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企鹅条-冷冻中

一条咸咸的企鹅🐧圈地自萌常年冬眠
产ichu I❤B/lc 昂雅
写东西都是一时心痒+自娱自乐,有幸被你喜欢的话就很开心!

【授权翻译】【美国组】执子之手·04

Chapter04·清晨

阳光从阳台的玻璃门悬挂的窗帘间流淌进房间,在他金色的眼睫间闪烁。星夜醒了过来,眨了眨蓝色的眼睛,坐起来伸展了一下有些发酸的手臂。这场横跨了半个地球的出行显然给他的体力带来了不小的影响。看来Noah提前好几天飞回来参加婚礼的做法是很明智的。

想到Noah,星夜马上发现床另一侧的被单已经被整齐地折好摆放在一边,看起来Noah醒的比他要早。

星夜再次瘫回床上,温柔地注视昨晚被他童年挚友枕过的枕头。

能够在这场婚礼上扮作Noah的男友,他真是太幸运了。他既莽撞,又难以控制住情感,自觉根本不是Noah会喜欢的类型。他一直觉得,他们的关系可能就停留在过去的童年挚友上,再不会更进一步了。但是一想到Noah来找自己和他一起飞回美国,做他哪怕仅仅一周的恋人,星夜就幸福得有些头晕眼花。

一时兴起,他伸手够过了Noah的枕头,深吸了一口那上面残留着的Noah洗发水的甜香,以及专属于Noah身上的香味。星夜轻声抱怨着埋进了那个枕头,与此同时,在这熟悉的香味下,他感到某个器官变得有些兴奋起来。

天哪。他真是太痴情于Noah了。

正在这时,他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开始嗡嗡作响,将他从白日梦中拽了出来。他把枕头尽可能整齐地放回原处,猛地拔下手机连着的充电线。看了一眼来电人的名字,他不悦地嘟囔了一声再接起电话。

“早上好,姐姐。”他打着招呼,声音里仍然充满了浓厚的睡意。

“早上好?!”真咲叫道:“现在都晚上十一点了!你到底在哪?!”

啊,他想起来在他离开之前有什么事忘了做。显然那就是通知他的家人他会缺席他们每周雷打不动的家庭聚餐。

“我打给了你的制作人,她说你今天没有去学校,”他姐姐继续说道,“我们没有一点你的消息!爸爸妈妈甚至想去报警了!”

“真咲,我已经成年了。”他不满地嘟囔着。

“你只有十八岁,在我们眼里还是个孩子,”她责备道,“所以你到底在哪?”

“啊……你不会喜欢这个答案的……”星夜说,“我在美国,Noah父母家。”

电话那头有一个短暂的停顿。

“嗯?你去美国干什么?”她的语气由生气转为惊讶。

星夜向她逐一解释了在Noah的请求之后发生的一切。在知道了他亲爱的弟弟很安全,没有日本的哪个乡村水沟里之后,她显得出奇的冷静。

“所以我会在美国呆到周三,告诉爸妈我很抱歉忘记告诉他们了。”他充满歉意地总结道。

“星夜。”

“嗯?”

“你知道你把自己卷进了什么状况之中吗?”真咲在电话那头喃喃道。

星夜不确定地低下了头:“我知道。我怕如果他知晓了我真正的想法,会觉得我很恶心。我太害怕这一点,以至于不敢太过靠近他,即便我们要假装成恋人来骗过他的家人。”

“好吧,我建议你好好利用现状。这可能是你可以表达自己的真实想法而不用承担任何后果的唯一机会了。”

“我懂了。我之前还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呢。”

“懂了就好。”真咲继续说道,声音变得更有恐吓性,“你错过了妈妈的美味,飞到美国去也逃不掉的,回家后等着吃一顿真咲式的揍屁股吧。”

星夜吞了一口唾沫。毕竟他的姐姐是真的很恐怖。

“那就这样了,下周见,自己当心哦,小弟弟~”她挂了电话。

星夜意思到现在已经早上十点半了,不禁发出呻吟。他得待会再想真咲的事情,现在要先找到Noah,再找点填肚子的东西。

 

“星夜,早上好……我是不是该说ぉはよう*?”Alicia和走进餐厅寻找Noah的星夜打了个招呼。

“我是离开美国8年了,但我的英语还是很流利的。”他开玩笑道。

“知道了知道了!不过距离我上一次看见你,就像过了一辈子那么久!”她高兴地笑着,温柔的棕色眼睛中闪烁着光。

“Noah在哪?我还以为他可能在吃饭呢。”他问道。

“你知道Noah他不可能和阿玛雷托分开的。他可能还在马厩那边。”她轻笑起来。

“我知道了。好吧,就让我把他带回来吃饭吧,我很快就回来。”

