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企鹅条

圈地自萌。常年冬眠。

【高亮】假酒害人!某部长醉酒歌会实况转播!

*论坛体,校园学生会内部BBS

*原本是一篇情人节贺(拖到了现在终于写完了),OOC有,写着写着就有点逆cp的味道了……_(:зゝ∠)_

*人物关系:史昂(现任部长)→←雅柏菲卡(前任部长,已毕业),马尼戈特(史昂室友)

*何以解忧,唯有磕糖


论坛体的部分发不出来 

小可爱们走个外链呗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26876913289774#_0

 

 

 

 

 

 

 

  雅柏菲卡站在寝室门口,思考自己出现在这里的理由。

  几个小时前他还在公司的电脑前做着自己那份报表。情人节并不代表公司就会放假,不过越接近下班时间,那些已经脱单的同事们就越是蠢蠢欲动,每几分钟看一次表,恨不得现下就扔掉所有任务拔腿就跑。但周遭的氛围并不能影响注定要加班的雅柏菲卡——反正他也没有什么约会。

  终于到了下班时间,周围的人都脚下抹油地溜了,等雅柏菲卡终于从报表中抬起头来,偌大的办公室早已空空荡荡。陪伴他的只有桌上那支孤零零的玫瑰,还是早上女同事笑嘻嘻地说这是给每位男同胞的福利的时候发给他的。不好拂了同事的面子,加上他也挺喜欢这种花的,便顺手插在了笔筒里。

  反正工作已经完成,四下无人,他将玫瑰拿在手上把玩,脑海中却突然想起大学生活的片段。那也是一个情人节的夜晚,史昂结束了话剧团的特别演出——天知道他为何总是如此有活力地去参加各项活动——雅柏菲卡去后台找他。大概因为比较受欢迎,演出一结束,许多女生唰地一下都围了上去,等史昂终于有机会脱身回到后台,剧组的人也走得差不多了。

  “真是辛苦呢。”

  “可不是嘛,这个假发超沉的……还被迫收下了一堆巧克力,真是太可怕了。”史昂苦笑着说,“抱歉啦让你等到这么晚,早知道让你先走了。”

  “没事。”

  “对了……”说着假发重,史昂却并没有摘下它,而是摘下了固定在胸口的那支玫瑰,行了一个话剧里的礼,将它递给雅柏菲卡,“it’s for you,my dear princess.”

  短暂地愣了一下,雅柏菲卡笑着接过:“我是不是该顺着台本接着夸你好一位痴情郎,再对月感叹自己坠入了爱河?”

  “你要是愿意我自然是不介意的。”史昂狡黠地眨了眨眼。

  后来那支玫瑰被他养在了寝室里,尽管每天换水,还是免不了一天天枯萎凋零的命运。雅柏菲卡倒也不觉得遗憾,至少他看过这朵花最美丽的时刻,就是在史昂手里被递过来的一瞬间。

  

  拿起被遗忘许久的手机,雅柏菲卡顺手点亮手机屏幕,被上面显示的N个99+并还在不断上涨的消息提醒吓了一跳。虽然他早已不在学生会工作,但那些曾经的工作群也一直没解散,美名其曰“养老群”。尽管当初将这个群留下来的本意是留一个地方给大家扯扯淡聊聊天,随着时间推移,不可避免的这些群越来越冷清,不过偶尔有人蹦出来吐几句槽,引来几声同情共鸣或幸灾乐祸。大家或忙着工作或忙着考研,这些为数不多的联系纽带也渐渐淡了。

  果然情人节的夜晚大家都很嗨么……雅柏菲卡划到消息的最前端,发现那是一个YY直播的网址。

 

  是从听到哪一首歌起,觉得自己今晚必须去见那个人的呢?

  最开始只是在考虑“要不要去拦住他继续发疯”,可随着歌曲的切换,当歌声不再仅仅是醉酒后的瞎唱,雅柏菲卡从歌声中听出了更多的东西。

  “你是我的青春

一场最美的相遇

谢谢你来过我故事里。”

几分醉意,几分委屈,更多的是释然。他如此唱道,像是只想将这些一直埋藏在心底最深处的话语说给谁听。

真是个自说自话的笨蛋啊。雅柏菲卡这么想着,扣响了那扇门。

 

直播突然被掐的时候,史昂在猝不及防之余还是有点生气的。

酒精麻痹了他的部分神经和理智,也让他的情绪更容易不受控制地流露出来。尽管这段时间他一直很努力地用理智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压下去,但今天,在唱起那首歌的时候,那些埋藏在心底的思绪再也按耐不住了,它们争相恐后地融入了歌词之中,带着他回想起了之前一直不敢直面的揣测。

“你干什么?”史昂不满地向那个人的方向看过去,“马尼戈特你打算睡觉啦?”

