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企鹅条

圈地自萌。常年冬眠。

【ICHU】超能I❤B战队·中

尴尬地爆了字数……分两段发

怒刷双L时髦值,没刷动和OOC的锅都归我归我




 “目标已驱车离开,目前正在XX大道行驶。”按了按藏在耳中的小型对讲机,Rabi汇报了当下的状况。

  “收到。Lucas,Leon,你们俩跟着目标,找个地方把他拦截下来。Rabi,朝阳,你们进目标的屋子里看看,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公共频道里,Noah用他惯有的“尽在把握之中”的语气有条不紊地下达命令。一旁的女人却突然笑了:“哎呀呀,真是个厉害的角色呢,Noah队长。你早就料到了这个家伙一定会按捺不住有所行动的吧?”

  “过奖了,委托人小姐。”Noah盯着屏幕上的跟踪器定位,手指随意地在桌边轻敲:“不管藏的多深,人总是有弱点的。无论多谨慎的人,在自己重视的东西受到威胁的时候,多多少少会露出马脚来。我不过是创造了这个让他将弱点暴露出来的时机罢了。”

  “诶……”女人眯起眼,刚想说什么,却被频道里突然传出的一把活泼声线打断:“这次的委托人竟然是漂亮的大姐姐吗?啊真好啊我也想和委托人姐姐单独行动……”

  “专心开你的车,Leon。”另一个冷静的声音跟着传出来,“Noah你忘记关公频话筒了。”

  “哎呀,抱歉抱歉。”

 

  “Lucas你太严肃啦!我还想多听几句漂亮大姐姐的声音呢!”

  “现在是执行任务中。”Lucas顿了顿,还是没挡住心里萌生出的那一点点好奇,“而且你是怎么知道那边一定是漂亮的大姐姐的……”

  “直觉哦直觉!这是我引以为傲的,阅遍无数美人得出来的第六感!而且听声音还是知性优雅系,是我喜欢的款!”Leon非常自信地说。

  ……居然会对这家伙的回答抱有期待的自己真是蠢透了。Lucas不禁扶额。

  而且……

  “跟你单独行动的不是知性优雅系美人还真是抱歉啊。”Lucas小声嘀咕道。正巧旁边的一辆车大声鸣了两下笛,他的声音淹没在笛声之中。

  “啊?Lucas你刚刚说什么?”Leon转着方向盘大声问道。

  “我说!你能不能不要用那么大的声音在我耳边说话!很吵!”Lucas也提高了音量回答。

  “明明你的声音也不小……”Leon有些委屈地小声说道,“……啊,那家伙打算上高速了。”

  “是想直接跑路吗……”Lucas皱着眉看着眼前的收费站,“不能让他出境,我们就在高速上拦住他!”

  “好嘞,飙车就交给我吧!”上了高速,Leon兴致勃勃地一踩油门,“系好安全带哦!”

  “……一直就系着的好吗!”突然加速,Lucas感觉自己被一股力道向后摁在了座椅上,憋了半天还是忍不住吐槽道。

  拜Leon一路疯狂的车速所赐,他们不久后就在视野里看到了目标的车尾。大概是意识到被跟踪了,在一个大拐弯上前面的车又一个加速,瞬间又把距离拉开。

  “还能加速?这车的性能真不错。”Leon撇了撇嘴,猛打方向盘跟着来了个漂移,突如其来的转弯和剧烈的晃动让Lucas抓紧了把手,内心暗自想着下次这种追人的任务再也不要坐Leon的车。

  “你再靠近一点,我控制他的车停到紧急停车道上。”

  “直接控车!你的精神力不要紧吧?”Leon看了看他的脸色,“这么有干劲,我可也要加油咯!”

  “你要能把车开稳一点我的精神力就好得很了!”

  “哎呀知道了知道了,我努力!为了保护你那脆弱的经不起晕车折磨的精神力!”

  懒得和他斗嘴,Lucas闭上眼,精神力在脑内蓄积,它们一波波上涌,渐渐勾勒出那辆车的模样,正在他的脑海中疾驰着。

  给我……停下来!

