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企鹅条-冷冻中

一条咸咸的企鹅🐧圈地自萌常年冬眠
产ichu I❤B/lc 昂雅
写东西都是一时心痒+自娱自乐,有幸被你喜欢的话就很开心!

【授权翻译】【美国组】X Marks the Spot·下

前方甜·巨无霸预警!!!!!!!!!!!!!

  

“来找我……?”星夜原来紧握着他的手有些变松,但他并没有放开。“你……Noah,你成为Ichu就是为了你可以跟我来日本吗?”

Noah咬着他的嘴唇。现在轮到他挪开目光了。“到——到最后不是那样了。我很爱我的乐队同伴,星夜,我们也都有着很棒的组合。但是我——”他陷入沉默。他没有办法无视真相,或者是试图撒谎掩盖它。特别是对星夜,他是他所有感情的归向。“你……你可以这么说。”

浅蓝色的眼睛在对方脸上探寻着,但最终他的脸上露出了大大的笑容。“Noah你还真是多愁善感啊!”他把矮一点的男孩拉进自己的胸膛,把他压进自己的一个一如往常的快乐拥抱。“我真不敢相信,你那么喜欢我,甚至建了个乐队搬到日本,只是为了我们能继续做最好的朋友。”

星夜,我喜欢你远比你以为的要多,Noah心想,希望自己能永远陷在星夜温暖的怀抱里。

“真的吗?”

Noah停住了呼吸。他的心脏害怕到想要冲破限制自己跑掉,“我——我刚刚说出声了……?”

“当然。拜托,Noah,我可不会读心术!”星夜笑了起来,Noah却只听到自己的不安在搅动着。或许这一切都是他的想象,但星夜的心脏一直像这样隔着自己的肋骨跳动着吗?

“噢。”他只能说出这个字眼了。

“你……要解释一下吗?”

思考,Noah,思考。你真是把自己逼进了绝境了。他意识到星夜还没有把自己推开,所以如果要突然停止继续做朋友的话也是有机会的。他在星夜的怀抱里动作较小地调整了一下,让自己能够站得舒服一点,接着他深呼吸了一次,开始唱歌。

“曾透过教室的窗户,仰望茜色的天空,那时的我是那么想要知道,未来会怎么样,”

而令他惊讶的是,星夜接着下一句歌词唱了下去。

“那些曾在我们身边的,重要事物,现在我们把它称为,永远持续的友情。”

“你知道这首歌?”

“当然啦!几乎每个人的歌我都知道,不过我知道所有 I♥B的歌!”

“那你知道接下来的歌词是什么啦,”Noah说,接着和星夜一起唱了下去:“如今我依然感觉,和你相遇就像奇迹。”

“是的!但是为什么要唱这个呢?”

“我……”Noah无法接着和星夜对视下去,转而看向他们脚下的草地,它被保养得很好。如果Noah再不吐露自己的心声,他可能会有点生气吧。“我是为你而写的歌词。你就是……歌里那个‘珍贵的友人’。这也不是谎言——我真的觉得能够与你相遇,是奇迹。你知道吗,在你前往日本之后,我都没有意识到我的心会多么疼痛。”他的声调变了;他试着去笑,但他呼吸的气流却卡在了喉咙里。他吞咽了一下。“我想要再次见到你。你是唯一一个不以别样目光看我的,或仅仅因为我有钱就对我特别关照的人。你想成为我的朋友,是因为你喜欢的是我这个人。我很敬佩这一点。在我搬到日本,进入艾特瓦尔学院时,在我看到你的那一刻——就像是太阳终于拨开了乌云而现身。”他抬起头来直视星夜的眼睛,手在颤抖,“然后我就意识到,我并不是因为想念我的朋友而追逐着他,而是……而是因为我爱他。我指的是你。”

星夜看起来就像平常接受了太多新信息那样。他结结巴巴了好一会,把Noah拉到一臂远的长度好完完全全地直视他的眼睛。在感情上,很容易读懂星夜的心思:一方面,向他求证任何事情都很方便,因为你很快就能够知晓大概;另一方面,这使得Noah很想挪开目光,来逃避得知自己的命运。到目前为止,从横跨大洋到觉醒爱意——把这一切都放在星夜面前要他接受,Noah仍然很害怕被拒绝。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事却发生了:星夜捧起Noah的脸,吻了他。

柔软,是掠过Noah脑海的第一件可以理解的事情。星夜的唇十分柔软。他的身体跟上了状况,他也融化在这个吻里,小心翼翼地呼吸来防止自己失去知觉。他的脸庞很温暖,那温暖一直扩散到他的胸膛,爆发开来——他的心不可能冷静下来。所以,这就是亲吻太阳的感觉。在那个瞬间,他几乎都忘了他们在寻找这个无尽的树篱迷宫的出路。

星夜率先分开了唇瓣,将他的前额抵在Noah的前额上。“我……我很高兴你把这些都告诉了我。因为……你知道吗?称呼你为我永远的最好朋友永远不会让我满足。你对我而言一直那么特别。非常特别。当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总是觉得一切都变得更好了。你知道要说什么来逗我笑,而且……而且有你在周围,我的心脏总是为之颤动。”Noah觉得他能感到热度从星夜的脸上蔓延开来,不过这也可能仅仅是他的想象。“能有你在我的生命中,我一直都觉得很幸运。所以……所以我觉得爱情是个很好的方式来定义这份感情。”

Noah紧紧抿住唇,防止自己哭出来。他将自己的脸贴近星夜的,鼻尖轻蹭对方的鼻尖,轻声说道:“我很高兴。”

“你高兴的时候我也就高兴啦!”星夜也小声回复道,尽管听起来少了很多从容。他把声音提到正常音量,看进Noah的眼睛,真挚地问道:“Noah,你愿意做我一辈子永远的超级男朋友吗?”

Noah彻底地笑了出来,接着眼泪涌出了双眼,顺着脸颊滑落。“愿意,”他说道,用手背擦去眼泪,斟酌词句,“那会是我最大的荣耀。”

他们又交换了一个简短的吻,一致决定他们现在最好实实在在地去找出去的路,以防过去太久让别人怀疑是不是有什么坏事发生了。星夜的手寻到了Noah的,将他们的十指紧扣,沿着园林路走回剩余的迷宫。

他们两个离出口并不远,当他们看到空地的时候,一阵解脱感涌了上来。他们花了一些时间回到派对上,重新调整面具,再捡掉其余的在星夜的吸血鬼服装里的树枝和叶子。Noah仍然留着那朵耳后的玉兰,他的手则紧紧的环绕住他的男朋友的。他的脸部肌肉因为笑得太多了而感到酸痛,但那是一种幸福的感觉,就像当他们走在一起的时候,他们新建立的亲密带来的温暖发散式扩布他的全部身体。他们整晚都牵着彼此的手,如果有人注意到了的话(他们确实注意到了),他们也什么都没有说。(他们只是微笑)

毕竟,万圣节大概是有特权的。

END


不知道大噶看完什么感觉……反正我是一边翻一边在内心暴风尖叫反复跳楼根本冷静不下来被甜巨无霸直接噎死

一万分的感谢作者太太!!!!!!!!!!!!!!

如果你也很喜欢这篇,请去给原文点kudos和留言,让作者太太知道我们的爱❤~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