这个寝室只有他和马尼戈特两个人住,所以他顺理成章地觉得是马尼戈特关了他的直播。但……那个端着杯水站在那里的身影,感觉和马尼戈特长得不太像?

史昂用力眨了眨眼睛,再定睛看过去——那个并非马尼戈特的身影并没有消失,而是将手中的水递给了他:“嗓子不累吗?喝点水吧。”

唱到现在,史昂才发现嗓子的确有些干渴。接过杯子后自己的手却不太听使唤,灌水的动作一下过猛,水呛入气管引发一阵剧烈的咳嗽。对方看起来很无奈地帮他拍着背,在咳嗽逐渐消停的时候又递了几张纸巾过来。

咳完感觉自己的大脑清醒了一些的史昂再抬起头,在看清眼前人的瞬间仿佛受到了莫大的冲击:“雅……雅柏菲卡?”随即他又迅速地否定了自己的猜测,“不,不会的,怎么可能呢。”

对方好像对他的话产生了兴趣:“为什么不可能?”

“第一,”史昂一本正经地掰起了手指,“他早就从这里毕业开始工作了。”

“嗯……这倒是没错。”

“第二,今天是情人节,多好的约会日子,说不定正在和哪位姑娘一起烛光晚餐花前月下呢。”

“这不可能。”

“你怎么知道?”史昂有些不服地瞪大了眼睛。

对方笑了:“我就是知道。”

“好吧,就算他没有出去约会……”史昂嘟囔着,继续掰手指,“第三,今天是工作日,他总是很忙的,怎么会突然有回母校的闲情逸致呢。”说着说着他的声音低了下去,“更不可能来找我了。”

“……”

“之前我觉得,不过是他毕业了,又不是再也见不到了,”史昂接着小声说道,“可是不一样啊,到底还是有很多东西不一样了。”

“见面的机会寥寥无几,刚开始的时候,偶尔看到什么新活动,兴奋地打开对话框输入到一半才想起他已经不在这里了。但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

“总是有东西可以清楚地提醒我,我和他,已经不在同一个世界了。我还要继续上课准备考研,接着在学校呆好几年,而他已经步入职场开始了工作。我们的作息,忙碌的事项,社交圈和活动都不一样,有时候我习惯性地想跟他说些什么,又觉得会打扰到他——而且我的确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

“于是我跟他的联系越来越少。也没有什么不对吧?朋友之间这样的事很常见啊。可是为什么我会这么看不开呢?甚至看他po个合照都会想,要是他旁边是自己就好了。”

“或许是因为……我对他的感情,并不只是朋友吧。”

对方沉默了一会:“那你为什么不告诉他呢?就算再怎么忙碌,也不会一直不理你吧。”

“我……我不敢啊。”史昂苦涩地笑了:“我知道自己现在就在胡说八道,可是就连现在我都没有讲给他听的勇气。我有那个运气,喜欢的人刚好就喜欢我吗?他如果没有那个想法,那恐怕连朋友都做不成了吧。那不是我想要的结局。现在这样,至少我拥有一段最美好的时光。”

“下次有机会,就谢谢他来过我故事里吧。”史昂以饮酒的姿势再灌下一口水,这次他没有再呛着。该放下的迟早是要放下的。借着酒劲说了一大通,将心里一直积沉着的都清了出去之后,困意便开始袭来。

“不是来过。”对方突然纠正道。

“什么?”史昂迷迷糊糊听着,眼皮越来越沉了。床在……

“以后也会一直在的。这会是我们两个一起创造的故事。”

这是史昂在沉入睡梦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史昂悠悠转醒的时候,天色早已大亮。醉酒后的头疼有一波没一波地袭击着他的神经,让他情不自禁想闭上眼延续睡眠。但现在他感觉自己以一种奇怪的姿势躺在床的最里边,这种诡异的姿势估计是保持了一晚,让他的肌肉都有些酸痛。

于是他翻了个身,正打算放松躯体的时候,目光对上一张熟悉的脸。

太过熟悉了,让他觉得自己应该是在做梦。

于是史昂再次闭上眼睛,可无论如何旁边躺着一个人的实感是无法欺骗自己的。再加上自己的诡异姿势……现在他反应过来了,他一直抱着的,感觉硬得不像枕头的东西,是一条手臂。

而手臂的主人……史昂偷偷睁开眼睛,正对上那个人的目光:“醒了?”

“哇啊啊啊啊啊——!”

 

雅柏菲卡哭笑不得地帮史昂揉着刚撞出了的包:“我有这么吓人吗?一看到我就惨叫?”

史昂疼得倒吸冷气:“这个……这不是太惊讶了嘛,雅柏菲卡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床上?”

