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企鹅条-冷冻中

一条咸咸的企鹅🐧圈地自萌常年冬眠
产ichu I❤B/lc 昂雅
写东西都是一时心痒+自娱自乐,有幸被你喜欢的话就很开心!

【授权翻译】【美国组】执子之手·01

授权: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610855/chapters/26102496

作者:XaverianQueenChrissy

所有词不达意,表达混乱的锅都归我。真情实感都归原作者。

Lo主英语渣渣,有错误请一定指正!(鞠躬~)

预警:因为原作者也还没更完加上Lo主自身也又忙又拖延症,所以这篇大概是龟速更新……如果喜欢的话请去给原文点kudos写留言催更!这是大多数作者的产粮动力大家都懂得!!!

简介:Noah要回到美国参加表姐的婚礼,为了逃避家人对他并不存在的恋爱生活强加干涉,他让星夜假装他的男友并把他一起带了过去。问题在于,Noah已经喜欢了星夜很多年,所以他很难克制住自己的举止。

Chapter01 信

“少爷,今天有你的一封信。”

Noah从他每天早上的红茶中抬起头,目光转向手里拿着一封信走进厨房的塞巴斯蒂安。

“那是什么?账单吗?”他好奇地问道。

“不,那是你父母寄来的,请马上读读它吧。”他说着,把那封信交给了Noah。

在Noah打开信封的时候他轻哼了一声,小心地不让自己纤嫩的双手被纸划破。他的父母有足够的钱给自己买一台电脑和智能手机,但在交流的形式上他们仍旧非常的老古板。从他一年前来到日本后,他已经很少收到他们的信了,这封信的到来一定是有什么理由的。

 

我最亲爱的Noah,

  我希望你一切都好。你的爸爸和我都非常想念你和塞巴斯蒂安。我们把阿马雷托照顾得很好,虽然她看起来想念你比想我们两个加起来都要多。我发誓,她已经等你回家等得非常不耐烦了。

 

Noah浏览整封信,信里详尽地描述了他所思念的美国的每件事物。回忆起他的家乡使他从心底感到温暖,尽管一阵轻微的思乡的痛楚在他的血管中游走。他重重地叹了口气,一手托着下巴倚在厨房桌上。

“还好吗,少爷?”塞巴斯蒂安问道。

他点点头:“我只是想念美国了。”

“可以理解,比较你已经离开了这么长时间。想要更多的茶来舒缓你的神经吗?”

Noah举起他的茶杯,在它被装满的时候他继续读信。

 

你的表姐Chelsea下个月要在庄园的后院里结婚了,我们希望你也来参加。我知道这很突然,但是他们上周刚刚宣布订婚,而且想要尽快结婚。因为他们想要一个在秋天的婚礼,以及,你知道Chelsea有多没有耐心。为了准备这些事你的婶婶和我都要抓狂了!我迫不及待地想看到你在这,拜托尽快回信告诉我你的计划。我敢肯定你想家就像我们想你一样!

爱你的,

妈妈

 

Noah呻吟了一声,把这封信扔到了桌上。他最不想面对的一件事就是家庭任何形式的齐聚。尽管在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很享受家庭团聚,随着他逐渐长大,他开始被各种关于他的未来,以及他的恋爱的问题轰炸。这些问题令他疲惫,特别是当他的婶婶试着给他和朋友的女儿牵线搭桥的时候。女朋友是他最少考虑过的事情。

很可能因为他是个gay。

虽然Noah已经对父母出柜了,其余的家庭成员仍蒙在鼓里。这就让家庭聚会变得更为艰难了。他大口地喝着红茶,而不是像他往常喜欢的那样小口啜饮。既然他的这天已经正式地被毁掉了,他只能祈祷Lucas和Leon今天不要又打起来。

很显然,Noah一整天都在分心。在排练的时候,他的声音降调了,漏掉了几个吉他的和弦,还有几次他倒在没有防备的Lucas身上。

“好了,先到这里吧。”制作人叹气道,拍了拍手示意排练的结束,“这是我们中的某位不在状态的一天呐。”

