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企鹅条

圈地自萌。常年冬眠。

【ICHU】超能I❤B战队·上

*原梗来自于子规的一个电话问题“想要拥有的超能力”的I❤B成员答案

Rabi:治愈能力  朝阳:逃跑速度很快  Lucas:抬抬手就能移动物体  Leon:想要力量

Noah:无敌屏障

 

  这是个注定不宁静的夜晚。

  朝阳缩在一个路灯照耀不到的角落,对着冻到通红的双手呵了口气,目光却牢牢地黏在对面亮着灯的某一个窗口。

  “冷吗?”身后的黑暗中,另一个声音响起。朝阳摇摇头,视线仍旧没有挪开,直到手被另一只宽厚的手掌握住,他才不禁轻轻抽了一口气:“Rabi你……”

  “明明没有戴手套就别逞强了。”Rabi不但没有放开他的手,反而握得更紧了一些,“不用那么紧张,我们现在的任务只是监视。”

  “……我知道。”

  令人安心的暖意源源不断从那只手的掌心传来,大概是感受到了安慰,尽管视线没有挪开,注视着昏黄的灯光,朝阳的思绪不再紧绷成一根一触即发的弦,反倒是有些发散开来。

 

  朝阳的紧张是有原因的。他是最晚加入I❤B超能战队的成员,出过的任务数还不到其他人的三分之一,而他的能力还无法控制纯熟,再加上生性有些胆小,每次出任务的时候心情都很难平静。

  不过,幸好有Rabi在。在他不安、无措的时刻,那个男人总是会在他的身边,给予他适时的抚慰和指引,正如他们第一次相见的时刻。

 

  那次他在夜晚寂静无人的道路上,倒霉地撞上了几个醉醺醺的,持刀抢劫的小混混。在感到血管里的血液迅速降温的同时,他的双脚比大脑反应得更为迅速,向相反的方向飞奔逃离。为了给身体足够的供血,心脏仿佛要从胸腔中跳出,两边他来不及细看的景致迅速掠过,混混们骂骂咧咧的声音在背后越来越远。

  从小到大,只有这件事他是十分肯定的——若是谈到危机中的逃跑的速度,没有人可以追上黎朝阳。但却不是普通的体能专长,他向来体育成绩平平,长跑更是弱项中的弱项,可是一旦真的碰上什么紧急情况,身体的每一个细胞被迅速调动,所有潜能得以最大程度的发挥,回过神来,自己早已跑过了不可思议的距离。他姑且将这成为能力,因为自知就算说出去也很难得到别人的理解。很小的时候有一次煤气管道发生了泄露,家里只有他一个人。家人匆忙赶回来的时候充满煤气的房屋内已经没有人影了,最后他们在周围的街道上找到了不知所措的他。问他怎么回事,他呆呆地说:“我感觉有什么不对,就逃出来了。”没有人相信一个走路还摇摇晃晃的孩子拥有这样的危机敏感度和逃跑能力,毕竟发现他的地方距离他家隔着好几条街。最后便都当他跟着其他小朋友出去玩而躲过一劫,后来朝阳总是笑笑,并不辩解,却永远记得那个画面,惊恐的自己在陌生的大街上跌跌撞撞地向前跑,鼻腔内仿佛还能闻到煤气刺鼻的味道——那是他第一次学会奔跑。

  不经意间,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朝阳重重摔倒在地。手肘和腿都蹭破了一层皮,他扶着墙试图站起,却倒抽一口冷气——脚腕怕是扭了。

  这时他才注意到,自己再一次在逃跑的过程中慌不择路跑到了完全陌生的地方。前面似乎是一个死胡同,旁边是一座有些年代的废弃工厂,正在月光下泛着冷冷的光。

  突然间有脚步传来,在寂静的小巷中显得格外清晰。脚步声的主人显得非常不紧不慢,渐渐地,那脚步越来越近了。朝阳咽了咽口水,尽量向后缩,后背却靠上了冰冷的墙壁。要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但出乎意料的,他的身体并没有逃跑的打算。是刚刚的力气用尽了呢,还是没有逃跑的必要,他无法得出一个结论。

  “不必害怕,我是你的同类。”对方终于出现在了朝阳的面前,月光在他美丽的银发上闪烁,“请让我帮助你吧。”

  他向他伸出手。

 

  突然出现的男人将手轻轻覆在他的伤口上,霎时间在那双手下出现一团柔和的白光,接着朝阳感到自己的伤口变得痒痒的,等对方将手挪开的时候,他惊讶地发现刚才还豁着口的伤竟然愈合了。新长出来的皮肤亦十分光滑,连疤痕都没有留下。

  “很神奇是吧?我第一次发现自己这个能力也吓了一跳呢。”银发的男人将手覆在另一个伤口上,如法炮制,“我叫Rabi,和你一样是异能者。”

  “异能者……”

  “就是有特殊能力的人哦。比如说,我的能力是【治愈】,你的应该是……”

  “逃跑,对吧?”朝阳突然抬起头,对上一双有着漂亮蓝色的眼睛。

  眼睛的主人愣了一下:“根据观察的话,大致没错。”

  “你……或者你们,怎么找到我的?”

