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企鹅条-冷冻中

一条咸咸的企鹅🐧圈地自萌常年冬眠
产ichu I❤B/lc 昂雅
写东西都是一时心痒+自娱自乐,有幸被你喜欢的话就很开心!

【双L】star night·上

一个复健(这次不是翻译)

我流时间操作√


  一切开端于一张照片和一场流星雨。

  那是个晴朗的夜晚,看了天文台预报的大家一起找了个视野开阔的地方等待流星雨的降临。突然之间,Leon握着手机发出的“咦——????”打破了寂静。I❤B的其他成员都不明所以地回过头去看着他,离他最近的Lucas索性直接凑过去看了一眼——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赫然是一张照片。

  照片里小小的Leon,抱着大大的吉他,奋力地伸手去够远处的几个按键,但因为手太短根本够不着。照片中的Leon显得着急又委屈,一脸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我表哥那家伙,说什么找到了以前的照片,非要发给我……啊啊不许看!”注意到Lucas的目光,他连忙伸手挡住屏幕,但这样反而更加勾起了其他几位的兴趣。

  “什么以前的照片?让我来看看——”

  “那个,Leon君,我也想看……”

  “以前的Leon吗?我也有些好奇呢。”

  一人难敌四人,尽管他左藏右躲,最后还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手机被拿走了。其他的I❤B围在一起看那张照片。

  完了完了,那么丢人的场景被看到了,形象保不住了——

  “什么嘛,很可爱啊。”

  咦?

  “我第一次碰吉他也是这样哦,完全够不着按键,后来还是祖父带我去买了很小的吉他呢。”

  预想中嘲笑的话语并没有降临,就连Lucas,也仅仅是看着照片一言不发,在听到“可爱”的字眼时,脸上倒是浮现出了一丝温柔的笑意。大概是自己眼花了吧,他揉了揉眼睛。

  “这不公平!我也要看你们小时候的照片!” 他夺回手机,不甘心地试图做出回击,但似乎并没有什么效果。

  “倒是有一张和星夜的合照,不过在星夜那里呢。”

  “小时候的照片?我没有带来……抱歉。”

  “我的照片吗?那时候不太喜欢拍照,都没有留下什么照片。”

  Leon的目光转了一圈,最后落在了Lucas身上。过了一阵子Lucas才反应过来,皱着眉问:“你在问我?”

  “对!想知道Lucas小时候是什么样子!”

  “没有那种东西。”这次他的回答堪称迅速,“照片是用来留念的,我的过去没什么值得纪念的。”

  “……”回想起了什么后,大家都识趣地不再开口。气氛有些僵硬,幸好这时一颗拖着长长尾巴的流星划过天际,宣告了这场流星雨的开始。

  “看,是流星!”“快许愿!”

  在漫天的流星中Leon闭上眼睛,除了像往常一样许愿I❤B的大家能够一起幸福平安地走下去之外,他还悄悄加了一个愿望。

  “要是能见一见小时候的Lucas就好了。”

 

  如果能见到的话……

  一切,会有所不同吗?

 

 

  恍惚之间,场景已更迭。他在茫然间四顾,周围不再是星空,天台和I❤B的大家,而是一条陌生的街道,路边的行人嘴里都说着一种对他来说既不陌生也不熟悉的语言。

  他知道那种语言。那是Lucas的语言。

  Leon有些不敢相信般地眨了眨眼,沿着街道向前走去。太阳即将西沉,不少父母牵着他们的孩子走在归家的路上,小孩子总是叽叽喳喳地嘴里每个停,父母微笑着倾听,偶尔插一两句嘴。Leon从他们身边路过,继续往前走,直到他的面前出现了一片空地,零零散散地摆了一些可供小孩子玩耍的滑梯跷跷板之类。时间不早了,这里已经变得空荡荡的,只有在中间的秋千上还坐着一个小孩子,有些茫然地来回荡着秋千。

  尽管没有见过照片,但那深蓝的发色和虽然稚嫩却仍和未来十分相似的脸庞,Leon可以确定那就是小时候的Lucas。这是流星带来的真实亦或幻境?他无从知晓。但无论真假,他都要好好把握这个机会——

  在小Lucas面前耍一番帅,好好表现一下大人的魅力!这么想着,他帅气地撩了一把刘海,走上前去。

  在秋千上独自摇晃的孩子抬起头,面色中带着疑惑。Leon脑海中闪过好几个开场白,比如说“我是来自未来的你的队友!”和“哎呀小朋友怎么一个人在这”或者“我不是坏人不要害怕”,不行不行,都不够帅气。他在脑中把这些选项一一叉掉,还未来得及组织好语言,倒是小Lucas先开口了——

  ……

  他在说啥?

  糟了我忘了这个时候他可能只会说法语!!!!!!

  小Lucas刚问出“你是谁”之后就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举止奇怪的大哥哥突然蹲下痛苦地抱住了头,更加疑惑了。碰到奇怪的人最好躲得远远的,实在不行就报警——今天学校老师的话语还回荡在他的脑海里。他也想躲,但是不行。今天下午他不小心把腿摔伤了,一动就疼。同伴们把他扶到秋千上休息,然后就接着进行他们的游戏,玩着玩着就把他给忘记了。眼看太阳要落山了,他们一个个被父母接回了家。最后一个小女孩走的时候有点不放心,跑过来问他有没有事。他摇摇头,说没关系,我爸爸一会也会来接我啦。于是她也离开了。

  其实根本没有人会来接他。该怎么办,他也毫无头绪,只是呆呆地在这里坐着,等待着一些……奇迹。说不定就会像童话里那样,有拿着剑的骑士来将他从这困境之中解救出来。

  眼前奇怪的大哥哥像是看到了他腿上的伤,脸色突然严肃起来,试探性地用一种奇怪的语言说了一大串,他只能摊开手表示自己真的听不懂。对方看起来很崩溃,手扶住额头想了想,用手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街道的方向,磕磕绊绊说了几个法语单词:“我,离开,你,不要,离开。”

  大概是让自己不要走的意思吧?他默默点点头,反正他也没办法走。对方松了一口气,笑着拍了拍他的头,转身离开了。虽然他也几乎不明白那个人在讲什么,也不知道对方值不值得相信,但那从头顶传来的短暂热度,有些温暖,令他不禁留恋。

  大不了就报警。小Lucas谨记着老师的教诲,坚定地想。


TBC

Leon:你在此地不要走动,我去给你买几个橘子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