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企鹅条

圈地自萌。常年冬眠。

【授权翻译】Riverside

翻了一个小甜饼贺一贺七夕!大家七夕快乐!

原文:点我

充斥着胡言乱语的授权:

词不达意,表达混乱的锅都归我。真情实感都归原作者

喜欢请给原文按Kudos哦❤


雅柏菲卡有在思绪纷乱的时候去一条靠近圣域的河洗澡的习惯。只是他没有预料到,这一次他有一位访客。

 

 

  他体内充斥着愉快的情绪。那情绪包绕着他的周身,将他吞没其中。

  夏日的河水并不像平时那般冰冷,它那让人愉悦和轻松的特性使雅柏菲卡成为了这条河的常客。那河水在赤裸的皮肤上留下的湿漉漉触碰,他如此认为,就像那是来自某个人的触碰一样,给他带来轻松和舒适。双鱼座的圣斗士在这个潮湿的地方感到自在,也很少去注意自己在水面上的倒影。

  在这段闲暇的时间,他的思绪发散了开来,尽管这并不总是一件好事。雅柏菲卡合上眼,他听见了鸟儿在树林间的鸣叫和河水愉快地撞上他的身体所发出的声音。突然之间,他在自己的脑海里看见了史昂。他用红棕色的眸子坚定地注视着自己,出口的是自己永远难以忘怀的话:“我并不忌惮你体内的毒血,雅柏菲卡。”

  真是笨蛋……只要他能够阻止,他就绝不会让任何无辜的人接近自己血管内流动的毒血,这是他一直遵守的誓言。

  雅柏菲卡的眼睛骤然睁开,他克制住了自己没有倒抽一口气。有一个小宇宙……还是一个他所熟悉的小宇宙,正在注视着他。当他的情绪终于从突然的紧张之中放松后,雅柏菲卡慢慢地回过头,目光搜寻着那个在靠近河边的树影之中徘徊的影子。

  “你还要一声不吭在那里注视我多久?我从没想过你也会做出这样的事。”雅柏菲卡开玩笑道,但他的表情仍维持着平日的冷漠和疏离,就像带着面具一样。

    这就是刚才他脑海里出现那些影像的原因吗?还是仅仅是一个巧合?

    然后,沉重的脚步声靠近了,当史昂走近河的边缘,对上雅柏菲卡蓝色的眼眸时,他的唇边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微笑弧度。

  “实际上,我刚刚才来到这里。我在树林间散了一会步,想要整理一下思绪,然后我就感觉到了你的小宇宙在附近。”他说着,情不自禁地在原地欣赏起雅柏菲卡的美丽。史昂仅能看见雅柏菲卡躯体的上半部分,从树叶间穿过的模糊的阳光闪耀在他淡蓝色的长发上,那副景象可以使任何人屏住呼吸,史昂也不例外。圣衣下的鸡皮疙瘩和难以控制的紧张感,还有从胸腔扩散开来的暖意都是毫无疑问并实实在在的,“所以就决定跟着它并且确认一下那就是……你。”

  蓝发青年一边耐心地听着同伴的解释一边走向河岸,多亏了他像帘子一样盖住整个后背的长发,他身体的裸露部分仍没有暴露给白羊座的圣斗士,尽管由于明显的潮湿它们黏附了一部分在皮肤上。

  在雅柏菲卡穿上他的圣衣的时候,史昂将头扭到另一边,留给他足够的隐私空间。但脸上累积起来的热度却是不可避免的。如果换做卡路迪亚在这个地方,恐怕会因为心脏过载而迅速过世吧。

  “你打算回圣域吗?”史昂最终问道,并且当他扭过头去再一次面对雅柏菲卡的时候,双鱼座圣斗士就在他眼前,只穿着下半身的圣衣。他的上半身仍然赤裸着,皮肤上面还残留着几颗水珠。

  一缕潮湿的头发贴在雅柏菲卡的脸颊之上,当白羊座的圣斗士抬起了视线去和另一方对视时,他迷失在了那让他想起深不可测海水的深蓝色之中。太过深邃又太过寂寞,又带着一份悲伤和常人难以独自承受的孤独。他不知注视了雅柏菲卡的眼睛多久,但随后,在一个小小的冲动下,他抬起了手触碰了双鱼座的脸颊,情不自禁地用手指将他的几缕浅蓝色发丝捋至耳后。维持着同样的冲动姿势,他用手托起对方的脸庞,怀着温柔的爱抚之意用拇指轻轻摩挲着雅柏菲卡的皮肤,低温的河水造成的凉意隔着手掌传来。它是如此柔软……而且正在随着他的触碰逐渐变暖。

  这是第一次雅柏菲卡没有阻止自己碰他。并且现在他的蓝眼睛中有一种别样的光芒,映进史昂红棕色的眼眸中。它们看起来不像往常那样孤单,这让史昂胸腔里的心脏跳动得更快了。仿佛他们周围的世界都停下了脚步,只有此刻一直持续着。仿佛除了他们两人以外的事物统统消失不见。