  “异能者之间,有心灵感应。比如我站在你面前,就能察觉到你是我的同类。你的能力可能还没觉醒完全,不过至少,”Rabi笑了,那双漂亮的蓝色眼睛弯起了好看的弧度,“这次你没有逃跑,不是吗?”

  “……”

  能感受到从Rabi身上传来的治愈力。不仅仅能抚平伤口,也能抚平精神上的焦躁和不宁。

  同伴……吗。

  “朝阳。”他小声开口,“我的名字……黎朝阳。”

 

  后来,朝阳见到了其他几位异能者,他们和Rabi一样,都是超能I❤B战队的成员。和同是异能者的大家待在一起,生活变得越发有趣和轻松,至少彼此都是能相互理解的。至于Lucas隔空用异能取物,Leon没睡醒拆了房门,Rabi忙着拦住分明是微笑但是却像邪魔上身一样被起床气支配的Noah暴走等等,这些已经成为了朝阳不会再感到惊讶的日常。

  一旦有委托,前一秒还在吵吵闹闹的人们下一秒就会立刻正经起来,商讨计划,分配工作,执行任务……有时候任务完成的非常顺利,也有苦着脸挂着彩回来的时候。但无论是怎样的委托,小到寻找走失的猫猫狗狗,大到阻止黑帮的军火走私交易,一旦被接下,一定会被认真地完成,大家再欢喜地回来开庆功宴。

  有一天Lucas正悄悄抬手试图偷走正沉迷小姐姐写真集的Leon的帽子,被Leon发现时立马装作事不关己的样子,Leon气不打一处来开始了对Lucas的声讨,还顺带把路过的Rabi也卷入了战火之中,完全无视Rabi无奈的声音:“你们不要再吵了……”

  朝阳在二楼的过道上支着下巴远远地看着这个场景,自己都未曾察觉地带上了笑容。

  “要加入吗?我们的超能I❤B战队。”Noah在旁边微笑着问道,视线也追随着那三个打打闹闹的家伙,“虽然是吵了点。”

  朝阳用力地摇摇头:“没关系……我喜欢的,这份吵闹,还有超能I❤B战队的大家。”

 

  可当时自己的那个决定……真的是正确的吗?

  朝阳揉了揉干涩的眼睛,长久地盯着一个地方,难免有些疲惫。从窗口透出的灯光仍然毫无变化,连人影都不曾出现过。这里人烟稀少,随着深夜悄然而至,来往的行人更是早就一个都不剩。只有他们两人紧挨在一起,缩在小巷子里守着那展孤零零的灯。

  “Rabi。”朝阳听见自己轻轻的声音,“我想问问……你对我的超能力是怎么看的?”

  “诶?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来?”

  朝阳不自觉咬了咬自己的下唇:“因为,大家的超能力都很厉害啊。就像天生就适合用来做一些了不起的事情一样。但是我的却只是逃跑而已,还是紧急情况限定……”

  “是吗。可是我觉得,在危机降临的时候能保护好自己,这份能力很棒啊。”Rabi的声音带着几分笑意,“虽然我的能力能治愈一些伤口,但那已经是受伤以后的事情了。在那之前,流血,痛苦,体能流失,都是不可避免的。与其事后补救,最好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可是这样……完成任务就……”

  根本不需要自己这份能力吧。

  “仅仅谈达成任务的话,我的能力不也没什么用吗。”猜到了朝阳没有说出来的话语,Rabi将另一只手放在了他的头顶,安抚式地拍拍,“真是的,别总想太多啊。”

  朝阳的声音闷闷的:“这不一样。Rabi你很厉害啊,不需要超能力也能完成很多事情,总是很可靠地走在前面,利落地放倒前方的阻碍。可是我……”

  “所以我的后背,不就交给你了吗。”

  在黑暗中,朝阳睁大了眼睛。理智提醒他现在还在执行监视的任务,他没有回头,也不敢回头,怕夜幕藏不住他开始泛红的眼圈。

  他总是在苦恼,自己究竟能给I❤B的大家带来什么,无论是只能用来自己保命的超能力还是各项都平平实在找不出任何长处的体能,好像都没什么用途。他不擅长冲锋陷阵,也不擅长运筹帷幄,但Rabi告诉他,他能做的事情,是的的确确存在着的。

  突然间,那唯一的灯光也消失在了黑暗之中。拉比精神一震:“有动静了。”

TBC



根本改不了一写cp就首先把自己甜齁的破毛病……【为了吃糖放弃理智.jpg】

一个没忍住前半都在写Rabi朝

后半就开始认真搞搞任务刷大家的时髦值啦!


评论(5)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