大家什么时候到?”

“大家今晚都会到,毕竟明天就是彩排了。”

“我知道了。我已经很久没看见大家了,有点兴奋。”

“谁要来?”星夜问道,舔着叉子上的奶霜。

“妈妈三个兄弟姐妹,还有他们的家人都会和我们一起住,再加上妈妈的父母。他们会住满客房,所以其他人就不能住下了。”Noah解释道,“Chelsea,有多少人会来参加婚礼?”

“邀请了一百三十五人。”她答道。

星夜吹了一声低低的口哨。

“我知道了,”Noah大口喝了一口茶,“顺便问一句,你的未婚夫呢?我现在还没看到他。”

“他还有点宿醉,昨晚有个单身汉派对,”Chelsea笑着,“你明天肯定会看到他的。”

“那就好。”Noah微笑,“毕竟,在你们结婚之前,我要确认他是不是对你好。”

“啊,你真是我披着闪耀盔甲的骑士。”她有些挖苦地回复道。

Noah气愤地说:“毕竟你是我重要的表姐,我可不想看见你和一个讨厌的家伙共度余生。”

Chelsea温柔地笑了,举起茶杯挡住嘴:“我爱他胜过一切。你不用担心任何事情。”

Joey过来给Noah添茶,Noah注视着琥珀色的液体水柱从茶壶灌进他精美的瓷器茶杯。他有些嫉妒当表姐谈到她爱人的时候,眼中流露出的神色。他扫了一眼星夜,似乎很明显,Noah永远不会拥有Chelsea现在所拥有的那种快乐。

“我倒是比较担心你!”Chelsea宣布道,把Noah拖回了现实。

“担,担心什么?”他问道。

“打我今天早上过来开始,你和星夜都没有表现出来过任何形式的恩爱诶!为什么?难道你认为我们都是一群恐同者吗?!”

星夜和Noah都吓了一跳。

“不,我们才不会——”

“为什么我们——”

“我们只是——”

他们都结结巴巴地想要找到一个不会拆穿他们伪装的借口。

“Chelsea,男孩们不用做任何会让他们感到不舒服的事,”Alicia严厉地提醒她的侄女,“你现在只是在搅乱他们。”

“我没有搅乱他们,婶婶!我只是想让他们知道,他们不必隐藏起自己!毕竟,情侣之间彼此表达爱意是很自然的啊!”

“Chelsea,我觉得你看了太多言情小说,”Noah有些恼怒地说道,肩膀放松下来。

“你难道不爱星夜吗?”Chelsea问。

“我当然爱。”Noah自信地承认。

“那你不会有那种,真——的很想亲吻他的时候吗?”

Noah的脸烧成了深红色。

“不关你的事!”他尖声说道。

“Chelsea。”Alicia发出了警告。

“我只是在说,接吻!这就是全部了!当然啦,除非你是个胆小鬼。”

Chelsea过去也激怒过Noah,实际上,那是她最喜欢的消遣。她总是不停地纠缠他,这一点也完全没有随着她长大而改变。尽管Noah早已学会用厚脸皮应对她的嘲笑,但一旦涉及到他对星夜的感情,她确实敲在了一个非常深的痛处上。

“你就这么想看两个男人接吻吗?”Noah喊道,“那好吧。”

“Noah,你在——”星夜惊叫道,而Noah从座位上起身,走向星夜,将自己的唇撞在星夜的唇上。

这个亲吻很草率,很混乱,而且显然是两个没有经验的未成年人的亲吻。不过,Chelsea从她那个角度,是看不到这些不协调的。

尽管如此,亲吻星夜仍旧是Noah一生中最想做的事,虽然他曾经在旅途的开端承诺星夜他们不用接吻,他只是利用了这个现状。

反正,是星夜首先在马厩里提出接吻的,所以一切都没问题,对吧?

Noah彻底地在星夜嘴里的巧克力蛋糕的气味重迷失了自我,他抓住星夜的头发,把它拉过来的同时,把自己的舌头滑进他微微分开的唇瓣之中。星夜在惊讶中喘息,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呻吟,他们开始在Noah的妈妈和表姐面前进行全面的亲热。

孩子们。

听到Alicia的声音,两人从亲吻中抽身,连忙跳开。

“我不介意你们接吻,但是还是把拽头发和那些性感的声音留到卧室吧。我是你母亲,NoahRichard。”

Noah的脸在尴尬下几乎要变紫了,星夜看起来也好不了多少。

“我……呃……失去了理智,”Noah结结巴巴地说,“实在抱歉。”

“没事,甜心,显然是某人又一次让你失控了。”

Alicia看了Chelsea一眼。

“……对不起,婶婶。”

“我知道在现在是最后关头,你压力很大,但是在这个家里用性方面的事折磨你表弟不该是你缓解压力的方式。”

Noah站起身,头依然垂着。

“你要去哪?”Alicia问。

“我要一个人呆一会。我有些尴尬。”

“我能一起来吗?”星夜问道。

“绝对不行。”

他一点都不想让星夜看到,在听到了从星夜嘴里发出的声音后,自己难以忍耐的样子。

“好吧,亲爱的,不过吃晚餐的时候要回来,”Alicia和他挥手,显然自己也没从尴尬中走出去,“Chelsea,我们得去准备晚餐的餐桌垫了。星夜,你一个人没关系吗?”

