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企鹅条-冷冻中

一条咸咸的企鹅🐧圈地自萌常年冬眠
产ichu I❤B/lc 昂雅
写东西都是一时心痒+自娱自乐,有幸被你喜欢的话就很开心!

【授权翻译】【美国组】执子之手·03

原文   

作者:XaverianQueenChrissy

前文

Chapter03:抵达

“美——国————我来啦!!!”

在经过了漫长的航程,走下飞机的星夜变得更为兴奋起来。他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去领取行李,而是像个多动症儿童一样四处瞎逛,嘴里哼着抵达自由之地的歌。

“星夜,”Noah烦躁地警告道:“你再不闭嘴的话,我就把你扔到下一班回东京的飞机上。”

“呃,抱歉。”在Noah的威慑下,星夜停下了在做的事情。

“我们还要过关再及时换乘。记住,我们才到了洛杉矶。”

“啊,还要坐一次飞机吗?”星夜抱怨着,迈着拖沓的步伐走向洛杉矶的海关。

“呼呼,你之前也这么走过一次,只是方向不同而已吧?”

“那时候我才十岁,我才记不清呢!”

“好吧。”

过关又是一次漫长的等待,而Noah也越发迫切地想回到家中和他的家人,还有亲爱的阿玛雷托团聚。

至少,能再一次自由地使用母语也令他放松。在大多数时候,他只能在和塞巴斯蒂安和Leon交流的时候用英语。他很需要这样的放松机会。

“我很高兴回到了美国,因为整天和别人用外语讲话真的很累。”Noah在排队的时候向星夜评价道。

“嗯……我不是很能感同身受,”他回复道,“我从小就用日语和英语分别和我妈跟我爸对话,所以我是同时学这两门语言的。”

“那肯定很棒。”

在终于完成了检查护照和行李等一系列程序之后,他们决定再开始下一段飞行前先喝杯咖啡。尽管在洛杉矶还是早晨九点,对两个有着时差的旅客来说,现在就像半夜一样。咖啡因有助于他们保持清醒。星夜看起来像是醒着的,但Noah知道他马上就要撑不住在洛杉矶小睡一会了。

“等我们到你家是什么时候了?”星夜问道。

“我们应该在东部时区的六点着陆,再坐两个小时的火车,和半小时的汽车。我们还有一整天的旅程呢。”

星夜嘟囔了一句:“天哪,我真讨厌出远门。”

“呼呼,我觉得你更讨厌的是等待着抵达你的目标。”

“有什么区别吗?”

一则广播响起,通知他们转乘的航班已经着陆了。Noah叹了口气从座位上站起来。

“来吧,我们有一等舱的座位,你可以在宽敞一点的空间睡一会,好吗?”

星夜笑着跳起来:“我现在已经浑身充满了能量,我觉得我肯定不会每次都像这样睡着的!”

 

星夜一落座就睡着了。Noah毫不意外,轻笑着将他们的行李箱放好。

“来看看我们的能量炸弹,爆炸得真是悄无声息。”他温柔地自言自语道。

Noah在他的座位上坐好,越过星夜给他系好安全带,再系上自己的。他的手指小心翼翼地在不弄醒星夜的程度下拂过他的金发。虽然它们总是很难驯服,但它们很柔软。大概有一个理发师姐姐就意味着他能拥有最好的护发素吧。

Noah也打算问问真咲她用哪种护发素。

飞机开始在跑道上滑行,Noah也打算小睡一会,做一个有着柔软金发和美丽的蓝眼睛的梦。

 

 

“星夜,你的口水滴到我身上了!”Noah抗议。

“啊?我有吗?哈哈,不好意思啊。”他笑了几声作为回应。

星夜毁了他最喜欢的毛衣还若无其事的态度,让Noah有点生气。他们下了飞机,现在正在去往离Noah和星夜童年的家最近的小镇的火车上。离开机场已经两个小时了,他们会在火车站和一个管家碰面。

“嘿,Noah。”

Noah从尝试清理肩上星夜的唾液的动作中抬起头:“星夜,怎么了?”

“我们什么时候……就你知道的……假装情侣?”

在“情侣”这个字眼出来的时候,两个人的脸都迅速红了。

“好,好吧,我得说一到车站我们就得开始了,毕竟管家们都喜欢闲言碎语,如果我们装得不像的话,他们会是第一个察觉有什么不对的。”

“我懂了。所以我该牵着你的手吗?”

