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企鹅条-冷冻中

一条咸咸的企鹅🐧圈地自萌常年冬眠
产ichu I❤B/lc 昂雅
写东西都是一时心痒+自娱自乐,有幸被你喜欢的话就很开心!

【双L】star night·下


上篇请走:点我

*加粗字为法语



  幸好当初一时兴起和Lucas学了几句法语,Leon一边跑回大街上寻找药店一边暗自庆幸。曾经有次他路过Lucas房间的时候,房间的主人大概忘了把门关紧,歌声伴着贝斯弹奏的曲调悄悄从门缝间钻出,落入Leon的耳中。那些听不懂的句子由Lucas的嗓子低声唱出,连带着这门语言都变得魅力十足,如同羽毛落入平静的水面,在他心底漾开大小不一的波纹。后来他就多了份心思,有空就缠着Lucas教他法语。Lucas被他烦得不行,总算勉勉强强教了他几句日常用语。不过在Lucas嘴里格外动听的语言,一到他嘴里,就变得磕磕绊绊,饶舌且单调乏味。没坚持多久他就放弃了,到现在也只是任他搜刮尽脑海的每个角落,也只是依稀记得几个单词。

  不知道小Lucas是不是真的明白了他的意思……买到东西后,他快步返回原来的空地,直到看到秋千上依旧坐着的小小身影,才松了一口气。他走上前去,也不管对方听得听不懂,夸赞着“真是好孩子”一边揉了揉他的头发。小Lucas看上去表情有些别扭,但没有躲开他的手。

  过够瘾后(他的乐队同伴就从来不让他这么做),Leon拿出刚买回来的消毒水和棉签纱布之类的,试探性地用法语问:“可以吗?”

  小Lucas接过消毒水瓶子,认真地确认了一下它的包装和说明书,方才点点头。

  看来这份一丝不苟的性子真是从小就有的……Leon心里默默吐槽着,手上动作却仍是轻柔的。但消毒水接触伤口的刺激性还是让小Lucas忍不住倒抽一口气。Leon一下就慌了起来:“怎么了怎么了?是不是很痛?要不要还是去医院?”问了一大串之后他才反应过来自己说的都是日语,挠头了半天憋出一个单词:“呃……医院?”

  “……噗嗤。”

  “你刚刚笑了吧?是笑了没错吧?亏我还在为你担心,你居然嘲笑我!你这小孩真是……”

小Lucas听到这一串气鼓鼓的英语,如果说之前还是没忍住偷偷跑出来的一声笑声,这回不但没有停下,倒是笑得更放肆了。Leon正要炸毛,抬眼看见他脸上的笑容,火又瞬间熄灭了。

如果要说眼前的小孩子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就是脸上的表情了。在他这个年龄,别的小孩子都是满脸开心的傻笑向父母撒娇,只有他,即便摔伤了腿也一副沉着冷静的样子,脸上是本不该属于他这个年纪的成熟和稳重。

可是他笑起来多好看啊,就像天使一样。

“你应该多笑笑的。”Leon自言自语道,继续手里的动作。

似乎感受到了眼前大哥哥的情绪变化,小Lucas渐渐安静下来,看着他给自己的伤口消毒,喷止痛喷雾,包扎。

“大功告成!”Leon最后绑了一个结,满意地看着自己纠结了许久才绑成功的绷带。小Lucas看看自己腿上绑的奇丑无比的结,撇了撇嘴。

“你这小鬼……”Leon站起来,伸展了一下手臂,才发现四周的天色变得更暗了。“糟了,得带他回去才行……能走吗?

闻言,小Lucas抓着秋千的绳子,先用没受伤的一条腿站起,再小心翼翼地用另一边触地。还没等他做完尝试,Leon先蹲了下来:“唉算了算了,上来。

背后的小孩子犹豫了一瞬,还是听话地趴了上来,两条小小的手臂环住Leon的脖子。Leon小心地避开伤的位置,托稳了后问:“哪边?