 

  Leon瞥了一眼邻座上的Lucas,他的双眼紧闭着,本来平放着的手已经握成了拳,冷汗从他本来就因为晕车有点苍白的脸上滑落。他的拳越攥越紧,看起来指甲已经嵌进了手掌之中,而Lucas像是感觉不到痛一般,还在继续用力。

  即便对于有天赋的人来说,精神控制移动中的物体也绝非易事,更不用说一辆正以最大马力行驶的笨重汽车。Leon知道Lucas现在全身心都投入在了精神世界之中,而他所能做的也只有把车开得再快、再稳一些,拉近两辆车之间的距离,尽量减少对Lucas精神力的消耗。

  所幸,前面的车的速度正在不断减慢。Leon再次加快车速,两车间的距离近了,更近了……最终那辆车猛地向右一靠,停在了紧急停车道上。

  Lucas睁开眼睛,像是做过什么激烈运动一般地大口大口喘气。那辆车的司机正在愤怒地捶打着方向盘,骂骂咧咧地猛踩油门,重新打火……没有用。这辆车像是已经完全报废了一样一动不动。Leon向Lucas竖起一个大拇指:“辛苦啦,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他刚刚临时调动聚集起来的全部精神力在控制完成后如潮水一般退去,突然放空的感觉让Lucas现在连话都不想说,只是瘫在座位上点点头。他看着他的同伴向那辆车走去,分外有礼貌地敲了敲车窗,要求与车主进行一次谈话——很明显车主并不想搭理他,隔着车窗做了一个“滚”的手势——Leon耸耸肩,转身一拳锤在前车盖上——

  在迅速地被砸塌下去甚至还冒起了烟的车盖旁,少年对着车主,露出了一个那个可怜的家伙大概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灿烂笑容:“现在,我们能谈谈了吗?”


 

  “我先进屋子,再来给你开门。”Rabi对着自己的手掌呵了口气,摩擦了几下。这栋房子一楼的窗户都锁死了,要砸玻璃动静又太大,倒是二楼有一扇不大的气窗没有关紧,窗旁有一根粗壮的水管连着地下。

  “……要小心啊。”朝阳不无担忧地望着他,虽然知道Rabi的行动力很强,但徒手攀爬水管到二楼这种事情……还是很危险的吧。

  Rabi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同时露出一个安抚性地微笑:“在下面等我哦。”随即深吸一口气,抓住了那根光滑的水管。朝阳仰头望着Rabi不断向上攀爬的身影,分明是一米八的个子,却显得格外灵活。两层楼的距离不算太高,很快Rabi就抓住作为终点的气窗窗沿,双腿一蹬一收,再轻轻巧巧一荡,整个人就算落在了窗台上。朝阳见Rabi那变小的身影探出半个身子向他打了个招呼,便缩进了房屋的黑暗之中。

  现在只剩下他一个人站在黑沉沉的夜色之中了。Rabi进去后也没有开灯,整座房子在夜色中露出沉默的不善轮廓。虽然他们亲眼看见目标驾车离去,这已经成了一座没有主人的空房子,但私下闯进别人的房屋内总让他觉得有点不安。万一等会主人突然回来了怎么办?又或者房子里其实还藏在另一个人,正暗中等待着他们的到来?

  打从Rabi完全从他视野里消失之后,每一秒的流逝都变得无比漫长。他总忍不住想看表,或者在通讯频道里问问他怎么这么久都没动静,但下一刻他又反复安慰自己,一定不会有事的。

  突然“吱呀——”一声,把朝阳吓得一个哆嗦,看到Rabi带些歉意的脸方才送了一口气。

  “久等了吧,这个门锁太复杂了,我研究了好一会才把它打开。”

  朝阳摇摇头表示自己并不介意,跟着Rabi身后迈入这个他们已经监视了好一会的地方。这里和屋外一样寂静,窗外树影婆娑,投入屋内的影子不住摇动,平添了一种诡异的氛围。Rabi拿手电筒四下照了照,没发现什么异常,都是些普普通通的家具。他耸了耸肩。

  “我上去看看。那家伙的书房里,说不定有什么线索。”说罢Rabi便迈上了楼梯。楼梯有些老化,伴着他的脚步声发出些轻微的响动。朝阳看着他上楼的背影,试图平复自己飞速跳动的心脏。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那个黑洞洞的二楼,要比一楼还要令他害怕。明明不想被一个人留下,但他却缺乏迈上二楼的勇气。