Noah轻声笑了:“别看起来那么紧张。过去的两周我们已经讨论得够多了。”

“我知道,但是……我还是紧张。你看,我有很多年没有看到过你的家人了,万一他们不喜欢我呢?”

Noah笑出了声:“你这个想法就很荒谬了,你才只有五岁的时候他们就喜欢你了!”

星夜噘着嘴,攥紧了奏多给他祝他好运的火凤凰。

“嘿,现在,不许噘嘴,”Noah批评道,捧住他的下巴,开始挤他的脸颊,“你做你自己就好了,不要为如何秀恩爱焦虑,只要像往常一样触碰我,就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星夜佯怒:“嘿,你说得就像我很脆弱一样,快松开我。”

“啊,我忘记了,你是要做我的英雄的~”Noah边开玩笑边松开了手。

星夜微笑起来,最后一丝不安也在十月的暖阳中融化,流淌着穿出窗户。

“我会一直做你的英雄的,只要你做我的公主!”

在那个瞬间,Noah发誓他的呼吸停滞了。星夜永远都不明白他笑起来有多么好看。他脸红起来,看向窗外美国中西部的景色。

“笨蛋。我是男孩啦。”他假装生气道。

 

当他们下车的时候,两人都感到非常疲倦。Noah感觉他的膝盖已经僵硬不堪,脚也肿胀了起来,这让他的鞋子变得非常的紧。不过,他们仍然为终于抵达目的地而感到异常兴奋。按照计划,一个管家正在车站耐心地等待着他们。

“Noah少爷,很高兴再见到您。”他开心地向靠近他的两人打招呼。他是个三十多岁的年轻男人,星夜还依稀记得他刚为Noah的家族工作的时候呢。

“啊,Joey,我就猜到妈妈会派你来。”Noah笑着牵过了星夜的手,“这是我男朋友,星夜。你可能还记得他,那时候是你第一次为我们工作。”

认出了星夜后,Joey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是的,欢迎回到美国,星夜少爷!”

星夜笑着,给了他一个出乎意料的拥抱。

“能来这里我太开心了!”

“星夜,”Noah提醒他,“不要在你的腋下闻起来像是死了东西一样的时候随便拥抱别人。”

星夜松开手,笑得有些不安。

“抱歉……我闻起来那么糟糕吗?”

“你已经颠簸了这么久,至少应该先洗个澡吧。”Noah责备道。

Joey听着他们的对话,笑了起来:“星夜,看起来你被玩弄于鼓掌之间啊。”

“有一点吧。”他承认,更紧地挤了挤Noah的手。

“好吧,我们不能再耽误了,Noah少爷,您的母亲正迫切地等待着您的到来呢。”

“那我们走吧,星夜。”

“随时可以出发!”

 

Noah家就像星夜最后一次造访的那样,几乎没有什么改变。他曾经爬上去“拯救”Noah的那棵树依旧骄傲地树立在靠近Noah卧室阳台的地方,让他回想起了那些解救公主的快乐回忆,而公主最后反倒成为了他的童年挚友。星夜充满感情地看着这棵树。

“你还紧张吗?”Noah问道,一边挤了挤他的手。星夜摇了摇头:“我现在很好。嘿,还记得我们五岁的时候,我是怎么爬上那棵树来救你的吗?”

Noah轻声笑了:“记得,虽然你只是把我从下午的阅读课中拯救了出来。”

“Noah少爷,星夜少爷,我们到了。”Joey一边驶入私人车道一边宣布道。

“谢谢你开车接我们。”Noah给了他五美元以示感谢。

“我不要您的钱,你父母已经给了我很丰厚的报酬了。”他善意地拒绝了。

“不行,收下它。”

Joey别无选择,在下车帮他们把行李拿出来之后,只能感激地收下了小费。

“让我们进去和大家打招呼吧,”Noah对星夜说道,“Joey会照管好我们的行李的。”

“都听你的……呃……宝贝。”星夜结结巴巴地说出那个爱称,脸猛地涨红了。如果不是那称呼让他感到同样害羞的话,Noah竟觉得它挺讨人喜爱的。

Noah没有去敲门,而是直接打开了结实的橡木前门,就像他从未离去一样。

“妈妈,我回来了!”

急促的脚步声在房子里回响着,Noah的妈妈跑到前门来迎接他的儿子。

“Noah!”她叫道,张开双臂给了他一个紧紧的拥抱,“欢迎回家!”