Noah脸唰地一下红了,被制作人当着其他人的面指出来让他感到十分尴尬。他把吉他放到一边,将手拉伸过头顶来试图放松。

“嘿,”一个远高过他的身影来到他面前,他仰起头看向试图引起他注意的Rabi。

“你不用说什么,”他有点恼怒,“我知道我一整天都在分心。我明天会做好的,可能我只是需要休息。”

他拿起了他的吉他和书包,准备回家非常必要地小睡一下。

“和我一起走回去吗?”Rabi问道。

Noah疑惑地抬起头。

“塞巴斯蒂安来接我们回去了。”

“其他人可以和他一起。”

没有人打得过Rabi,所以Noah叹了口气点头以示同意。

一路上惊人的安静,只有Rabi放在书包里的鼓槌的轻轻撞击声。

“所以为什么想要我和你一起走?”Noah问道,打破了寂静。

“嗯,”Rabi低哼着,“我希望如果我打发走Lucas和Leon的话,你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Noah沉默着。

“我猜这是关于你父母寄给你的那封信。”

Noah猛地抬起头看着他的朋友。

“什——”

Rabi轻笑道:“你早上去慢跑的时候把它留在了厨房的桌上。我把它拿走了,在Leon可以把什么东西溅上去之前。但是我得承认,我扫了一眼。”

Noah叹了口气,向他解释了自己不情愿参加Chelsea的婚礼。

对Rabi讲述这一切让他平静下来,尽管对方是位前不良,但他仍然有温柔的一面鼓励Noah释放内心的混乱。Rabi认真地听着他的话,对他柔和地微笑。

“听起来你要带一个约会对象去这场婚礼。”

“哈——?!”Noah叫道,“这就是你的解决办法吗?”

“你不是不喜欢你的家庭成员干涉你的生活吗?虽然你不能避免那些关于你的未来的问题,但是你可以躲掉那些恼人的恋爱问题,如果你假装已经有一个的话。”

Noah锤了Rabi的胳膊一下:“如果我想我也是会有对象的,你知道的!”

Rabi大笑道:“当然,当然,你那么迷人,无论谁能有你做对象都会超幸运的!”

Noah气恼地用手梳过他顺滑的金发:“我要从哪里找到一个愿意跟我只约会一个月的人?”

“你不用真的和他们约会啊,只要带一个朋友假装在和他约会,问题不就解决了!”

假装和一个朋友约会?那听起来很疯狂,但这的确是一个可以让他即出现在其余的家人面前,又逃掉喋喋不休的婶婶对他的恋爱生活横加干涉的一箭双雕的主意。Rabi真是天才。

“嗯……我有点喜欢起这个主意了。谢了Rabi。”他开心地微笑。

但是选择谁来假扮自己的男朋友,是Noah最大的困扰。

 

 

他开始在晚餐的餐桌上考虑候选人。他的朋友们首先包括他的乐队成员们,所以他计划首先从他们开始。

“所以啊,这个漂亮的大姐姐在麦当劳工作,星夜也鼓励我去跟她搭讪,我就上了,但是她告诉了经理把我赶出来了。”Leon大声地宣布道,嘴里还塞了满嘴的食物。一些土豆的残渣从他嘴里飞了出来落在了桌上。

“你真是最差的那种人了!”Lucas指责道,“还有在你噎死之前不要满嘴东西的说话,白痴!”

Noah在内心叹了口气。比起Leon,他更愿意带一条实在的柯基做他的约会对象。他缺少礼仪,而且很可能在Chelsea的婚礼当天去找她搭讪,然后给他和Noah丢脸。排除。

Lucas倒是个不错的选择。聪明,有教养,而且是法国人,他的家人们也肯定会为他英俊的外表而冲昏头脑。虽然他和那个人的关系不太好,但他是校长儿子的这一点也一定会赢得他的家人们的赞赏。唯一的问题是他拒绝任何的浪漫,首先他就不像会同意和Noah同行。

毫无疑问,朝阳很可爱。他有着纤细的,甚至有的像女性的身体,配上一张可爱的脸。他的键盘技巧也能最好的用在房子里的大钢琴上,父母也一定会欣赏他的礼貌。但他面对陌生人的焦虑是个大问题,而且考虑到他的英语是IB里最差的,他肯定会感受到莫大的压力,Noah不想让他面临这样的场面。