  但是这样不行。如果就因为胆怯而止步的话,要怎么守护他的后背呢?这么想着,朝阳鼓起勇气催动双腿,一步步迈上了楼梯。Rabi似乎已经进到了某个房间里,房门口偶尔能看到一束手电筒的光线。他也渐渐能看清二楼的样子,感觉和一楼并没有什么很大的不同。但是恐惧之感并没有随着视觉捕捉到的信息而消失,朝阳仍旧能感受到体内的不安,甚至在逐渐加剧。

  有什么不对。

  这种想要令他转身逃跑的恐惧感的源头……一定就在二楼!

  朝阳不安地四处张望。正在这时他听见了细微的“滴,滴”声。那声音非常小,若不是他高度敏感的神经,一定以为那是幻听。朝阳壮着胆子向那个方向走了两步,小心翼翼地拨开若干杂物,一个闪着倒计时红光的黑色物件显露了出来。

  快逃——!

  他听见内心有声音对他嘶吼着,身体本能地将能量都供给给双腿,腿部的肌肉最大限度调动,下一秒就能狂奔逃离。

  可是Rabi,Rabi他还在隔壁——!

  朝阳咬咬牙,平生第一次没有听从本能的指引,掉头向Rabi所在的房间奔去。他也不知道自己在那一瞬间爆发出来的勇气和力量来自何方,只是以最快速度抓过Rabi的手,生生用手肘撞破玻璃,带着Rabi从窗口跳了出去。

  在他们摔倒在地的下一刻,二楼发出巨大的爆炸声,火光瞬间将整座楼房吞噬。爆炸的气流将他们掀得更远了一些,也彻底推远了朝阳的最后一丝意识。

  

  “朝阳!……朝阳!”

  迷迷糊糊中,听见有谁在急切地呼喊着自己的名字。因为这声音熟悉得过分,朝阳将眼睛勉强睁开了一条缝,眼前是一个男人焦急的面庞,看到自己醒了之后,那神情终于转为了欣喜。

  “朝阳!你终于醒了!”Rabi将他搂得紧了一些,“我还在想万一我的能力都不起作用了该怎么办……”

  他眨了眨眼,记忆缓慢地重现,对了,眼前这个人是他最为重视的同伴,是他哪怕要在最后一秒违背本能的逃命意识都要保护的同伴。

  “你的能力怎么可能会不起作用呢……Rabi,非常厉害,是可以治愈一切的温柔的人……”

  Rabi的脸上有些哭笑不得:“这时候你就不用这么过分夸赞我了,好好休息一会吧,汇报的事情都交给我。”

  可我说的都是真心话啊。朝阳有些不满地想。

  他们沉默了一会。虽然朝阳已经醒了过来,身上的伤也已经被Rabi好好地治疗过一遍,但Rabi却没有松开搂着他的手。朝阳半靠在Rabi身上,迷迷糊糊觉得这样还挺温暖的,也没有改变姿势的意思。

  “朝阳,”又过了一会,Rabi低声开口,“为什么不自己逃走?你的能力应该早就让你察觉到危机,迅速离开那里才对。”

  “可是,Rabi也在那里……”

  “我可以给自己疗伤。而且我的身体治愈的速度更快,只要一息尚存,迟早就能恢复。”Rabi的眉头微微皱起,下次不要这样,只管自己逃走就好。他想这么说,但看着朝阳的脸色,那些话打了个转又咽了回去。

  还是等下次有机会再说吧。他想。

  “但是,还是会受伤啊。”Rabi一愣,朝阳接着说道:“Rabi不是说过吗?尽管能治愈,但伤口还是会疼痛和流血。我不想看到Rabi痛苦的样子。”

  “说好了的吧?Rabi的后背,就交给我来守护。那种时候,我怎么能自己逃走呢。”

  长夜终于褪去,黎明伴随着初升的太阳给大地带来光芒。朝阳脸上的笑容,正和那光芒一样,温柔又耀眼,是最美丽的模样。


评论(3)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