小手往一个方向指了指,Leon向那个方向迈开步去。街灯一盏盏亮起来,身后的小家伙倒是乖巧地搂紧了他一动不动,另一个人的热度隔着衣服传来,这种感觉……奇妙又令人安心。

他们一起,在漫天繁星之下,向家的方向走去。

 

在小Lucas的指路下,他们终于来到了一扇门前。小家伙拍了拍他,示意放自己下来,再拿出挂在脖子上的钥匙,伸长了胳膊插进锁眼里开门。房子里果然空无一人,大虽大,却冷冷清清的。小Lucas开了灯,想了想,给Leon拿了双拖鞋。

“诶?是邀请我进来的意思?”Leon指指自己,有些惊讶。

小家伙有些别扭地别过脸,不理会他,自己一拐一拐地走向冰箱,从里面拿了两个三明治去微波炉加热。Leon走进客厅好奇地打量四周,这个屋子面积不小,却没多少生活的气息,四下摆放着不少乐器,上面都积了一层灰,显然它们的主人已经很久没有使用过它们了。

小Lucas拿着加热过的三明治走出来的时候,Leon正拿起一本童话书欲翻。还未打开,就被小Lucas以对于小孩子来说惊人的力道抢了过去。Leon哭笑不得地抬头,小家伙脸红了起来,怀里护着自己的书。

“好了好了我不看行了吧?”Leon举起双手以示投降,小声嘀咕,“小孩子看童话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长大了不也照看不误……”

余光瞟了瞟Leon,确定他不会来抢书之后,小Lucas把书挪得远了一些,递给他一个三明治。他们回到餐桌边共同享用这简单的晚餐。三明治是从超市买来的那种,味道不怎么样,但餐桌边坐着两个人一起吃,多多少少有点像一顿正常的晚餐。

Leon嚼着三明治,有很多话想说,比如你爸爸去了哪里为什么不回家,你平时都是一个人生活吗,可以的话以后千万不要进厨房……一来语言不通,二来问不出口。那些心里已经隐约有答案的问题,就算问出来也是对他的伤害。此时此刻,他所能做的,不过是多陪伴他一会。尽管这一切可能并不真实,但他无论如何也无法对这样的Lucas视而不见。

果然都是那个混蛋大熊的错,回头就该把Lucas失败的料理通通倒进他的便当盒里!Leon一边咬着三明治一边愤愤不平地想。

他的目光落在了角落里一个落了灰的吉他上,突然之间,一个点子窜进脑海。他迅速解决了剩下的三明治,指着吉他问道:“我可以用吗?

小Lucas疑惑地点了点头。他将它抱过来,拂去上面的灰尘,试弹了几下——还好,音色还正。坐在对面的小家伙好奇地看着他的动作。他向他一笑:“是给你的。

说罢,他弹奏起了熟悉的旋律。

“No matter how dark,No matter how cold”

“渴望能成为照彻你夜空的勇气”

Leon独自唱完了整首歌,而平日里总是与他一起唱的人——的童年形态——正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他,眼里闪烁着他似曾相识的光彩。是了,那光彩,他在作曲的Lucas眼里见过,在一起进行live的Lucas眼里也见过。这份光彩使他熠熠生辉,使他总能轻而易举地吸引住自己的全部目光。

他最喜欢眼中有着这样光彩的Lucas了。

喜欢吗?

小Lucas用力点头。他把手中的吉他递过去,看着对方好奇地在上面拨弄,发出不成旋律的几个音节。

“未来你会写很多很多很棒的歌,我们会一起站在舞台上唱它们。”他拍了拍小Lucas的头,在对方迷茫的目光中继续说道:“所以……要快点和我们相遇啊。你一定会喜欢那个未来的。”

加油。你不会孤身一人的。

尽管眼前黑暗无光,但我希望你能看见那属于你的未来的光辉,并让它成为照亮前路的勇气。

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它坎坷又遍布荆棘,但我们会在路的尽头相遇。

“剩下的就要靠你自己努力了哦。我在未来等你。”

小Lucas注视着他的眼睛。Leon不确定他能听懂或是理解多少,这个晚上的表达已经穷尽了他的词汇库。只见小Lucas认真地点了点头。

我会的,谢谢。

视野渐渐模糊起来,他最后看见的,是小Lucas脸上的笑容。

 

“喂,醒醒!别在这睡着,会着凉的!”

他再睁开眼,看到的是Lucas的脸。不是小的那个,而是他最重要的同伴。

“诶?我睡着了?”他揉揉眼睛坐起来,“对了,Lucas,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嗯?”

“你是为什么……想成为偶像的呢?”

“当然是想证明给某人看了。”Lucas顿了顿,“不过……也是因为某个笨蛋的影响吧。”

“诶?谁啊?”

“不记得了。不过笨的程度和你挺像的。”

“你说什么混蛋Lucas!”

在一如往常的吵吵闹闹中,Leon露出微笑。

 

能和你相遇,真是太好了。


END

评论(7)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