“没问题。”

“那就好。”

在所有人都离开之后,星夜承担起了去安慰Noah的责任,或许再讨论一下餐厅里发生的事情,试着搞清这一切的意义。

星夜的嘴唇还在疯狂发麻,拜他暗恋了这么多年的人的鲁莽亲吻所赐。这是他人生中最美好的一刻,即便尴尬的是有观众在现场,这份美好也不会改变。大概无论Noah如何选择他的恋爱对象,他也能够知足了。只要有了回忆中的这个吻。

来到了Noah的卧室前,他试着开门,却发现房门锁着。他轻轻敲门,希望不会吓到Noah。

“走开。”Noah喃喃道。

“开门吧,只有我在!”

“我告诉过你了我想一个人呆在!现在走开!”

星夜闷闷不乐地走开了,那条看不见的尾巴蔫蔫地垂在两腿间。

他打算去果园里散个步,再没精打采地吃点苹果,不过就在他离开房子,抬头看向他许多年前爬过的橡树的时候,另一个主意跃进了脑海。就像以前一样,那些树枝就挨着Noah的阳台。虽然Noah锁了他的卧室门,很可能他没锁阳台门。

跳上第一根树枝,他很高兴他现在已经长高到可以毫无障碍地爬上树了。

“哈哈,这就像那些动画里的英雄一样。”他笑了起来,跳上了另一根树枝,“别担心,Noah,你的英雄就在路上了!”

向上爬的距离好像比他五岁的时候要高得多,不过他的手臂也比那时候要健壮得多。爬上最后一根树枝时,他的肌肉都在酸痛着发出抗议。在这之后他肯定得洗个澡了。

他也比以前沉多了,就在他从树枝的末端滑向阳台时,那根树枝支撑不住弯了下去,让他失去了平衡,摔到了阳台上,以脸着陆。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他哀叫着,揉着酸痛的额头。

他看向阳台的玻璃门,发现窗帘已经被拉开了,Noah惊讶地站在门边。

星夜弱弱地冲他微笑和挥手,让他高兴的是,Noah开始笑了。

“星夜,你在搞什么啊?”他问道,打开门让他进来,依旧笑个不停。

“我本来是打算来成为你的英雄的,不过我滑倒了。”他承认。

“你还是真的一点都没变啊。”

“也不完全是啦,”星夜用脚支撑着自己站起来,“我希望没有打扰到你。”

“一点也没有。”

出乎意料的,Noah拉过他,吻了吻他的脸颊。那是个简短的吻,却仍有一阵酥麻感沿着脊椎一路传到他的脚尖。

“这次又是为了什么?”他脸红着磕磕绊绊地问。

“是献给我的英雄的吻。”Noah小声说,“而且,在刚刚的惨败之后,我觉得我们还是要习惯接吻比较好。”

“这也是我想对你说的。”星夜挠了挠他的后脑,一些金色的树叶掉在了地上,他忘了他的头发里现在满是小树枝和树叶。

“我也想了很多。不过,你还是先进来吧。”

星夜噗通一声扑倒在床上。

“这真是刺激的一天啊。”他嘟囔道。

“现在还不到四点,”Noah叹着气,把背倚在他身上,“我想这就是在离家一年后带一个新男友回家的时候会发生的事吧。”

“我们还不是真正的男友呢。”星夜提醒他。

Noah轻声叹气,“对,我知道。抱歉把你卷进这一切。”

“啊?你为什么要道歉?我拜访了你的父母,又骑了一次马,我们去看了黑麦田,而且我还吃到了我最喜欢的巧克力蛋糕!我玩得很开心!”

Noah笑了:“你还真是单纯呢。”

“不过我也有点吃惊你刚刚的爆发,”星夜嘟囔着说,“我还以为你能解决这个,因为之前我从来没看过你表现得这么自然。所以我才很担心你。”

“一旦涉及到你的事情,我总是倾向于防守,”Noah承认,“我发了脾气,没有像我往常一样应对。”

“为什么?”

Noah回过身,看向星夜美丽的蓝色眼睛,笑得温柔。

“这不是很明显吗?我很在意你。”

星夜快乐地微笑。

“我也很在意你!”

“我知道在一开始我告诉你我们绝对用不着接吻,所以我很抱歉打破了承诺。”Noah说。

“啊,我早知道我们可能会要接吻啦,我一点都不介意。”

“你确定吗?”

“当然。”

“那么,我们是不是该在我的其他家人来之前,练习一下,嗯?”

星夜笑了起来,身体倾向前。

“那你可不要后悔哦。不过,Noah……”

“嗯?”

“这可不是基佬意义的吻*。”

Noah笑了起来:“你这话听起来就像是榭寄生*下的Lucas和Leon。”

他们的唇再次碰到了一起,这次动作很轻柔。同时,那条在友谊和恋人的界限也开始模糊了。

TBC

基佬意义的吻*:这句话原文就两字,no homo,我大概get了一下意思努力扯了个句子,不过感觉还是很不精准_(:з」∠)_有大佬来指点一下吗……

榭寄生*:在西方传统中,圣诞节这一天,会将檞寄生挂在门上及门楣上,
如果两个人同时经过挂在门楣的檞寄生下,就要互相亲吻对方。


其实我也想看榭寄生下的双L

这章是我最喜欢的一章!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