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企鹅条-冷冻中

一条咸咸的企鹅🐧圈地自萌常年冬眠
产ichu I❤B/lc 昂雅
写东西都是一时心痒+自娱自乐,有幸被你喜欢的话就很开心!

【授权翻译】【美国组】X Marks the Spot·上

授权:(感觉非常对不起太太拖了这么久orzzzz)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670576

作者:NebulousDream

喜欢请去给原文点kudos!❤

标题出自coldplay的隐藏同名歌曲,就在Army of One之后,是作者太太心中的美国组歌单之一~

  Noah需要一些新鲜空气。在一开始,去鹰通的院子里走走是个不错的主意。在那些绿植之间一边思索一边散步,而现在,他开始想一些别的东西了。

  Noah讨厌幽灵。

  他不单是讨厌那些关于幽灵的念头。幽灵才不是单纯的念头:他们是真实存在,鬼鬼祟祟的,但更为重要的是,他们很可怕。他们生活在人们的床下,在夜间弄出声响,还会占据人们的身体。一想到在他的周围就存在着幽灵,一阵颤栗就顺着他的脊椎向下扩散。

  所以为什么自己在鹰通家的万圣派对中出来,独自在满月下散步,他自己也不明白。而至于为什么他会同意参加这个万圣派对——一个为幽灵之类的事物庆祝的派对,就更迷了。不管怎么说,假面舞会大厅里的拥挤度远超过了他的承受能力,(说真的,鹰通真的有必要把每一位ichu都邀请过来吗?)所以他必须出来呼吸点新鲜空气。假面下的空间太过闷热,凉爽的秋风钻进来,给了他一些慰藉。他离别墅越来越远,每走一步,那些万圣节调子混合着其他ichu组合的演出的声音就变弱一些。风飒飒作响,树叶发出不吉利的沙沙声。

  至少,Noah感到很不吉利。一个满月的万圣夜?那听起来就像某些古怪的,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的开端,他一点都不想参与进去。所以他继续走。但我是在远离危险呢,还是在朝着它走去?他摇了摇头,显然比起空旷的地方,幽灵们都喜欢建筑。建筑有地方躲藏,可以偷偷做些闹鬼的事情,而空地嘛,空地只有……什么?坟场?究竟幽灵喜欢把自己的大部分时间耗在哪里呢?Noah又摇了摇头,这实在不是一个值得追问下去的思考链。

  他环顾四周,看起来他已经走入了三千院家的树篱迷宫。不过没关系,他听说在这里有许多被藏起来的宝藏。并非字面意义上的——仅仅是小片的花朵和开放的温泉。如果鹰通让人随意进入花园的话,Noah也会为那些人带来的破坏感到遗憾的。但是,没有那些成片的花朵和风景优美的休息地,Noah及时地认识到这个树篱迷宫实在是太……阴沉和重复了。他暗中牢记,绝不要让自己的住宅和避暑别墅出现这样的光景。他又绕到了另一个角落,茫然地思考自己到底走了多深。他扭过自己的头,只看到更多的绿色。如果我在这里迷路了,会有人发现我消失了吗?三千院君会发起一个搜索救援组吗?最理智的做法是就此止步,但温泉的传闻却助长了他的好奇。而且除此之外,鹰通会种些什么和许多品种都不一样的,不同于后院花园里规划好的花呢?Noah想要去看看(并记下),这样他才能看看这些花种在他的庭院里会不会好看(更好看)(对此他很肯定)。

  就在这时,一个可怕的想法掠过脑海:万一他就在这里迷失然后死掉了呢?万一其他人在这里迷失然后死掉了呢?

  从一切合理的角度来说,那就意味着,会变成幽灵。

  突然之间,鹰通后院里的树篱迷宫变得更为可怕起来。Noah每走一步,都觉得自己的心跳在疯狂加速。当风吹过,让树沙沙作响的时候他吓得跳了起来,紧紧抓住自己的胸膛。他又戴上了面具,这样如果他真的碰上了一个幽灵,他可以表现得比它更凶更恐怖,好让它不占据自己的身体或者杀掉自己。很简单的计划,他告诉自己。他的手在抖,于是他将手臂环绕在胸前。他不得不这么做,因为他很冷,绝不是因为他在害怕。一个偶像是不会害怕的,特别是像幽灵这样的东西。

  好吧,Noah怕幽灵,但是如果他假装不怕的话,他可以战胜一切。这是他还是孩子的时候星夜教给他的,那时候他正痴迷于超级英雄的周六清晨动画。Noah现在还记得,在那么一两个万圣夜,他们两个穿着夸张的服装,内裤外穿,把毯子和披肩绑在自己的脖子上。他们跑来跑去,把胳膊伸到前方,假装能腾空而起。

  星夜是那种可以注意到有人在派对上不见了的人,无论失踪的人是谁。所以如果Noah出去了几个小时的话,星夜很可能会注意到。Leon,Lucas,朝阳和Rabi也会。一个队的队长突然消失了可不是每天都会发生的。这个想法使Noah持续运转的大脑放松了一下,不过是暂时的。这确实降低了他死亡的可能性,总的来说还算乐观。如果他死了,他要把他的马儿委托给谁呢?许多年来他都羞于写遗书。在这个迷宫里走着,他真希望能够回到过去,告诉自己尽早写一份。

  在Noah转到了下一个角落时,他发现那是个死胡同,却有个惊喜藏在那里:许多纤细的木兰,正在盛放。Noah抬起眉毛——他是发现了三千院树篱迷宫的第一份宝藏吗?他微笑着,欣赏它们的美丽。他对自己发现了第一份惊喜感到自豪——假设为了发现这份宝藏,他走的都是正确的方向。我是对的,他得意地想道,玉兰花在我的地盘一定更优雅。他转回身去,感到非常满意。云开始在头顶聚集,视物更加困难起来。尽管满月预示着噩兆,相比起什么都看不见的黑暗,他仍然感激它的光芒指引自己。他有些发抖,努力谨慎地继续向前。

  树叶仍在发出响声,但风并没有在吹。Noah完全停了下来,肾上腺素达到顶峰,但恐惧仍将他生根一般固定在远处。沙沙声还在持续,甚至速度更快了一些。Noah的心沉了下去。我迷失了。我一点都不知道我在哪。这就是幽灵吗?这就是我生命的终结吗?

  一个穿着斗篷的人出现了,看起来黑暗又阴险。Noah尖叫起来,向后退了几步开始跑。但没跑出几步就被自己绊倒了,以屁股着陆。他将自己的手臂抬起挡在脸前,掌心摊开对着那个人影。他的眼睛紧紧闭上,战斗到此为止了。

  “不不不不不不请可怜一下我我还没活够不想去那个世界——”

“啊!不,你是谁,不要伤害我我只是迷路了——等,等一下,Noah?是你吗?”

 

“哈?”那个穿着斗篷的人的声音听起来很耳熟。而且它在看到自己的时候看起来也很害怕。幽灵会害怕人类比人类害怕幽灵要多吗?但是那个幽灵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他放下自己的手,偷偷睁开一只眼来观察罪魁祸首是谁。那斗篷实际上只是一件看起来很廉价的吸血鬼披风,而且既然那个人的面具已经被挪到一边,Noah可以模糊地看见亮金色的头发从里面翘出来。明亮的蓝色眼睛正向下看着他——一张在任何场合他都能认出的脸。

“星夜?”

TBC


中心思想:让我们来品一品这个怕鬼的Noah小可爱!

下章谈恋爱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