“祝你好运。”她一边搅动着咖啡,一边开玩笑地说道。

 

马厩就在房子的右边,苹果园的对面。星夜停下了脚步,从枝条上摘了一个成熟的苹果,满足地咬了一口。他想念美国的秋天,总是有着新鲜的农产品,和许许多多庆祝收成的节日。

理所当然地,他在马厩找到了穿着骑马服,为阿玛雷托梳着深色鬃毛的Noah。

“早上好,星夜,”他微笑着打招呼,“我以为你可能永远都不会起床了。”

“嘿!”他抗议道,把Noah逗乐了。

“你来这干什么?”Noah问道,“你就这么想我吗?”

“我醒的时候床边没有人,所以我觉得我应该来找你,确认一下今天的计划是什么。再说……我们应该是男友关系,所以这样你父母会觉得我们在马厩接吻。”星夜眨了眨眼来强调他的重点。

Noah脸红了,转过去背对着星夜:“你这……这太荒唐了!”

他慌乱的样子让星夜哈哈大笑。

“你吃饭了吗?”Noah试图用严肃的语气掩饰自己刚刚的失态。

星夜在马厩脏脏的木地板上摩蹭着他的鞋:“我其实在等你和我一起去啦。”

“你不用等我的。”Noah微笑着说道。

“可是我想和你一起吃,”星夜坦白,“过了这么多年,我对你家一点都不熟悉,一个人在那里很恐怖诶。我也不想把你们果园里的苹果都吃掉。”

Noah有点惊讶于星夜承认了他的弱点,但听到他将会大吃特吃酸苹果,Noah却一点都不惊讶。他叹了口气,把阿玛雷托的梳子塞进腰带间。

“好吧,那我们走吧。阿玛雷托,我待会再来看你和你的儿子。”

他吻了吻她的鼻子,就跟着星夜走进了房子。

在路上,星夜牵起了Noah的手,十指交叉。Noah吓了一跳,有一个的瞬间他想甩开他的手,但他发现星夜大大的,温暖的手包裹着他的,很令他安心。

“看起来Chelsea来了,”Noah指着靠近房子的地方,“她的车在车道上。”

“哦天哪,”星夜比了一个苦脸,“我希望她不要像我们小时候那样夹我的头。”

Noah笑了起来:“别傻了,我肯定她已经长大到不会再玩这个了。”

他们打开了前门,立刻收到了准新娘的欢迎。

“星夜!!!”她尖叫着,弹向他们两个,“是真的吗?你真的是Noah的男朋友吗?!你们太基了吧!”

“嗯,对,那是——”Noah解释的话语被同时圈住他和星夜的手臂打断了,她每支手臂下夹着一个人的脑袋。

“我太想你们两个啦!”她说道:“你们能来我的婚礼我真高兴!”

“啊哈哈……看起来有些事是永远不会变的,”Noah对正在挣扎着尝试逃脱的星夜咂嘴。

“Chelsea,放开他们。”Noah的妈妈出现在玄关,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比Noah的还要恐怖的多。

星夜和Noah感觉空气明显降了好几度。Chelsea也有些害怕地松了手。

“对不起,婶婶。”她说道。

“很好。Noah,你错过了早饭。”

“啊,对不起,妈妈,我真的很想去看看阿玛雷托而且——”

“这不是借口。你还在发育,需要营养。马在你以前去日本的时候没有跑掉,也不会因为你先去吃了顿早饭就跑掉。过来吃饭。”

Noah噘着嘴,显然并不喜欢在回来的第一天就被责备。

“噢还有,星夜亲爱的,谢谢你带他回来。”

星夜笑了:“小事一桩!”

 

在他们吃饭的时候,Noah的爸爸也回来了。

“Noah!欢迎回家,伙计!”他高兴地打着招呼,走进了餐厅,揉乱了儿子的金发。

“爸爸,工作怎么样?”

“一如既往地累人,”他说道,“你妈妈告诉我你带了一个流浪者回家?”

Noah轻声笑了:“是的爸爸,你还记得星夜吧?”

“我怎么会忘呢!在去学校的路上你一刻不停地跟我说他!”

星夜笑得差点窒息:“是真的吗,Noah?”

Noah脸红了起来:“闭嘴,假的!”

“很高兴能再次看到你,Robert。”星夜打招呼道。

“我也是,感觉就像是再次看见了我走丢很久的儿子啊,”他开着玩笑,“虽然我觉得应该不久了,你和Noah是不是该结婚了?”

