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企鹅条-冷冻中

一条咸咸的企鹅🐧圈地自萌常年冬眠
产ichu I❤B/lc 昂雅
写东西都是一时心痒+自娱自乐,有幸被你喜欢的话就很开心!

【授权翻译】【美国组】X Marks the Spot·中

我又双叒叕爆字了!都怪太太写的太太太太——棒了我没忍住鸡血一口气翻完了!

尴尬地强行分两段

前方大堆狗粮预警

前文


“Noah!是你!啊真是得救了!我还以为你是幽灵,可把我吓坏了!哈哈哈哈!不过我们现在在一起,就没有问题了!”星夜看起来注意到了Noah的情况,刚放心下来的他转为担忧,“我撞倒你了吗?我——我只是迷路了,这个迷宫实在是太大了,我试着原路返回,但我发现最好的方法就是沿着直线走,所以我就直接穿过这个迷宫的中央了。你还好吗?”

“我,我很好,星夜。巧了,我也以为你是个幽灵呢。”他试图大笑起来,但那笑声却没有多少生气。突然之间,他已不再处在生命危险之中了(至少不会被幽灵残忍地弄死),他的心脏还没赶上这个突然变化的局势。星夜向他伸出了手,Noah感激地握住了它,摇晃着站起来。在拍打掉自己身上的尘土之后,他看向星夜。在近距离的观察下,一些小树枝和树叶以尴尬的角度从他的服装中伸出。Noah摘掉了一些,将它们丢到了地上。“你说你走丢了?你为什么来这里?”

“噢,我听说在这个树篱迷宫中有宝藏!三千院君打赌我绝对找不到,所以我想尽早找出来给他看!”星夜笑了起来,Noah的心脏随之漏跳了几拍。就好像,整个迷宫都随着他的笑声明亮了起来。星夜摩挲着颈背:“而且,介于我以迷路告终,好吧,我觉得他难倒我了。”

Noah微笑起来:“不,是你赢了。”他转过身去,示意星夜跟上来。星夜照做了,就像一只忠实的狗狗一样。Noah把他带到了那些玉兰花丛前。“看见了吗?”

星夜皱起了眉:“就这个花丛?”

“对。这是这个迷宫宝藏的其中之一。怎么,难道你还觉得他在这藏着糖吗?”Noah笑起了他的朋友的天真。星夜有时候很单纯,但这让他显得很可爱。Noah转向花丛,摘了一朵玉兰花。噢对了,除了星夜造成的那些破坏之外,猜猜他还要赔多少钱来修理这个庭院。假如他足够在乎钱的话。他这么想着,一丝轻笑逸出嘴角。他转回身去,把玉兰递给星夜:“这个给你,这位先生。是你的奖励。”

星夜的笑容逐渐扩大,他充满感谢地接了过去:“好吧,虽然它不是糖果,但它很美。”他将花枝握在手上,无意地转着这朵花,反复打量着它和Noah。“我觉得比起我来说,它更适合你。”

热度迅速地爬上来Noah的脸庞。突然间他很庆幸现在的黑暗。“是什么……让你这么觉得?”

“我也不知道啦!你们两个看起来都很优雅,无论你身处何处或者在做什么。你确定你不想留着它吗?”

Noah看向远方。“不用了,这是……这是属于你的。它们意味着高尚,而你不是要成为一个高尚的武士偶像吗?就把它当做你未来的护身符吧。”

“高尚?那肯定是属于Noah你啦!”星夜靠得更近了,把花朵咬在嘴里,用双手把Noah的面具挪到一边。太近,太近了,Noah想着,目光探寻地看向星夜的眼睛,想知道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星夜,你到底在——”

“嘘,”高个的男孩示意道,一种严肃的,全神贯注的神情出现在他的脸上。Noah被星夜手指触碰的皮肤感到微微刺痛。接着,星夜拿下他咬着的花,在他的衬衫上擦了擦枝干,将它仔细地夹在Noah的耳后。Noah的脸上烧了起来。“好了,加上另一边的面具,现在你看起来超级优雅和神秘了!这朵花可以成为你成功的象征。我不需要它,因为我有像你这样的朋友!”

你个笨蛋。Noah想道,耳朵和脖子加入了燃烧的行列。我才不需要什么成功的象征呢。重新回到你身边是我唯一的目标,而我早就做到了。Noah微微笑了:“我……我想我没法反驳了。谢谢你,星夜。那么现在,我们能去找离开这里的路吗?”

“当然了!你知道路吗?”

“不太知道。”

“没关系!有两个脑子总比一个好,我肯定我们会顺利达成目标的!”星夜抓起了Noah的手——太近,太近,他实在是太近了。他的理智坚持着克制那份享受着这个姿势的渴望。然而,Noah发现自己正在与他十指相扣,期盼着,祈祷着星夜对此不要说什么。他没有——他也不会的,Noah理所当然地设想道,因为他所做的或许就像对待其他朋友一样呢。

Noah模糊地记得他走进这座迷宫的方向,所以他能走在星夜旁边理智地思考。只要是有关于他的童年伙伴的事情总能让他冷静下来,给予他信心。星夜就像一盏明灯和坚定的正能量来源,这让他成为了一个优秀的队长,和一个有无穷魅力的偶像。星夜没有松开过Noah的手,相信着只要他们握着彼此的手,就能更快找到路。Noah无法反驳。 

“噢,对了,我还没问过你呢。你来到这里是为了什么啊?”

“鹰通的别墅对我来说太挤了,”Noah轻松地答道,“他邀请了每一个人,而那个大厅要想让每个人都能混在一起又听到别人讲话实在是太难了。”

星夜笑了起来:“我倒是挺喜欢大家像这样聚在一起的!”

“那是因为星夜你是大家最好的朋友。”

“对你来说不是!”他指出,Noah看上去有点困惑,所以他又补充道,“你是我一辈子的永远的超级最好的朋友!”

这是个很扯淡的修饰,Noah却笑得停不下来,用他空着的那只手掩住嘴。他的胸膛却因为这个阵阵发紧;他希望他能用更浪漫的方式称呼星夜。“星夜,那很傻。”

“不可能!”他突然停下来,转向Noah,直面他,并握住了那个矮一点的男孩的双手,“我们一起长大,即使我搬到了日本去成为偶像,几年后我们又遇见了彼此!就像那些戏剧电影里命运的重聚一样。Noah,我们注定要永远在一起!”

Noah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为了让它回去,他吞咽了足足三次。但是它没有。

他尝试着说些什么。“哈……永远在一起?星夜,那,那听起来就像爱情电影里一样。你确定你没有又把我当成女孩吗?”他尝试开玩笑,变调的声音却出卖了他。

无论如何,星夜买账了,噘着嘴看向一边。即便在黑暗里也很尴尬。不过很可爱。“那,那只是一个实在的错误啦!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你了,我也……没有预料到青春期的你——你懂的!你实在是太漂亮了!不是说你小时候不好看,但是——”

他用一阵笑声打断了星夜。“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他评价道,“毕竟,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关注着你,所以我来找你的时候我知道你的样子时很自然的事情——”他的声音断在了喉咙里。他干涩地咽下了它。噢,糟了。

“来找我……?”星夜原来紧握着他的手有些变松,但他并没有放开。“你……Noah,你成为Ichu就是为了你可以跟我来日本吗?”

TBC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