Rabi是IB里最后一个,也是最好的一个选项。他很可靠,而且总是愿意帮助他人。他性格温柔,尽管他的过去是个不良少年。但他得把头发剪了,否则父母会产生反感,Noah也不想强迫Rabi为了一场婚礼这样愚蠢的理由剪掉头发。也有极小的可能Rabi会显露出他可怕的一面,Noah也不想让他的家人处于弱势的地位。

“Noah,你基本上没有碰你的那份食物,”朝阳注意到了,“你不舒服吗?”

“你这一整天都表现得很可笑,你知道在你的朋友面前隐藏心事是不好的。”Lucas也评价道。

“Noah刚刚在处理一些家庭事物,你们最好让他静一静。”Rabi指责道。

“嘿!为什么他告诉了你而没有告诉我们?!”Leon抗议,差点撞翻了他的水杯。

“因为你是个笨蛋。”Noah直白地说,从桌边站了起来。

“你去哪?”Rabi问道。

“去散步。让塞巴斯蒂安留着我的份,我回来会把它吃掉的。”

 

新鲜的空气令人冷静下来,他注意到他已经走到了艾特瓦尔·维奥的范围内。出于直觉地走进了学校,他只是想知道音乐教室是否开着,好让他练习吉他。

“喂,权三郎!不要那样跑掉!Noah,当心!”

熟悉的尖锐嗓音打断了平静的氛围,在Noah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平躺在地上,一直巨大的黄毛猎犬趴在他的胸上,开心地舔着他的脸。

“权三郎,停下,那很痒!”Noah笑了起来,试图把狗推开。

“你这条坏狗!”星夜终于赶了上来,重新抓回了之前从他手中滑掉的皮带。

“我猜他只是迫不及待地来见我了。”Noah开着玩笑从地上站起来,现在这条狗忠诚地呆在主人身边喘着气。

“他总是喜欢你更多一点,”星夜撅起嘴,“刚刚很抱歉,他看见了你就滑脱了我的掌控。”

“没事,”他微笑,抖落头发里的沙土。

“你在这做什么?在几个小时后再来学校不像你啊。”

“嗯……我从我家人那里得到了一些消息,不得不回美国一趟,所以我在尝试准备一个计划。”Noah承认道,拍了拍权三郎,而它正在开心地回舔着他的手心。

“消息?”星夜的眉毛因为担忧而皱起,“没什么问题吧?”

“嗯,一切都很好!”Noah向他的童年伙伴确认道,“你还记得我的表姐Chelsea,对吧?”

星夜笑道:“她可是噩梦!她和Masaki玩得太好了,把我们的生活变成了地狱,还记得吗?”

“呼呼,记得。不管怎样,她下个月要结婚了,而我需要有人来假装我的男朋友,所以我的亲戚才会停止干涉我的恋爱。”

“啊,那听起来真痛苦。希望你能找到那个人!虽然我很想留下来继续和你聊,但Masaki今晚要我洗碗。”

“好的,回头见,星夜。”

就在星夜离去的时候,Noah心里有什么东西轻敲了一下。

星夜早已和他的家人们非常亲近,他虽然有点吵,但除了对拥抱的热爱之外还是举止有礼的。他长得也很好看,像发着光一样。而且他也熟知美国的习俗,Noah就不用解释太多。

Noah也悄悄地,疯狂地,爱着他。

为什么他没有早点想到呢?

星夜!!!”Noah在他身后大声喊道。

星夜停下了在做的事,转过来看着Noah。

你愿意假装成我的男友去美国吗?”Noah喊着,当他意识到所有在这块区域的人都能听到他的声音,他的脸变红了。

出乎意料的,星夜爆发出一阵笑声。

我当然愿意了!”他最终回喊道。

Noah的脸上满是笑容,在挥手向星夜道再见后转身回家。

这就解决了。

但Noah很快意识到假装是一对恋人所带来的影响,他的脸再一次红得像能烧起来。

他刚刚做了什么?

TBC

Noah:比起Leon我选择柯基

评论(8)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