Alicia就像星夜上一次见到她的那样,没怎么改变。她有着同样的柔滑金发和温柔的棕色眼睛,Noah正是继承自她。不过她的头发被剪成了短发,鼻子上有一点点雀斑,而且她要比她的儿子瘦得多。

“我很想你,妈妈,回到家我很高兴。”Noah打完了招呼,再次牵起了星夜的手,“妈妈,你还记得爱童星夜,对吧?”

Alicia转向星夜,他的手正被她儿子的手包裹着。在认出Noah把谁带回了家的那一刻,出于震惊她将手掩住了嘴。

“就是住在那条路的小星夜吗?噢,比起我上一次看到你,你真长了不少啊!来和我拥抱一个!”她流出了高兴的泪水。

星夜更为开心地把她迎进了自己的怀抱,将她举上了半空中。

“我也很想Alicia你!真是过了太久了!”

“星夜,把我妈妈放下来。”Noah玩笑般责备道。

“没关系啦!”Alicia柔声说,在他把她放回到瓷砖地面上的时候掐了掐他的脸,“所以这就是你的新男友吗,Noah?”

“嗯,我们碰巧在艾特瓦尔相遇了,那之后就一直在一起。”他微笑着说。

“那还真是巧啊!”Alicia咯咯地笑了,“或者是你计划好了去和他相遇……”

Noah脸红了:“妈妈!我发誓那是个巧合!”

“嗯~当然啦,”她戏弄道,“好了进来吧,就像在家里一样不要客气!Noah,你爸爸今晚再医院工作,还有一场他必须熬夜完成的紧急手术。他向你转达他的歉意,不过你明天早上会看到他的。”

“好的妈妈。”

“卧室已经准备好了,你们一定很累了吧。”

就像准备好了一眼,星夜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Noah以轻笑为回应。

“虽然我们有很多想要聊的东西,不过我们今晚最好还是早点睡吧。”

“当然了,你们两个,晚安。”

“晚安,妈妈。”

两个男孩向位于楼房的西侧,Noah童年的卧室走去。他们的行李早就被放在了里面,所以Noah很快推开了门,好让他们两个能准备上床睡觉。

床。

Noah忘了告诉星夜关于睡觉安排的小细节。他妈妈告诉他,因为婚礼,在接下来的几天所有的客房都会住满,所以他的卧室是这周唯一空着的房间。他和星夜要睡在一张床上。

现在,这是一张特大号的双人床,足够两个十八岁男孩睡下了,但星夜要和他睡一张床这一点还是让他的心不确定地颤动。

“啊,我们要……”星夜在认清了状况后说道。

“抱,抱歉忘记告诉你了!”Noah不安地磕磕巴巴地说,“等一下,我去争取你自己的房间——”

“Noah,没关系啦!”星夜安抚着他,牵过他的手,“我不介意。”

Noah的肩膀放松下来。要是两个本该是男友的人拒绝睡一张床,一定会很可疑。

“如果你确定的话,我们准备睡觉吧。Chelsea很可能明天早上会到,她的压力肯定很大,我们需要竭尽全力去解决这个问题。”

“我要第一个去洗澡!”星夜宣布道,走向卧室挨着的浴室。

“你确实需要。”Noah在他身后戳了他一下,一个小小的微笑浮现在他脸上。

“或者你想和我一起洗澡吗~”星夜开玩笑地眨了眨眼。

Noah的脸因为这个想法迅速地热起来。

“洗,洗你的澡啦你个变态!”他结结巴巴地说,显得有些慌张。

当他们都(各自)洗完澡之后,他们将自己裹进被子里,这时太阳已经要落下去了。

“Noah?”星夜问道。

“嗯?”

“我们可以抱着睡*吗?”

“拒绝。”

“拜托?我七岁马棚那次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和你贴着身睡觉了。”

“星夜,睡你的觉。”

星夜翻过身去,噘着嘴。

Noah身体每一部分都在渴望着任何一种可能触碰到星夜的方式。但是他知道一旦他从那些小小的行为中流露出任何真情实感,星夜可能就会起疑心。Noah最不想看到的就是在承认他的感情的时候毁掉他们的友谊。为了星夜,和自己那颗苦恋着的心,他必须要坚强。

两人在床的两端睡着了,而他们内心却渴望着能够躺在彼此的臂弯里入睡。

 

*原文是spoon,意思是叠匙般面贴着背地贴躺在身旁,对,不是面对面搂着睡,虽然我也很希望是那个意思……

TBC


评论(7)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