  “你知道的……你不必把所有人都推开,雅柏菲卡,”史昂最终低声说道,凝视着眼前的人,缓慢地用拇指描画着雅柏菲卡的脸庞,垂下眼睑,“我并不害怕你的刺。”他的嘴角勾勒出温柔的微笑。

  双鱼座的圣斗士感觉自己的胸腔或许会被那一股填满他整个身躯的温暖湍流给涨爆的。他几乎不记得除了他的老师,上一次他允许别人这样触碰自己,像史昂一样靠近到这个距离是什么时候。

  他曾在自己周围建筑的屏障在史昂的触碰下分崩离析,但他对此却无能为力。他太沉浸于来自别人的温暖之中,甚至没有勇气将这一切停止。

  在史昂的轻抚之下,他合上了眼睛,没有答复什么。他不需要任何言语。至少不是此刻——不是他沉浸在长久不曾拥有过的事物中的时刻。那是情感,一个在他的脑海里多么陌生,对他来说几乎早已丧失了的意义的词。

  这样的时间又过了一会,史昂手指划过他的脸颊的动作仍然没有停止。但当雅柏菲卡终于睁开双眼时,一股温热的潮湿开始在眼眶中逐渐累积。他有些犹豫地将一只手放在史昂的手上,用他的手指轻柔地握住它,而他的蓝色眼睛正凝视着史昂的脸庞。“为什么要这么做,史昂?”他用充满着耐心的声音低声问,等待着对方的回答,“为什么要执着地靠近我?”

  “因为我渴望着那朵玫瑰。”他目光灼灼地看着雅柏菲卡,自信地说道,“为了得到它,我愿意握住它的尖刺。”

  这些话语卸下了雅柏菲卡的心防,因为惊讶,他的眼睛微微睁大,两片唇瓣亦不自觉地分开。他的手更紧地握住了史昂的那只,风在他潮湿的长发之间穿梭而过,让他在这初临的夜幕之下轻微颤抖起来。史昂看见了这个机会,他轻轻用另一只手将雅柏菲卡拉得更近了一些,那只手环住对方没有遮蔽的腰部,将他的身体轻贴在自己冰凉的圣衣之上。史昂保持着这个放松的,拥着雅柏菲卡的姿势,在他的前额上的某处印下一个吻。虽然他没有表现出任何明显的犹豫迹象,但史昂仍觉得在自己的内心深处是有一些犹豫的。

  “即便那些尖刺会伤害你?即便它们此后就再不放你离开了?”雅柏菲卡终于在他的耳边问道,他的手臂轻轻抵在史昂的胸前。作为回应,他收到了白羊座圣斗士的一个微笑。史昂用唇一寸寸轻柔扫过他的前额,又收紧了他的拥抱。

  “如果它们不让我离开,那正是我所期待的,因为我也不会让你离开的。”他带着一些幽默回复道,但语气仍非常认真,然后他移动了一下头,好让自己可以温柔地抓握住对方的下颌,并使他的视线对上雅柏菲卡那微微垂下的视线,“只要我能陪伴在你的身边,那么被它们伤害也是值得的。”

  在听到这些他之前从未期待过听见的话语之后,雅柏菲卡知道自己已经不需要再做什么了。在史昂的拥抱中,他终于让步,将手指靠上对方的金发,开始了一个深深的又不失温柔的吻。而史昂则回应以同样的热情和爱意,将手置于雅柏菲卡颈上的弯曲弧度之上。

  “我会使你信守这个承诺。”雅柏菲卡喃喃道,唇还抵着史昂的柔软嘴唇。他的眼睛仍然闭着,享受着这个使他安心的拥抱。

  “我也会紧紧抓住你的,”史昂微笑着回嘴,再一次迎上雅柏菲卡的唇,来了一个短暂又热情的吻,将他拥入怀中,“刺和其他的全部。”

  尽管雅柏菲卡能在河水中得到慰藉,但他意识到没有什么能与他人的触碰,与史昂的触碰相比。

  在回到十二宫之前,他也仍坚守着自己的誓言。毕竟,一朵玫瑰的刺,对于可以掌控它的人来说,是没什么危害的。

  这么多年里的第一次,雅柏菲卡有了家的感觉。

  这么多年里的第一次,他不再孤身一人。

END


闲言碎语time:

第一次尝试翻译,深深感到自己的辣鸡英文功底和辣鸡中文遣词造句能力……

但是真的是被这篇里史昂的苏度会心一击,所以努力地翻了一下,有错误请务必!一定!指正!拜托!(双手合十)

(其实也有一些地方自己也纠结了很久,要是有大佬们愿意和我讨论讨论就更好啦(小声))

最后槽一槽:史昂你的手!都在摸哪?!啊????!!!!摸起来就根本不带停的吗????????能放在雅柏身上就绝不让它流离失所吗??????????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