他们同时被鸡蛋噎住了。

“结,结婚?!爸爸你疯了吗!”Noah叫道。

Robert哈哈大笑起来:“得了吧,我只是在逗你们玩。”

Noah气鼓鼓的:“拜托,我们才18岁诶。”

“我知道,但我已经听了几个月的婚礼计划了,”Robert打了个哈欠,“好吧,我已经不停地工作了15个小时,我觉得我最后还是去睡一会吧。你们两个好好玩,我们可不太常看到你们出现在美国。”

“我们会的。”星夜应声道。

“好好休息。”Noah补充。

他离开之后,他们两个继续吃饭。

“所以,我们今天去做什么?”

“嗯……我们可能要帮帮妈妈搞定那些最后关头的婚礼计划。怎么了,你有什么主意吗?”

“嗯,我们今天能去骑马吗?”星夜问道:“我已经很久没有看见那些马了!”

Noah轻笑着:“听起来是个好主意。我们可以骑马去你以前的房子那看看,如果你想的话。”

星夜的笑容明亮了起来:“我爱死了这个计划!”

“那就快点吃完,我们好出门。”

星夜兴奋地欢呼,声音在餐厅和走廊里回荡。或许那里会是最合适的地方来实践真咲的建议。

吃过早午饭,他们走回马厩。

“星夜,你确定你要穿着这个骑马吗?”Noah指着他的F∞F的宽松运动裤和连帽衫问道。

“怎么了?我要换吗?”星夜问道,眉毛皱了起来。

Noah笑了:“没事,看起来挺好的。”

他打开了马厩的木门,阿玛雷托立刻嘶鸣着回应。

“你好啊老女孩,我按照约定回来了,”他对她柔声说道,轻柔地戳了戳她的鼻子。

“阿玛雷托确实有点年迈了,”星夜赞同,“她现在肯定又长了十岁。”

“实际上,十七岁了,”Noah说道,“她大概可以活到25~30岁吧。”

在他妈妈的马栏隔壁,她的孩子,现在已经十一岁大了,正因为缺乏关注而发出鸣叫。

“再等一会,我马上就过来,Agustus*。”Noah边把马鞍放在阿玛雷托身上边说道。

星夜大笑了起来,拍着他的口鼻处:“你还真是个大男孩啊,哈?我上一次见你,你还只是个小家伙呢!”

“他上一次见你的时候,你也只是个小家伙。”Noah开着玩笑,递给星夜一个头盔,“来。最后记得别摔下马,在婚礼前摔出脑震荡就好了。”

“我才不会!”

“那就带上头盔。就当是为了我?”

星夜显得气鼓鼓的。Noah抬起长长的眼睫毛看着他。他对Noah的赌气式噘嘴毫无还手之力,他们都知道这一点。

“好吧。但是我不会掉下来!”

“我知道你不会。”

在Noah走向Augustus的时候,星夜决定实施他的计划了。

“嘿Noah。”

“嗯?”

“我们来接吻吧。”

Noah手中的马鞍掉了下来,他猛地回头震惊地看着星夜。

“你在说什么?!”

“那个,”星夜使Noah向后退了一步,抵在了马厩的墙上,“某些时候,你爸妈也会希望我们接吻的,但我们做这个的时候总不能表现的像是我们的第一次接吻一样,对吧?”

“所,所以,你想来练习?”

“嗯,而且还有比这更好的,没有人能看见我们的地方吗?”

当他在自己耳旁说最后一部分的时候,星夜温暖的呼吸让Noah的耳朵痒痒的。Noah觉得自己膝盖发软。星夜之前到底引诱过多少人?!他太擅长这个了,而这对Noah的心脏来说一点都不好。

他知道马上他的唇就会触碰到星夜的,他整个人都会膨胀起来,而他的所有情感会迎来爆发。他不能承担这样的风险,尽管他的嘴唇看起来很诱人——噢天呐,他在舔它们吗?

“还是以后吧。”Noah说,把星夜推开了。

太近了。

星夜有些受伤。他曾在内心深处期盼过,有那么一线希望,Noah对他的感情比朋友要多。看起来,他错了。

Noah可以感觉到他的失落,给了他一个鼓励的微笑:“嘿,我又没说我们不练习接吻了。你说的对,我们应该表现出一些亲密。我只是想先骑马,好吗?”

星夜的眼睛再次亮了起来,他急切地点头。Noah笑起了他的迅速切换。

“来,让我们走吧。”

只要Noah能把心中的感情藏得更深,对他们来说就更为有益。

TBC

ぉはよう*:早上好

Agustus*:本来应该和阿玛雷托一样翻音译,不过我真的没见过这个小马的名字音译是啥……


这章!真的!很刺激啊!各种意义上……

评论(4)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