雅柏菲卡动作一滞:“你什么都不记得了?”

这个展开好像不太妙啊。

史昂努力回想着昨晚发生的事情,最清晰的记忆就到去聚餐的时候他不小心多喝了一点酒,后面发生的事情就记不太清了。可是现在醒来发现自己和雅柏菲卡竟然躺在同一张床上?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到底忘记了什么???

最糟糕的结果就是他酒后发疯一不小心干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史昂偷偷瞄了雅柏菲卡一眼,他还穿着上班时的制服,如果不是被揉得乱七八糟的话穿在雅柏菲卡身上一定很好看。

如果不是被揉得乱七八糟的话……天呐自己昨晚到底都干了些什么???

注意到史昂的目光,雅柏菲卡顺着那视线低头看了看,无奈地摇摇头:“果然变成这个样子了……”说罢他还瞪了史昂一眼:“给我负责啊。”

负负负负负负责?所以自己真的干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吗!我的天哪……史昂的内心此刻仿佛奔跑着一万只草泥马,蹄子在草场上的叩击发出雷霆般的巨响。

问题来了,他要怎么负责?都是男人自然不会有孩子之类的问题,但是什么都不表示未免也太拔x无情这不是他的作风!于是史昂一横心一闭眼:“要不这样,九块钱我出!”

空气凝固了很久很久。

久到史昂偷偷睁眼,看着雅柏菲卡带着一脸复杂的表情脸上红了又白白了又绿绿了又红,十分精彩。最后史昂被一件抛来的外套劈头盖脸砸中,“就你戏多,给我熨好!”

啊啊,这可真是……

尴尬极了。

史昂蒙着外套绝望地想。

“现在先别急着钻地洞,等你了解完昨天你干的事再钻也不迟。”那边传来了雅柏菲卡的声音,“不过,要能钻到那些能合法结婚的国家也不错呀。”

“……?!”

“估计昨天说的你也不记得了,”雅柏菲卡把蒙在史昂头上的外套拽下,“别擅自就把我们划在两个不同的世界,我还没同意呢。”

史昂诧异地瞪大了眼睛,在他还没来得及发表什么疑问的时候,有什么柔软的东西凑上来将他的话堵了回去。

 

 

【高亮】假酒害人!某部长醉酒歌会实况转播!

……

250L

挖坟抱歉!实在是忍不住啦!

这里有一个巨大的料要爆!

 

251L

吃瓜路过

 

252L

你们怎么还没扒完你宣部长和前部长的爱恨情仇?

 

253L

呸呸呸只有爱好吗?哪来的后面三个字!

是这样的层主今天去和基友约KTV!出来上厕所的时候正好听见隔壁包在唱歌!

这个KTV的门隔音效果不是很好,层主觉得传出来的歌声有点耳熟就站在那里听了一会!

后来听出来是大羊的声音啊啊啊!认真唱歌真好听!

 

254L

好了好了,知道他唱歌好听了,下一个下一个

 

255L

嫉妒250的小可爱 我也要去ktv偶遇

 

256L

不你们听我缩!我还没说完!

他不是在独唱啊!还有一个声音在跟他合唱啊!

赌五毛是雅柏菲卡!

录音:60’’

cp粉们都站出来!让我看见你们的双手!

 

257L

是的这个声音是雅柏菲卡

cp粉瞑目了(躺)

 

258L

以后谁再说我cp过气我就怼谁!(超凶)

明明是在热恋期啊!!!!!!!!!!!!!!!!!!!!

 

259L

这这这这首歌!

天哪天哪天哪!

#他们这是在恋爱吧一定是的#

 

260L

你们听那句“路途遥远我们在一起吧”!!!!!!!!!!!!!【暴风哭泣】

这个上扬的调子!!!!!

 

261L

好好好求你们在一起吧!!!9块我出啊!!!!!!!!!!!!!

 

262L

决定贴一下这个歌词#带你们翻到狗粮的最深处#

 

想把我唱给你听

趁现在年少如花

花儿尽情的开吧

装点你的岁月我的枝芽

 

谁能够代替你呢

趁年轻尽情地爱吧

最最亲爱的人啊

路途遥远我们在一起吧

 

我把我唱给你听

把你纯真无邪的笑容给我吧

我们应该有快乐的幸福的

晴朗的时光

 

我把我唱给你听

用我炽热的感情感动你好吗

岁月是值得怀念的留恋的

害羞的红色脸庞

 

谁能够代替你呢

趁年轻尽情地爱吧

最最亲爱的人啊

路途遥远我们在一起吧

 

 

最最亲爱的人啊,路途遥远我们在一起吧。

END


评论(17)

热度(22)